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有偶惊梦

作者:扶笛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

夜森寒,满月,黎明将至,我被一股凉风吹醒。

坐起身来,身处幽暗的密林,心里空落落地茫然了半晌,四下里查看一番,我看见自己手上的血迹,还看见身边躺着一个面目模糊的男子,浑身血迹斑斑,早已死去,我发出一声惨叫:“啊!”

近来城隍庙附近多有妖物出没,每每有男子的尸身被人发现,却是少了心脏,一时人人自危。悚然的惊惧驱使我毫无方向地乱跑,不顾脚下遍生的荆棘划破我的裙摆,直至闯入了一人怀中,扑鼻的梨木清香。

“姑娘小心。”他握住了我的胳膊,声音温润好听。

“救……救命!”我颤抖着抓住他,他疑惑道:“姑娘莫怕,我是华云山门下弟子,姑娘可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华云山,是专为斩妖除魔而设立的门派,我安下心来,将他引到我醒时的地方,闭着眼睛不敢看,他蹲下身在那人身前四下打探,自语道:“又死了一个……姑娘可有看到什么?”

记忆里一身红衫张扬的女子,轻蔑的笑容与她森然的指尖,还有她身后飞舞的尾巴,逐渐变得清晰。想起她飞走时的方向,我抖着唇颤了半晌:“狐妖……”

“狐妖?”他语气陡然一冷,提了剑便往前跑去,我拉住他:“公子,别丢下我,我害怕!”

他无奈地回过身:“姑娘先在此等候,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语罢飞身不见。

我在原地不敢乱动,片刻后他回来,似是无功而返,微微沉郁,他折着柴火问我道:“姑娘怎么夜里一人来了树林?”

“我不知道。”我将头深深地埋在膝间,记忆模糊不清,只有那名鲜衣媚颜的女子深印在脑海,“我醒来便发现自己在这儿。”

他沉默不语,生起火,火光照在他的面上,也照在我的面上,我看见他俊挺的面容在看清我的那刻绽放出惊喜,他张嘴像是要说什么,最终化成无声的微笑,问我道:“姑娘喜欢听曲吗?”

他自顾自从怀里掏出一支梨木短笛放至唇边,悠扬的乐声飘出,明明是清扬的曲调,却有一股忧伤,我的泪毫无预兆地流下来,他慌忙收了木笛,手足无措:“姑娘怎么了?”

这曲子无端觉得亲切,却又无端觉得凄凉。

好似在某个遥远的虚空,也曾有人这般柔情为我奏曲,为我点唇贴黛,替我梳发描眉。

他失措为我拭泪,我再也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号啕大哭起来。

二、

他温柔地抱住我,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肩背。

“公子别介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为何,我迷上了那首曲子,连带着,也迷上了曲子的主人。

他微笑着点头,十分好看,我便道:“公子能再吹吹吗?”

他无言点头,缓缓将笛子横在唇边。我闭上眼,心中有什么潺潺融化,不知不觉靠在他的肩上睡着,蒙蒙将醒时听到夸张的喊叫:“师兄,你竟然抱着美人睡了一夜,师父知道后肯定要你好看。”

十分旺盛的语气,惊怒与激愤交加。

原来他们道人都不许与女子亲近吗?我抬起头看向过来的男子,他便也看见了我,陡然神色大变。他看着我,像是看到了鬼:“你叫什么名字?”

我歪头想了想,轻轻一笑:“佳偶。”

他的剑扑通一声跌落在地。

白衣男子叫翎羽,他的师弟叫铭锡。

两个人看见我时骤变的神情让我困惑,却埋在心里不曾问出来,翎羽问我从哪里来,我想了想,还是告诉他我无父无母的事实,我求他们带上我,翎羽同意了。

两人因沿路追寻狐妖的踪迹,带我暂时在破庙住下。白日翎羽与铭锡出门寻找狐妖的踪迹,我则在庙中生火替他们煮食,除了铭锡待我神色冷淡,三人倒也其乐融融。

那一夜,我自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闪过凌乱破碎的信息,翎羽的笛声反复出现在我的梦里,却听窗外一声轻响,我惊坐而起,看见一个黑衣蒙面的男子破窗而入,执着利剑毫不留情地刺向我。

我惊叫一声从木床上滚下,身体虚弱无力,眼前是密不透风的剑光森寒的幻影,脑海里晃过似曾相识的画面,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一剑穿胸而来。

“佳偶!”门口传来翎羽慌乱的惊呼,黑衣人闻之一怔,手中剑势下滑,划在我的腰后,麻木的疼痛自腰后传来,我无力地软倒在地。几番交手,黑衣人自知难敌翎羽,便破窗而逃。

翎羽顾不上追黑衣刺客,转身将我小心抱至床上,稍稍迟疑过后,还是撕开我的衣服查看我的伤口,疼痛侵蚀我的神经,我的眼泪掉了出来:“翎羽,我会不会死?我不要死!”

我还想再听你的笛声,我不要这么孤苦地死去。

他的手指在撕开我的衣裳时明显地一顿,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掏出药膏替我疗伤,声音低沉得恍惚:“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我,翎羽也没有问起,他的药似乎特别管用,一个晚上过后,我的腰背几乎感受不到疼痛,甚至没摸到一丝血迹。

第二日铭锡回来得特别迟,他目光不大自然地掠过我,看向翎羽:“师兄,昨夜我追踪了整晚,终于发现了狐妖的踪迹。”

我闷不吭声地坐在一边烧水,难怪昨晚没见他,竟是追踪狐妖去了。

“师弟,可是真的?快带我过去看看。”每次提到狐妖,翎羽便不受控制般激动。

两人出门,我忙起身熄了火,跟着跑了过去:“我也要去。”

翎羽奇怪地看着我,这是我第一次要求要跟着他们出门抓妖,我撇嘴道出自己的理由:“那个黑衣人再来了怎么办?我害怕。”还有,我想见见那个狐妖,这句话却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