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苹风向晚清

作者: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

正是八月里,闷闷的天气,从早晨就已连打了好几个响雷。苏梦云早就被这旱天雷折腾醒了,身体像散了架骨头还没对位似的动弹不得,她勉强翻了个身,正对上落地窗。

姚廷义昨夜里走得急,他们闹得那样厉害,大屋里愣是没一个下人敢多事进来收拾的,所以连屋里的窗帘也没落下。她正发着呆和宿醉的头昏做斗争,天际却忽地劈下一道闪电,就像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朝她劈过来,吓得她不住叫出声来。小桃一听到动静,立马机警地进来把窗帘拉上,开了壁上的水晶吊灯。

她回过神来,屋里只剩下安详的暖光,想起以前住在深宅大院里头的时候,倒没觉得打雷那么吓人,如今搬进了公馆洋房反倒胆小了。

她随意裹了件白缎面的蕾丝边睡衣,瞥见柜面上那张灰白的结婚照冷下眼来。照片里的男人笑得那样实诚,好似会珍视她一辈子,她的面色不觉暗了几分。丫鬟作势要去收拾翻开的床榻,见到凌乱的三台蚕丝被上沾着零星褐色的血迹,迟疑了一下没敢作声。

她回过头去才发现雪白的被褥上蜿蜒的一条血迹,过了一夜早已干涸,但还是显得有些触目惊心,想必是他昨天留下的。没想到那簪子划得那样深,她竟又没骨气地心疼起来。

她强打起精神端坐在化妆桌前,开始拾缀自己。镜子里的人面色苍白如洗,唯独嘴角边那块不大不小的红印隔了夜浮肿起来,盖了许多的粉却也遮不住,她颓然地甩开粉扑。

她瞄了眼空荡荡的紫檀衣架子,好似漫不经心地问:“少爷呢?”

“少爷……昨儿晚上出府了,还没回来呢。”小桃见她问了答得也支支吾吾的。她床气素来大,最近又出了那么不光彩的事,下人们服侍起来也不得不更小心翼翼些。

谁知她倒没再追问什么,小桃总算松了口气,胆子也大了些:“少奶奶,小苏小姐今儿大早就来了,说要见你,现下正在偏厅巴巴地等着呢,要请她进里屋来吗?”

话音还未落苏梦云手上的西洋骨瓷茶杯已经砰的一声洒了一桌的水渍:“呸,怎么这么凉!”

小桃一怔忙收拾着。

“哼,还有脸来,怕是迫不及待地要来看我出洋相,顺便再在这姚公馆里挑个合眼缘的屋子,拿来生杂种了是吧。不见,随意找个理由给我打发走了!”

外头又是一阵响雷,滂沱的大雨憋了一早上总算是落下来了。

她推开窗子轻易就注意到了栏杆上那堆被雨水打成糨糊的香烟末。平时就算在屋里他也是待不住的,总爱躲在阳台抽烟。他烟瘾重,从第一次遇见他她就知道。

那一个初雪的冬日她陷入他的怀里,满腔的烟草味将她淹没,这味道对情窦初开的她而言只觉得新奇,连带那个醉人的怀抱也令人心驰神往。到真的得了才知道那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多么孩子气。

也怨不得今时不同往日。

记得出阁前夜父亲把她叫去,还未开口就先抹了一脸的泪,直唤着她的小字:“苹风啊,这本该是由你四妹去的,但这姚家到底是名门,指明要的是我们苏府名正言顺的小姐。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这联姻还是我觍着老脸托了你爷爷前翰林的关系才求来的。我们苏家在北平可就靠这个活了,总得保住块老匾啊。”

父亲的话说得那样可怜,她听着听着就哭了,趴在父亲怀里呜咽个没完。是啊,她心里多委屈,他本就是北平城里出了名的花少爷,眼里总有百花流连。而当年潭柘寺的那一面,于她是惊鸿难忘,久久挂念,而于他不过是滚滚红尘中零星半点的浪沫,转眼烟消云散。

她心已受了辱,就本应不再见他,然后好好去忘记他。可如今为了给家族讨好处,不得不卑微地嫁给他。这样一来她所有向着他的心思就都成了致命的负累,拖着她步步走入深渊。

小桃进来瞧见大开的窗户漏雨打湿了一地,吓了一跳,赶忙把她扶走关严实了窗。

“人走了吗?”她喃喃地问。

“唉,本来是走了的,可雨下得大还没走出门口呢,老夫人就忙差老姜又把她请回来了。”

“是吗?那你把我新裁的那套线香滚袍子拿来,我下楼。”

她站在走廊口看着主屋虚掩着的门,正巧听到老夫人开了口:“我给吴大夫打了电话了,让他雨停了过来,这刚淋了雨可别害了毛病。”

她未敲门就直接推门进去,嘴角挂着粲然的笑意,一副姣好的妆容丝毫未把嘴角的瑕疵放在眼里,雪白的脖子在元宝领下露出一小截,挺得高高的,顺着话就接着:“哟,妈,这府里是谁又病了,忙着请吴大夫跑一趟了?”

老夫人见她来了,面目未改,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坐下:“你来啦。真是巧了,你四妹也在这儿,一块坐吧。”

她抬起眼来瞧见沙发左侧坐着的苏宝琴忽然站了起来,身上一件素蓝色的大袖宽袍沾满了水渍,下面褶裙里藏着的两截小腿总好像在往后缩,两只眼睛惊恐地瞧着她,动也不敢动,模样伶仃无告得像个可怜虫。

她瞥了苏宝琴一眼,苏宝琴才反应过来,愣生生地唤了一声:“三小姐……”尾音都是发颤的。

老夫人皱了皱眉头,看着苏宝琴:“好端端的站着干吗。傻孩子快坐下来,把姜汤喝了。看冻得直发抖,肚里那个可怎么办好啊。

“唉,瞧你瘦的,回头得多补补,到时候啊别说是对胎不好,这嫁过来穿吉福的时候也不好看啊。”

苏梦云听了这话眼神凌厉起来,嘴角一沉:“妈,您糊涂了吧,谁要嫁过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