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怜月歌(三)

作者:杨千紫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上期回顾】

紫薇城的夜宴,凭空出来一个会控血术的清冷少年杀手。他目光冷若冰霜,似乎对秦双影怀着莫大的仇恨,却不直接刺杀双影,而是直接转向了……意想不到之人!

“糟了,这是成家寨的控血术,快点保护宗主!”我扬声喊着,手却忽然间不听使唤,抽出腰间的碧雨剑朝宗主所在的地方飞奔过去。离宗主最近的月师兄起身拦我,徒手握住我的手臂,说:“双影,你怎么了?”

我使出碧雨剑,动作凌厉地连刺两剑,逼得月师兄不得不放开了手。此时我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好像木偶一样被人操控着。我说:“月师兄,快保护宗主!我中了控血术,是会用绝招杀人的……你快点打伤我,快啊!”

此时我离得宗主很近,只见他端正地坐在那里,望着眼前的变故,不动声色,不愧是一代宗师。我飞身而起,一剑刚要刺过去,却在半空中被月师兄的九节鞭卷住手腕,手一松,碧雨剑脱手而出,我也跟着被掠到地上。可是我了解成家寨的控血术,不见血它绝不会停止。月师兄刚要过来扶我,我已经用脚尖踢起长剑,不依不饶地又朝宗主刺了过去。

月师兄用九节鞭缠住我的剑,一边近身过来封我的穴道。哪知我浑身都像是麻木了一样,点穴根本就不起作用。而且整个人变得强悍无比,回身又朝宗主攻过去。我心里害怕,生怕铸成大错,只能无助地喊道:“快保护宗主!谁来打昏我,我……”

“哼,打昏你有什么用?你中了我的控血术,即便是死了,也不会停下来的!”成彦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么远,又那么冷。我想回过头去看看他,可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是不停地用碧雨剑去攻击宗主。

就在我感到无助而失控的时候,忽然有人自后抱住我,像牢笼一样将我紧紧钳制住,让我一瞬间动弹不得。李洹歌的气息聚拢而来,他离得我这样近,极力握住我的手,将我的碧雨剑丢了出去。他的声音响在我耳边,他说:“该死,你力气怎么这么大!我几乎制不住你!”

我在他怀里不受控制地挣扎着,艰难地说:“控血术能激发出人体内的潜能。你要小心,我怕我会伤到你。”

他抱得我更紧,我也更加挣扎。双方一番角力,他几乎制我不住,嘴上却不屑地说:“伤我?就凭你?”

这时半空里传来一声惊呼,忽然之间我的挣扎虚弱了一些。这时只见彤小姐握着我的碧雨剑直直朝宗主飞刺过去。我这才想起,她方才磕破了额头也流了血,一定是成彦铮对她也施了控血术。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连宗主都愣住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正与成彦铮缠斗在一起的月师兄闪身回来挡在宗主面前。

噗的一声轻响,银白长剑刺进了月师兄的身体。鲜红的血汩汩而出,彤小姐忽然清醒了过来,惊叫着抱住月师兄。

见了血,控血术解除,我的身体终于失去控制,却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软软地往身后栽倒下去。李洹歌却松开了我,丢下我朝彤小姐奔去。

我跌倒在冰冷的地面上,像一条死鱼。上仰的视线中,我看见成彦铮冰冷的眼睛。他此时已被人制住,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他忽然笑了,那笑容诡异而冰冷。他说:“落红片片浑如雾。不教更觅桃源路。香径晚风寒。月在飞花处——秦双影,记不记得,这一首《海棠春》,你也曾为我弹过。”

第二章 夜光美酒别亦难

一个人,一座城,想要全部忘记,原来没有那么容易。

1.

我睁开眼睛,就对上桥羽那双年轻的乌黑清澈的眼睛。嗓子有些干,还未等我说什么,他已经捧了一杯温水过来,说:“喝一点吧,影师姐。我听说中了控血术的人,通常都会发烧好几天,因为会透支许多体力。不过看你这样子,这么快就醒了,好像也没什么事嘛。不愧是练过的人啊。”

除了嗓子有些干,的确是没什么大碍。我一口气将水喝光,示意他再来一杯。桥羽眼疾手快,剥了一只金桔扔到我嘴里,说:“吃了吧,润喉的。”

我正要说话,不小心咕噜一下吞了进去。

桥羽见我这个样子,咯咯地笑了好半天。

我噎了半晌,方才缓过来,说:“我是个粗人,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哪有那么金贵。其他人怎么样了?”

“宗主他老人家当然是安然无恙。至于你那几个师兄妹嘛,哪一个不是风里来雨里去的?所以也都没什么大事。”桥羽到了这个年纪,最近好像总喜欢耍嘴皮子,说,“就是月大人受了点轻伤,彤小姐受了点惊吓。我们楼主李洹歌什么事都没有,这些天来一直在翼轸轩陪着彤小姐。”说到这里,桥羽顿了顿,像是在观察我的反应,见我神色如常,才开始八卦两句,说,“我看这李洹歌一回来,月大人的宗主女婿地位可有点不稳固了。李洹歌刚扫平漠西三帮十六寨,立了大功,而且为人进取,风头正劲。搞不好宗主因为想要这样的接班人,会把彤小姐许配给他也说不定呢。”

我捧着温温的茶杯,喝了一口水润润喉咙,顿了顿,问:“成彦铮呢?他怎么样了?”

“他现在被关押在隐雾楼的水牢里。似乎宗主还没有想好要如何处置他。”桥羽深深地看我一眼,说,“这个时候,我看你还是不要再与那个成彦铮扯上关系的好。成家寨一事你留了活口,本来就不是你的风格。”桥羽回头看了看窗外,压低了声音,说,“而且,是你让我暗中安排他混进琼花台的,现在事情搞得这么大,要是让宗主知道你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