飞言情

诛音·五乐迷阵

作者:苏缠绵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琅羽门,位于琅洲洗心湖下,门人多以修仙为念,数百年来不乏成仙飞升之士,乃九洲大地最为修仙者向往之门派。只是如今,却不知何故,一夕倾颓。

又做了相同的梦。

梦中总有一道依稀的白色身影,静默而深情地注视着她,可每当她欲走近,身影却化作碎沙消散而去,握不住,也寻不得。

少女自梦中醒来,心头那抹悲伤的感觉仍在,于是起身坐于床沿纳气,不经意间瞥见一旁桌上的铜镜。

镜中容颜似又成熟了两分。

自从吸纳了琉璃魄,她的身体一天天变化起来,不仅长了个子,连头发也比从前长了些。不再是十二三岁的模样,倒像长成了十七八岁的大姑娘。

还时常做这个怪异的梦。离白灵山越近,梦中身影便越发显得真实。

清晨早起,少女推门而出,昨夜收留她的村妇已在屋前喂食散养的小鸡。

她连忙致礼道谢,村妇爽朗一笑:“不必客气,我也是最近刚从别处迁来。这村子曾经绝不收留外人,可前两年不知怎的,村长突然解了禁令,不仅愿意收留外来之人,还要村民对他们倾力相助。小叶村可是溟洲的宝地啊,我得此消息便立即动身来这里安家了。”

村妇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少女始终保持微笑倾听着,直到村妇自己也意识到多话了,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姑娘你是否也想留在小叶村生活?”

少女摇头:“我只是路过此处,要去白灵山。”

“啊呀,是那座山。”村妇停下手上的活儿,郑重地道,“我听村民们说过,白灵山离此村不远,是座极有灵气的山,只是最近那山被一种奇怪的气息隔绝,让人靠近不得。恐怕姑娘也上不了山啊。”

少女轻道:“无妨。”便向村妇告辞,往白灵山而去。

不过短短一段路,少女心中的悸动越来越强。她能感受到村民们所说山周围的气息,可那气息却并非将她隔绝,而是吸引她一步步靠近。

犹如一种召唤。

她毫不费力地进了山。散发着白色光芒的树木草叶突然簌簌抖动起来,为她指出一条通往半山腰深处的路。

心中虽有些疑问,但四周一切皆让她感到亲切而安全,于是少女放任自己跟随着召唤来到山路尽头。

眼前出现一个山洞入口,少女钻进去,沿着狭长石廊徐步前行,而后穿过石门,进入一个挂满钟乳玉石的石厅。

石厅正中架着白玉筑成的石台,上方被白光结界笼罩,而石台上,伏卧着一头毛色雪白的雄狮。

她瞧见他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天地静谧,唯有钟乳石滴下的水声回荡着。前一刻还悸动的心此刻却仿佛停止了跳跃,就连如何呼吸也不会了。

少女颤抖地伸出手去,当触碰结界的一瞬,白光仿佛幻化成一只手,将她的手轻轻握住。然而再一眨眼,白狮依旧静静伏卧,不动分毫,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否活着。

不觉泪眼婆娑。

“洪……连……”她轻轻唤道,却明白,不会得到任何回答。

沐楹牵着许大娘家的两头牛去溪边饮水。

路上所遇村人都友善地朝她打着招呼,已将她视作小叶村的一分子。

数日前从白灵山回来,浑浑噩噩地走到曾收留她过夜的村妇家门口,便双脚一软跌在地上。许大娘恰巧出门瞧见,急忙扶她进屋,初始她只顾着哭泣一句话不肯说,后来便央求留在许大娘家中度日。热心肠的许大娘未曾婚嫁膝下无子,十分乐意有个模样娇俏的姑娘与她做伴,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只是问及在白灵山究竟发生何事,沐楹始终未置一词。

少女在溪边坐下,看着水中倒影。她的模样停留在了十七八岁,却不是她记忆中身为“落檀”时的样子。

她究竟是谁?

一直以来,沐楹认为是师父一手创造了自己,并赋予她重建琅羽门的使命。

为了发动重塑门派结界的五音阵,她费尽心思寻得乐影师律莹,乐执令白柔相助。不止如此,她还盗走夜罗圣女的灵骨坛,将师兄卫如陵诱至九幽城,以“将灵骨带去白灵山安葬,了却圣女生前心愿”为条件,最终得卫师兄暂时抛却前嫌,答应镇阵法一角。

可沐楹不知,自己竟与白灵山有如此深厚的渊源。

在见到洪连的一瞬,她已恢复了有关“落檀”的所有记忆,知晓了洪连为她而拔掉锁魂钉,以致如今困在白灵山沉眠的种种。

可她的容貌却与落檀完全不同。心也仿佛被硬生生分成了两半,一半是从前的落檀,一半是师父制造的沐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一次,沐楹怀疑起师父来。她细细回想,从落檀第一次入琅羽门求见,师父便以她的树身做了交易条件,看来正是为了以仙木为媒,创造出一个可以为他所掌控,担任复兴大任的生命。

如此说来,师父一早便知琅羽门将逢劫难,而自己,只不过是他提前安排好的棋子。

却不想会连累洪连。

想到洪连,胸口荡起一抹绵延的疼。她竟找不出可以唤醒他的方法。她本想取出体内的锁魂钉还予他,哪怕自己会因此魂飞魄散也心甘情愿,可已非仙身的她无法办到。

琉璃魄乃魔族圣物,足以抵消她曾经拥有的仙根,如今的她,只不过是个灵力较高的凡人而已,与其他琅羽门人无异。

罢了,这样也好,不是仙身,便可尽情思慕;唤不醒他,便也可在近处陪着他。因此她选择留在小叶村,选择将重建门派之事全然抛却,全然遗忘。

少女将脚旁的石子拾起,扔进潺潺的溪流中,激起一圈细碎的水花。她想,待晌午过后,要再去白灵山看看洪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