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渡娘青衣

作者:乐玺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青衣是个渡娘。

渡娘渡娘,顾名思义,就是渡河摇橹的姑娘。

可青衣跟别的渡娘不同,别的渡娘工作环境优美,工作条件一流,时不时唱一首《越人歌》就可以跟着王公贵族锦衣公子回家做娘娘。可是青衣的工作环境却恶劣得令人发指,除了起早贪黑的渡船,还要在船上安慰那些刚进地府鬼哭狼嚎拼死拼活争相闹着要回岸上去的新人。

一切皆因青衣摆渡的河。

她摆的是世间仅此一条的河流,名叫忘川。

青衣在这条河上不知划了多少年的船,其间除了偶尔让她看不顺眼,被她认为实在会危害鬼界的鬼渣一竿子推进忘川水中,让他们蚀得连渣渣都不剩外,其实靑衣还是挺安分守己的。

所以青衣甚是匪夷所思,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方神明,才会遇到那个该千刀万剐的离疏星君。

事情还得从两天前说起,两天前天庭派了些神仙下来视察,其中有一位脸摆得比臭鸡蛋还臭的离疏星君。这离疏星君好好的路不走,偏偏要去坐青衣的船。坐青衣的船也罢,从上船开始,他就对着青衣各种不顺眼,一时冷眼横视,一时冷笑瘆人,好似青衣的一举一动在他的眼睛里都有碍观瞻。

两个相互见不惯的人坐在一条船上,若是谈不拢,便是非死即伤。

果不其然,船还没划到河心,两人便大打出手。

在青衣的船上这位离疏星君又怎会是她的对手,青衣一个高抬腿,一个横杆腋下扫,离疏星君便不费吹灰之力,被她一竿子捅进了忘川河中。

事后青衣申辩,悲剧的罪魁祸首完全不是因为自己,这全是那个看似道貌岸然的星君大人对她毛手毛脚,她为保名节才出此下策。

但是显然,围观的鬼没一个相信她的鬼话。

就连青衣的表叔秦广王听后也痛心疾首:“你这浑丫头,要你承认你得罪了星君大人有这么难吗,偏要一嘴的谎话,你这么说出来谁信,到时到了大堂之上连同情牌老爷子都没法帮你打。”

青衣满腹委屈:“他真的是……”

“还、还、还说,”秦广王一着急就结巴,“好、好了,我不管你,你跟星君大人之间有什、什么矛盾、盾,反、反正,你把人家捅下忘川就是你的不对。”

青衣也知道自己是哑巴吃黄连,干脆就闭了嘴,心想着现在那星君大人也变白痴了,我是罪魁祸首怎么逃不了责任,要烧要砍要进油锅,我都没得选了,还是悉听尊便吧。

青衣就此认命,她表叔却不会把侄女放任不管,其实他早已为青衣择好了一条安全之路,只要届时将星君大人完整送回,保证能瞒得天衣无缝。

原来那忘川河水对不洁的东西会净化得干干净净,却对神仙不起作用。但这忘川河原本就是孟婆汤的取材原汤,所以离疏星君没有生命之虞,却因着这忘川的净化之力,将脑子清洗得干干净净。

现在说得好听,离疏星君是失去了记忆,说得直白,他就是一个白痴神仙。

秦广王知道要让星君恢复神智,不外乎以毒攻毒,所谓以毒攻毒嘛,就是把他送去轮回,通过轮回使他的记忆复苏。

于是秦广王对青衣说:“其实星君大人也不是没得救,但是这次拯救行动怕是耗时长久,为保星君大人安全,你得一起去。”

“去哪儿?”青衣云里雾里。

秦广王眼睛眯成一条细缝,难得他的嘴巴竟然利索得连一个标点都没打错。

“去哪儿?去轮回呗!”

青衣愣了一愣,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两下。

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已经被忘川河水净化成呆呆兽的离疏星君,青衣接连叹了三口气。

轮回和杀仙未遂哪个惩罚更严重呢?当然是杀仙未遂了!青衣不是笨蛋,懂得如何独善其身。

她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口气陡然变得轻松:“那亲爱的表叔,小侄何时出发呢?转投到哪户哪家你总得给我说说吧。还有,我转世以后除了找到呆呆兽离疏星君并照顾他以外,我还要不要做什么特别的康复运动,帮他早日重回仙班啊?”

“按理说不用,只要星君大人寿终正寝,你将他引回地府,他的记忆便会恢复一成,以此类推,他回来的次数越多,恢复的记忆越多。”秦广王撅着胡子细细思量,似乎并未察觉到自己话中的不妥。

而背对他的青衣脸上露出阴恻恻的笑:“意思是死的次数越多,我解脱的日子来得越快吗?”

当天晚上,青衣便带着离疏星君去投胎了。

跳轮回井时,看着排在青衣身后的鬼一个接一个地往井里跳,落下去了,连一个声响也没有,一滴水花也没溅,青衣却打起了退堂鼓。

“姑奶奶我不想转世!”

青衣隐忍多时的怒火最终化成悲哀的号叫,但是她的号叫还没来得及飙上第二个高八度,一直跟在她身后打乖乖牌的离疏星君,嘴角突然一挑,反手扣住了青衣的五指,将之往井前一带,强拉着她一起与自己跳进井里。

十八年后,顾青青终于找到了那个当初把自己拽进轮回井的离疏星君。

站在山脚下,顾青青迎风而立,英姿飒飒,衣袂飘飘。

刷的一声抽出一把明亮锋利的钢刀,犀利的目光注视着刀身,她语气阴狠。

“姑奶奶找了你十八年,今年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如今我是官兵你是贼,看我不把你千刀万剐报当日跳井之仇!”

前来报消息的间谍望着派来带领他们剿匪的顾青青,不由得出了一把虚汗。此时他心中飞快地做着一笔交易,自己是继续带着顾青青上山剿匪呢,还是将他们带上山后直接叛变呢?虽然这位顾大人是大理寺卿的掌上明珠,但怎么看都不靠谱啊,万一剿匪失败,以当家的个性……哎,想来都是惨不忍睹啊,我张三正值壮年,上有老下有小,而且寨子里的兄弟们待我都还挺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