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流霜焰火束仙姬

作者:许连年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百年难解

夜幕低垂,幽静的树林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得林中夜栖之鸟纷纷飞离枝头。

凝霜慌慌张张地疾步奔来,扶上一棵枯树大口地喘息。

她手中紧紧攥着一个琉璃瓶,里面微微透出蓝色荧光,几分暖意荡漾在心头,那样微弱的光亮却在这样一个绝望的夜晚给了她莫大的鼓舞。

突然,蓝紫色的光隔着郁郁葱葱的树木投射过来,不消片刻便照亮了她那张惊恐万分的脸。

一名紫衣女子正悠闲地坐在一棵古树下,不经意地拨动着手中的琴弦,而琴弦每被拨动一次,总会有一簇蓝色焰火从弦上逸出,跳跃着萦绕在女子四周,妖娆万分。

“你以为偷走那人的寄命之火,他便能活过来吗?”女子的声音不带丝毫情感,冷得像千年寒冰一般,“从你踏入树林,我便已经知晓,之所以留你的命到现在,是想引出你背后的那个人,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那个耐性了!”

女子的双眼突然看向凝霜,仿佛一瞬间有千万把寒光闪闪的剑刺向她的心口,她惊恐地后退三步,禁不住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们!”

“要想活命也可以……”女子拨弄琴弦,弦声空灵,又有几簇火焰飞到半空,“那你告诉我,指点你来到此地盗得寄命之火的那个人……现在何处?”

凝霜嗫嚅道:“当初恩公指点我来到此处时,我并未多问,只知他的名字叫偃师,其他的我真的不知……”

女子嘴角微微翘起:“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命了!”话音刚落,一根琴弦被高高挑起,一道焰火直逼凝霜。

蓝色的火焰一沾染衣物,立即蔓延起来,灼热的刺痛在肌肤一寸寸蔓延,凝霜疯狂地扑打身上的火焰,但火势不减反增,越燃越烈。

忽然,一道清冷的白光从不远处飞出,罩在凝霜周身,火势渐消。

男子握着一支琉璃般的玉箫立在半空,周身笼罩淡淡月华,翩然若仙。

凝霜望着他,满目惊喜:“恩公……”

偃师双手缓缓搭上玉箫,音符在指尖流淌,淡淡的月华萦绕在凝霜四周,她身上的痛楚渐消,破损的衣物也渐渐复原。

女子怔怔地看向偃师,良久,才愤恨地别过头,隐忍着不言语。

偃师轻盈地落在地上:“我已经来了,现在可以放她离开了吗?”

女子缓缓地看向偃师,她的声音依旧冷冽但却有几分呜咽:“师兄……”

偃师不看她,双目炯炯地盯着凝霜手中的琉璃瓶。

寄命之术,将人锁在一簇焰火中,生生焚尽他的命数,待火焰熄灭,那人也就随之灰飞烟灭了。

当年师父传授他们寄命之术是为了对付妖魔,可没想到她竟会用到凡人身上。

他眸中流光一闪,淡淡的白光荡起,琉璃瓶缓缓飞到半空中。

偃师向琉璃瓶施了几道法术,琉璃瓶中焰火大盛,冲破琉璃瓶的禁制,化作一名男子虚弱地倒在地上。

凝霜忙疾步上前扶起男子。

偃师指了指前方一条隐蔽的小径:“你们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行,出口就在不远处。”

“多谢恩公!”凝霜怯生生地望着他。

偃师向她挥了挥手,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快些离开吧……”

两人向他微微颔首,急匆匆地转身离开。

偃师怔怔地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久久不曾回首。

“既然不舍得她,又何必要装得那样大义?”女子生冷的话语令他最后仅存的思绪散在风中,支离破碎。

偃师缓缓转过身,声音仿佛隔着千山万水传过来:“宁素……”

女子的身躯颤了颤,眼中氤氲着淡淡的雾气。

宁素?

她竟有些不记得他上一次唤自己的名字是在什么时候?

好像是五百多年前吧,她真的有些忘记了……

二、伏蘅神山

五百多年前,伏蘅神山之上,偃师、流霜和宁素都还是希来神座下的弟子。

神山四周常年翻涌着炽热的岩浆,山上寸草不生,环境极其恶劣,但却是最富盛名的修炼之地。

希来神门下弟子众多,但只他们三人的修为最高,也最被希来神所看重。

希来神特地将山上珍藏的三件神器,分别传予他们三人。

他将凌月萧传给偃师,伏焰琴传给宁素,最后,传给流霜的则是流霜剑。

流霜剑原本是要传给偃师的,但他念及那把剑正好和流霜同名,甚为有缘,所以便传给了流霜。

流霜拥有流霜剑之后,法术突飞猛进,未过多久便隐隐有赶超师兄偃师之象,而且,她一有机会还会去和偃师切磋,而偃师也总会温和地含笑相待,从未推拒。

宁素虽然爱慕偃师,但见二人情投意合,就决定将自己的感情深藏在心底,不再提起。

他们的婚讯传出的那日,她偷偷来到伏蘅神山的禁地祈愿洞中,用两百年的阳寿为代价,本想看到偃师和流霜幸福的结局,好让自己彻底死心。

但她却从未想到,祈愿洞中的祈愿石上竟会出现那样骇人的一幕!

她看到了她最不愿看到的结局!最后失魂落魄地离开祈愿洞,颤巍巍地来到流霜居所,随意找了一个借口将她骗到山巅之上。

伏蘅神山的四周,入目之景皆是翻滚不息的火红岩浆,灼热的空气从山下慢慢地蒸腾上升,炎热非常。

流霜还未来得及问她为何带她来到这里,她便已经在流霜背后偷偷施出法术,封印了她全部法力,然后将她狠狠地推了下去……

偃师在得知流霜死讯后,日日在房中枯坐。

宁素去见他的那日,低沉的箫声从房中传出,化作风刀霜剑,将她生生阻在房门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