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受宠若猪

作者:顾汐润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0.

我叫头三,是个名不见经传走在路边被踩死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小仙--在我飞升成仙的头八百年里,可以这么来自我介绍。八百年以后就要加一句了,我头三,是溯水仙君的未婚妻。

不过,这未婚妻当得有些憋屈。

那日在清琼居的水苑里,我擎着那枝水晶杆的睡莲从水里扑腾出来时,溯水仙君揽着一位美丽的女仙,正踏着月牙形石阶一步步走来。我习惯性低下眉眼,看到他纤尘不染的锦缎裾和金丝履。

他眉毛微蹙,薄唇轻启,淡漠地吐出一句话来:“居然是头猪。”

……我勒个去,太他娘的伤人了。

1.

但,我确实是头猪。

我原先是头长不大的小乳猪,和亲戚兄长们一起窝在一处不大的猪圈里,猪们每天的任务除了吃喝睡就是睡喝吃。

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还有一个极富情调的爱好--抬头仰望天空。我觉得,每当我微微将头抬高四十五度,明眸里露出浅浅的忧伤,最好再伴上一阵微风拂过,此情此景,真真是有气质得很。

我将鹤立猪群、遗世独立的气质维持下来,终于打动了上苍。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被一个自称天枢星君的神仙带走了。从那以后,世间少了一头风雅出尘的猪,天庭则多了一位乖巧伶俐的小仙子……好吧,乖巧伶俐是我自己总结的。

天枢星君在天庭很有特点,因他能让世间所有花开放,无论是否过季或枯死。这本该是个风流的手腕,但偏偏星君的脑子似乎不太够用,用通俗点的话来讲,就是天然呆--大约天庭只会有他一个神仙为了图省事,跑去人间拉了头猪留在身边作仙侍,留下一众仙僚瞠目结舌。

溯水仙君则与天枢星君恰恰相反。

溯水是天帝老儿的大皇子,身娇肉贵,天赋异禀,美颜和风流同时闻名三界。传言他三千岁的时候,天帝想将昆仑西王母的侄女许配给他,婚约订下没几日,就传来该仙君与各路仙子花前月下的艳话,气得西王母一纸退婚。西王母败了,便无谁再愿给这位大皇子说亲。天帝对此头痛不已。

是以,溯水仙君索性自己立了个规矩--谁能摘下他清琼水苑里盛开着的水晶睡莲,他就娶谁。

从那以后,清琼水苑络绎不绝地被女仙频频围堵,当然其中也有男仙,不过皆被溯水诓了个遍--那枝水晶睡莲,是不开花的。

可如果没有阴错阳差,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故事。

天枢星君去清琼水苑拜访溯水,水苑里照例挤满了各路女仙,天枢被一群人堵在半道,飞不上去走不下来,焦急道:“本仙和殿下约定的时辰快到了,殿下不喜欢迟到。三三,快给本仙想个办法。”

我翻了翻眼睛:“好办。从这清琼水苑一路游过去就到了。”

天枢星君非常仔细地思忖了这个方法的可行性,想了好半天,郑重对我道:“本仙不大会游水。三三,你游过去,代本仙跟殿下交代一声吧。”

我默默地望了他一眼,两手插进兜中说:“星君,你打哪儿听说过猪会游泳?”

我这句话还没说完,耳边忽然传来亢奋尖锐的惊叫声,身旁的女仙激动地挥起手臂,一个不经意便迅猛地把我挤进水里。

“三三!”星君慌张伸手却抓了个空。

我呛了几口水,混乱中抓紧手边的东西奋力向上攀游,当我终于将头探出水面时,却发现全场都寂静了。

我纳闷这寂静莫名有些诡异,一转头才发现自己手中握着一截水晶杆茎,茎顶端盛放着一朵泛着月光色的莲花。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就知道了。

想来是天枢星君情急之下爆发出了隐藏能力,导致水晶睡莲突然开花,又恰巧被我折了下来。

我看到仙子们懊悔愤恨的神情,她们大抵都只记得天枢呆,却忘记了他有一个堪比司花神女的逆天功能。

另一面,溯水自然是很嫌弃我的。你试想一头猪和一位皇子,这种差距就如同猪八戒和观音菩萨,这两人要是在一起你一定会觉得很违和。可天枢还无比认真地交代他道:“三三是头猪,不大聪明,殿下别欺负她。”

2.

天枢停了一下,补充道:“也不要嫌弃她。”

溯水毫不怜惜地推开怀中美人,冰凉的目光从天枢身上移到我这里,我立马将头埋得更低些。

“既然这样。”溯水仙君打破沉默,话语里不带任何温度,“让她搬来清琼居,现在、立刻、马上。”

天枢星君欠了欠身,温言道:“这怕是有些不便。在下宫中的事务现下基本都由三三打理,她这样一来,天枢宫怕是要出乱子。”

溯水微微眯起眼:“不过是头猪罢了。”话音刚落,气氛瞬间又冷下许多,他转身唤来一个人,推到天枢面前,“这是本君座下的右使,修为资质堪比上神,送给你打理天枢宫,可好?”

天枢星君一向和善的面容上渐渐敛了笑,沉默不语地和溯水仙君对望,半天后才微微笑道:“那便依了殿下吧。”

就这样,我毫无选择权地搬入清琼居。

被拽走前,我含恨对天枢道:“星君啊星君,你平白施法做什么?”

天枢却一脸迷茫:“什么?本仙并未施法啊。”

我愣了愣。

前头已走开两步的溯水仙君顿下脚步,微微侧了侧头。

溯水一回到宫殿里便开始整理天帝甩给他的折子,整整一天没再跟我说过一句话,就如同本下仙根本不存在一样,搞得我僵立在殿里很是尴尬。

但我看得清,溯水这一天都捧着一本折子,换都没换一下,不晓得他低垂下的眉眼里究竟有什么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