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灯花照梦来

作者:填坑小元帅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我这里,有世间最宝贵的东西。现在,我把它给你。

数不清弹指挥歇多少年。他终日独坐在此,长发曳地,一盏孤灯,漫数光阴。

再清净的山,但若有宝器,便不得安宁。数不清多少人在他脚下自相残杀,记不得亲手除掉多少人。他守护在这里,漠然地看着无数枭雄,为了一尊铜鼎,命绝于此。直到有一天,青垣山麓的嶙峋之处,传来一声惊叹:“呵,还有这样的地方,像是时光静止一样!”

循着声音回首望去,黄衫紫裙的的少女跌坐在地,茫然四顾,却并不害怕,满目雀跃新奇。

来这里的都是利欲熏心之徒,这般纯粹的人,还是第一次见。按照千年的惯例,早该劝她离开了。然而许是寂寞已久,许是想一探究竟,他鬼迷心窍地向她缓缓走去。

她睁大眼,清澈的瞳孔里有他清丽的倒影,仿佛他才是不速之客,闯入了她的梦境:“你是谁?”

他便觉得有趣。出言揶揄:“我是谁,可以不必告诉你。但我知道你是谁。”

见她几不可闻地撇嘴,他笑意更甚:“来打一个赌吧。我若猜出你的身世和来的原因,你就留下来陪陪我。”

她可不认为他能猜准,不信邪笑道:“倒是猜猜,看能猜出个子丑寅卯。”她笑起来两靥浮现浅浅的酒涡,使笑容看起来甜甜的。

“你叫锦若,今年十岁。十七岁将嫁给一郡之主,乱世中封妃,助他得天下,从此恩宠有加。你是受‘不可知’之人的指引,被送来青垣山。”他得意看着她的表情从惊讶到不可思议,然而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她又笑了出来:“错啦!我不是被谁送来,我是来找人的。”

他一怔,错愕不已。作为镇守宝器的一方灯神,他在轮回之外矗立千年,冷眼看着世人贪欲癫嗔,本以为看透了众生宿命,却未想头一次看走眼。“找何人?”

锦若面上浮现出一丝困惑:“他似乎,是叫阙影。”什么是似乎?懵懂来到青垣山,谈何寻人?

“可惜我记不得他容貌。算啦,留在这里玩几日也无妨。不过,你守着一座凄清清的山,又有什么意思呢。”

怕她反悔,他只犹豫一下,便道:“我这里,有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他给她看了那让世人趋之若鹜的宝贝。山洞里漆黑一片,灯神幻化出灯,她在光照下仰起头:“那高台之上,青黑色的方物是什么?”

“那是山海鼎。听说过么?三千年前,混沌初开,人间部落混战,轩辕氏得天下,铸山海鼎,谓之问鼎中原,传世千年。后殷周交战,王臣便将这尊鼎封在青垣山,再不许它落入贪婪世人手里,令我来驻守。”

“这么说,你在这里,已经有千年啦。”没想到锦若对铜鼎并无兴致,反而那句无心的话,让他瞬间失神。原来,他平乏无味守日出日落,世间已是千年。

“不嫌寂寞么?”自然是厌倦的,却又不知作何回答。见他久久没了回音,已经走到前面的少女回过头,冲他灿然一笑:“那我要怎样唤你呢?”

他愣在她的笑容里。名字……名字也没有。

“随便喊吧,”本是一盏灯,存世千载,身边从未有唤他名字的人。他片刻失落,目光落在手中灯上,随口道:“就喊我灯吧。”

“灯?”她哈哈地笑了两声:“真是怪诞。之前千年,都是这么无趣地过来的?”

他被说中了,脸上难得一红。“随便你爱叫不叫。”

锦若笑得坐在石头上,打着拍子脱口唱顺口溜:“灯,灯,轻眠伴我梦。梦中见浮生,浮生乃幻境。境中有仙人,谓我山之灯……”

她白日玩得倦了,及至日暮便在洞中睡去。夜里青垣山静得只有乌啼,他和衣卧在月下,安然入眠。山洞中传来她一叠声呼唤:“你在么?”他从树上惺忪起身,长发拢到一侧,一盏灯蓦然出现在手里。就那样缓缓如神祇,出现在漆黑的洞穴里。

锦若揉着眼睛,抱怨道:“这里伸手不见五指,连月光照不进来。”他忽然意识到这个活泼少女,似乎也有软肋:“你很怕黑?”

迎着他促狭的笑,锦若嘴硬道:“哼,我连盗贼都不怕,黑夜算什么!”

“哦,”他点点头:“那我走了。”

“唉,你,你……”她忙牵住他衣袖:“我只是无聊而已。”

他无声轻笑,那盏灯放下,坐在她身边。粉紫的光晕,衬出他的容颜柔和静谧。她打着呵欠,在柔光下打量他的轮廓,双脚在大石外一荡一荡。“灯,你为何独守深山?就是为了一尊不能说话的铜鼎么?没想过做些有趣的事么?”除了守护这樽铜鼎,他还能做什么呢。

“我没有想那么多。”也许想太多,平静的心湖便会涟漪不绝。他茫然地看着外面漆黑夜色:“若铜鼎落入世人手中,守护它的我,也就失去了活在世间的理由。”

她似乎不解,却只是趴在他的膝头睡着了。锦若在这寂寞深山,陪他度过了花开花落,不知为何,再也未想过离开。直到她开始倦意弥漫,瞌睡连连。

“你该走了。”抚完一曲琴,他叹了口气,手放在她的额头上,低喃道:“本是一缕迷路的神识,该回原身了。”

又是这般晚凉天净,他一手执灯,一手攥住她的手:“我送你。”他的手温暖柔软,令她不舍。一步步走到山口,前方的路已被照明,她恋恋回首:“我在你这里很开心,以后来人间的话,就来找我吧。我会想念你。”他长久清冷淡漠的心,忽然就裂开一道缝隙,如同冰雪沃汤,暖得一塌糊涂。过够了寂静的日子,也想看看人间烟火的滋味,看看她生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