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西陵忆

作者:语笑嫣然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那年春天,花繁绿浓的金织河畔,时常都有一抹清绝的身影,安静地在水边坐着。那双幽深的眼睛,仿佛是在思念着谁。我曾经看见他将一片缥碧的叶子放在嘴边,但却怎么也吹不响。

他看见我走过去的时候,便漠然地丢掉了叶子。

远山依稀传来隆隆的战鼓,哨兵过来奏报,我军前线大捷,再向东挺近三百里。他泰然傲笑:“准备铠甲战骑,明日我要亲自领军。”他临走扫我一眼,“你也准备着,伤兵会陆续送来的。”

我恭敬应声:“是的,西陵将军。”

只是我没有想到,后来被送回来的伤兵,其中有一个就是他。西陵沛。

我是听从主公的安排,被送到军营,协助大将军西陵沛前线对敌的。我们厄族人有一项罕见的技艺,能以树叶吹出清妙的乐曲,而乐声则可以祛除恶病,也能令伤口顷刻愈合。那叫做倚花吹叶术。

十四岁那年,师父将我进献给主公。

而两年之后,我跟随西陵沛,不断地用倚花吹叶术救了军中很多的士兵,他们都说我是妙手的菩萨,只有西陵沛对我始终不屑一顾。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主公的人。外间传言岫国的西陵大将军和国主之间,虽然表面是君臣关系,但西陵沛近年来拥兵自重,已有功高盖主的势头,所以主公对他有所提防,怕他真如传言所说,有弑君夺位的念头。

而西陵沛对我的嫌隙也并非妄断,我的确是主公派来监视他的。

我没有想过我会不能胜任自己的角色,亦如我没有想过,堂堂的大将军,竟然会亲自替士兵清洗伤口,烧水熬药。我想,我大概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爱上他的吧。

所以,那一刻一切都乱了。

岫国跟邻国为了争夺边境领土,战争持续了三年有余,我伴了他三年,却是第一次见他受如此重的伤。可是,那竟然也是第一次,我吹奏的乐曲失效了。一曲终了,西陵沛的伤口丝毫不见愈合。

帐外雨落十里,茫茫一川幽夜。

我思索了良久,倚花吹叶术我到底也只学得六成,个中的因由,我想我大概只能向师父求解了。师父隐居深山,向来不喜欢被外人得悉她的行踪,我本来想独自进山找她,可西陵沛却给了我一名侍从。

侍从名唤景良。是西陵沛的谋士之中武功最高的一个,西陵沛要他保护我。

“沿途兵凶战危,有个人在身边相照应,总归不是坏事。”他轻轻地睨我一眼,“你若是不想被他知道你师父的隐居之处,到了适当的时机,你再将他使开就是了。”

我很想问他,西陵沛,你是在关心我吗?

但我没有勇气。他是冰雪寒川,冷了我半世的悲欢。

事情突然变得复杂,也是在我跟景良离开军营以后。那夜我们在客栈落脚,一阵寒风带着凛冽的杀气,忽然将我惊醒!我睁眼便看到景良用他的琥珀刀架在我身前,他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对不起,龙姑娘,这是将军的吩咐。

我承认那一刻我是慌了,险些就要忘了如何抵挡。

我被景良连戳三刀,腹背皆伤,虽他的武功远胜于我,却最终还是被我逃了。

十天以后,我回到了军营。

西陵沛迎风站在帐前,因为有伤在身,他的苍白倒令他增添了几分柔和之气。我策马疾驰而近,沿途不断有哨兵高喊:“是龙姑娘!龙姑娘没死!”在那个瞬间,我仿佛看到了西陵沛的眉宇间隐隐有几丝喜悦。他过来迎我道:“你还活着?”

我翻身下马: “ 景良呢? ” 他道: “ 在帐中养伤。”我警觉地问:“他何来的伤?”西陵沛惊异道:“景良说你们在途中遇见伏兵,你重伤坠崖,而他也被对方穷追猛打,回来便只剩半条命了。”

我轻蔑一笑:“他在客栈偷袭我,还说是听了你的命令。因为你不满我总是替主公监视你,想趁我出行,暗中除掉我。”西陵沛似乎意识到什么:“你相信他所言?”我反问:“你的解释呢?”他一想,忽然笑了:“你既然回来我这里,就是不相信他了?”那是他第一次对我笑。

早夜清辉,风朗月明。

是的,我不相信景良,我知道他是故意放走我的。

他以为我必然会将事情上报到主公那里,能引起主公对西陵沛更大的不满。因为景良真正的身份是邻国的奸细。而西陵将军是国之栋梁,也是这场战争的核心人物,如果能将他跟主公之间的矛盾激化,对邻国来讲是绝对有利的一件事情。

当我将景良的奸计揭穿,列举他的罪状和野心的时候,他却仰天大笑:“龙瑾,你我同为主公效力,你在明,我在暗,那日我们都接到了主公的密函,要我们合力动手杀了西陵沛——”

我倒吸一口凉气,他在说什么?

景良继续道:“我本想返回军营执行主公的密令,但你、你暗算我,背叛主公!”他指着我,“你不肯依从主公的命令,怕我会杀了西陵沛,全因你一己私欲,你爱上了他!”我心中一颤,听他再道,“我以为我已经杀了你了,没想到你竟还能活着回来。好!我的身份既然败露了,我便一死以谢主公——”

我一直都会记得那天的西陵沛,他用最温柔的声音对我说:“我相信主公,所以我不会受景良的挑拨,但我也希望,他说的话里面没有任何一句是真的,包括——”他顿住了。我接道:“包括我爱上了你。”

在我回军营之前,我去见了师父。师父告诉我,西陵沛的伤口之所以不被倚花吹叶术所治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敌军在刺伤他的兵器上面施了巫咒,巫咒随伤口进入身体,便将我的曲音挡在体外。所以,先要找到千年冰蝉,将冰蝉化水,用来涂抹伤口,可以清除巫咒,然后伤口才能被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