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九天黄鹤来

作者:莲沐初光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黑暗中,他听见她轻声吟唱:天外云帐次第开,为有九天黄鹤来。

【壹】

云灭遇见她时,三春景已经老了一半。

当时他只是赏赏春景,扫扫落花,忽然听到可疑的水声传来。泠泠一声,像是露珠坠入清湖。

他皱眉看向湖面。

仙湖之上烟水淡淡,偶见摇曳的荷伞,并无不妥之处。下一个瞬间,他遽然飞身踏上荷伞,弯腰一捞,整片荷叶掀开,就看到了藏在下面的人。

她是二八少女,擎着荷梗,一抬头看到云灭,呀了一声,整个人就埋入水中。

没见过这么笨的贼,凫水功夫这么差竟然还敢来偷。

云灭伸手揪住她的衣领,几步返回岸上,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往地上一丢,语气清冷地问:“你是谁?为何来偷仙湖之水?”

仙湖因为孕育了无数地水灵气,素来是修道中人必争之地。为了防止地仙们大动干戈,他的职守就是守护这仙湖之水。

没想到他还未动手,她便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仙人饶命,小女只是想送酒给你喝。”

云灭无语。

她偷偷地觑着他的神色,掀开身后的莲叶,抱出下面藏着的一只酒壶。打开盖子,那醉人酒香就直往鼻子里扑,是上好的千年醉。

只是他就算起了几分酒瘾,却还记得无功不受禄的道理,叱问一句:“你有何事相求,为什么送酒给我喝?”

她忸怩道:“小女……其实只是倾慕地仙。”

“倾慕我?”云灭觉得好笑,抬手提起她的下巴,“可惜我不缺美酒,只缺炉鼎。不如你做我的炉鼎如何?”

所谓炉鼎,是男修士用来采阴的纯阴女体。一旦榨完阴元,炉鼎只能遭到遗弃。她顿时白了脸色,吓得嘴唇颤抖。

云灭看这么一个小玩笑也开不起,便失了兴趣:“罢了罢了,我先尝尝酒吧,若是不好喝,我就罚你做我的炉鼎。”

他抱起一坛酒,仰头饮下。果然是千年醉,可以醉倒数百年修行的地仙,可惜……

饮完翁中最后一滴酒,云灭躺地佯装睡去,发出细微的鼾声。

她一反刚才娇弱模样,拍拍手站起来,向他做了个鬼脸:“让你嗜酒!中了我清音的计了吧?”

云灭试着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着她将那只酒翁里装满仙湖之水,笑容娇俏得如春水盈盈浮落花。

直到她哼着小曲儿离开,云灭才起身,目光冷冽如盛满碎冰。那千年醉里加了施了法的仙人醉,的确能够醉倒数百年修行的地仙。

只可惜,对他没用。

他念着那个名字,清音。

【贰】

他一路尾随她来到了中原。

她策马南下,从漠北的长河落日,渐融入江南的春花烟柳之中,最后来到巴山。

巴山群峰风景如画,江水环绕如带,山峰如卧龙起伏。

云灭运了轻功,隐在树林中看她一步步走上了巴山之巅。举目望去,那里有一座巍峨耸立的高楼,黄鹤楼。

她吃力地从地窖里搬出几个坛子,用仙湖之水酿了几坛美酒,做起了酒肆生意。奇怪的是,她在白天打烊,却在夜晚开张。

他看着瘦小的她忙里忙外,一个人在楼前月地上布置好桌案,然后将美酒分别倒在杯盏之中。酒香四溢,醉酥了人的骨头。

白日,黄鹤楼中没有一个顾客。

云灭躺在梁木上想,自己一定是看守仙湖太寂寞,才会来到这里跟她蹉跎时光。这么一走神,就没留意自己的衣带垂了下去。

清音抬头看他,吓得手一松,酒坛子就往地面落去。可是白光一闪,再定神间,云灭已经将酒坛稳稳接住。

“你想干什么?”清音警惕地看着他,连连后退。

云灭嗤笑:“就算你要卖这仙酒,所得银钱也得分给我一份。”

他本是玩笑,未料清音将一个沉甸甸的银带掷了过来:“给你,都给你!”说完就将身边一个酒坛抱起,大有一拼死活的架势。

云灭正想运功躲避,忽听楼外有人高声喊:“清音公主接旨——”

两人都吓了一跳。

清音犹豫了一下,一把抓过云灭,低声令道:“帮我!”然后将一个小酒坛塞进衣服里,才用力推开楼门。

黄鹤楼外,黑压压跪了一片宫女太监,不远处是明黄仪仗虚席以待,仪伞在天光映照下微光流转。

一名太监见了公主,谄笑道:“清音公主,安王要风风光光地迎娶公主,接旨吧。”

清音冷笑:“你回去告诉安王,我有意中人了,已经拜过天地,行过周公之礼,现在身怀六甲!”说着得意地摸上自己的肚子,将酒坛子塞得紧了些。

云灭差点呛着。

果然那太监不信:“公主离宫才几日?怎么可能这么快……”

“离宫之前我就和他好上了!”清音道,回眸看向云灭,“驸马,让他们走着上山,滚着下山!”

云灭二话不说,出手如电,几招就将那些太监宫女们揍得如鸟兽散。

身姿之矫健,招式之狠辣,堪称武界之巅!

本想以为她定会夸奖,谁想一回头,竟看到她坐在地上,正惆怅地一口一口喝酒。

云灭抢过一碗酒:“他们走了。”

清音抬眸:“谢谢你。”

“安王不是你的皇叔吗,怎么要迎娶你?”

她顿了一顿,道:“他谋权篡位,自然想名正言顺……所以就想娶了我,以堵住天下人的嘴。”

她又倒了一杯酒,眼中泪光依稀:“你说,叔叔占了我父皇的位子,侄女嫁给叔叔,除非天下人都醉了,才不会说三道四,对不对?”

他默了一默:“那你怎么不逃得远远的,非要在此地卖仙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