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莫贪风月醉尘生

作者:薏苡薇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重逢

再往西去三十里,便是江湖上人人谈之色变的万仞山庄。

之蘅匆匆策马,心绪纷乱如麻。

自从她无意中听人提起,万仞山庄的杀手云芜偷了庄主的秘籍与庄中男仆私奔,庄主震怒,在江湖上掀起惊天波澜,誓要将云芜捉拿回去重罚。

万仞山庄在江湖上恶名远播,人人闻之战栗,其行事作风狠辣无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庄主手下养了一批杀手,完成任务便得重赏,而一旦任务失败,死状惨不忍睹。

而云芜亦是让同道中人无不咬牙切齿的女魔头,此次她背叛庄主逃跑,大多数人都持隔岸观火的态度。

忆及那些不堪回事的往事,之蘅的心口泛过熟悉的抽痛感。

她跟云芜都曾是万仞山庄的人,同她们一起长大的,还有另一个温朗的少年,便是与阿芜一道背叛庄主的卫庭。那些两小无猜的时光里,她的情窦初开都许给了这个人。

若非后来发生的遽变,她几乎以为他会是自己托付终身的人,而她跟阿芜也不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之蘅细细一忖,便策马直奔万仞山庄的方向而来,若她没猜错,云芜定是还在万仞山庄的附近。

果不出她所料,在小树林里找到云芜时,之蘅长松一口气。

彼时云芜背身而立,听见之蘅的脚步声,竟毫不犹豫地拔剑相向,招招都带着凛凛杀气。

之蘅连日赶路疲惫,更不提防她来势汹汹的攻击,一时之间竟怔在原地,手脚都不会动弹,幸而一道清润的男声及时止住了云芜:“阿芜,住手!”

云芜当真就乖乖地收了手,眼中似有茫然,手中却仍旧紧握着剑柄不放。

那男人疾步走过来,将云芜揽入怀里,低声对她说了几句,云芜周身的杀气才稍稍敛起,只是表情木然地立着。

之蘅诧异地看着像个木偶般的云芜,回忆起方才的凶险,禁不住冷汗涔涔。

若是她真的死在亲妹妹的手中,不知娘九泉之下该做何感想。之蘅忍不住苦笑,眸光一偏,撞入那男人莹润的眼底,他对着她微微一笑,眉梢似有春风拂过,更衬得那张俊颜风雅无比。

之蘅别过头,倚着树无力地滑坐在地,嘴角涩涩的,许久才低声说道:“卫庭,你就是这样照顾我妹妹的?”

卫庭将云芜抱到树下安置好,黄昏光线已渐为黑暗,浮尘微缈,他的侧脸爬满细碎的光斑,依然如之蘅记忆中那般俊朗。

她看着他的动作,心中竟有若有似无的怅惘。一别七年,当日她九死一生,根本不敢设想此生还能有再见的机会,若非阿芜身陷险境,她绝没有勇气再度出现。

在之蘅怔忡间,卫庭已经站定在她面前:“阿芜只是中了庄主的飞雪蛊,并非有意要置你于死地,你不要放在心上。”

之蘅愣住,眸光复杂地望了阿芜一眼,随即冷冷地道:“不用你假好心,你走吧,离阿芜远远的,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护云芜周全,即便是豁出去这条命,也要让她脱离万仞山庄。

至于其他,她已无暇去顾及。

【二】往事

卫庭微微攥紧垂在身侧的手,苦笑道:“我跟阿芜已沦落至如此困境,你还这样赶我离开,岂不是眼睁睁地看我送死?”

之蘅一梗,眉头紧锁:“你敢唆使阿芜背叛庄主与你私奔,便早该料到今日的下场。”

若无卫庭从中作梗,阿芜岂会铤而走险背叛手段阴狠的庄主?

远处天空已经黑下来,时间似是凝止,周遭的空气里只有之蘅决然的话语。

卫庭眼神一暗,似被她的话伤到。

正待再说,云芜已经悠悠转醒,她认出之蘅,倏然起身挡在卫庭面前,双目喷火般瞪视着之蘅:“你凭什么赶卫庭离开,该走的是你,我是死是活早已与你并无干系,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了!”

之蘅脸色一白,摇摇欲坠地站起身来,想要去拉云芜的手,却被她冷冷避开。

云芜拽着卫庭转身要走,却被他按住肩膀:“阿芜,不要孩子气。我去溪边打点水来,你们俩数年未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卫庭转身走开后,云芜的目光虽一直尾随着他,却并没有追上前去,看得出她对他十分言听计从。

然而,阿芜又岂知,卫庭其人,绝不如他表面看上去谦恭温和。

之蘅在心里叹气,捺着性子再劝道:“阿芜,你跟我走好不好?我一听说你出事,便迫不及待来找你了,过去是姐姐的不是,求你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

云芜一直不停地张望着卫庭离去的方向,丢出硬邦邦的一句:“我只当你七年前就死了,过去的不必再提,我将来怎样也与你无关。”

之蘅咬唇,她也想当自己七年前早就死去了,可是往事早如烙印刻在骨髓里,时时刻刻都忘不掉。

之蘅和阿芜的娘云蝶妆,曾是万仞山庄杀手之一,但她眼看一双女儿长大,却逐渐不愿再过这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她更不希望女儿也沦为像自己一样双手沾满血腥的刽子手。为此,她终是下定决心,决意逃出万仞山庄。

在离开以前的数个夜晚,她反复趁夜外出查探出逃的路线,直到半个月后某次不慎被庄主察觉,抓回山庄。他们甚至没给她一个辩驳的机会,不过是众多他养的杀手之一,如今竟敢私下起了叛逃之念,他又怎会有半分怜惜。

之蘅和吓得瑟瑟发抖的妹妹被一群人押着到一个土坑前,若非认得那些饰物,之蘅几乎不敢相信,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会是素日美丽的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