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丑魅·画颜

作者:叶笑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楔子

“萧颜死之前,我曾去看过她。她说她虽然死了,但你要的酬劳已经给了你,生意就得做下去。这是她的脸,她想要你把她的脸,换给一个叫宁惜时的女人。”

上面压着他的手。

他的手很好看,莹白修长,宛如玉琢。我的目光越过他的手,看见他手下的那个木盒。那木盒约比人脸大些,上刻鬼魅魍魉,我一眼便认出这是画皮师用来保存人脸的盒子,便沉下脸来。

“宁惜时是她儿时的玩伴,萧颜说她这一生没为她做过什么,如今死了,便想将自己的脸给她。至少……让她丈夫对她好一点。”

我是一个天命师。维护天命,能通阴阳,擅治各类奇病,熟知天地秘辛。我的职责本是维护世界平衡,在它出错时修护它,但偶尔也会依靠这些能力赚些外快。

萧颜是我上一位主顾,她向我求一味药,可惜我未来得及给她,她便死了。但她仍旧把酬劳请人送来给我,来的人是我的师兄墨染,不止送了我要的夜明珠,还有这个装着她脸皮的木盒。

“还有,”墨染继续道,“萧颜说,不要告诉宁惜时这张皮是她的。不然宁惜时不会要。但她的确需要一张脸。”

说着,师兄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一张好看的脸。”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来看面前正靠着墙看着窗外夜雨、有一口没一口喝着小酒的师兄,收下盒子,站起身,拿起我旁边的雨伞,“明白了。”

【1】

宁惜时,德王苏子城的正妃。本来只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庶女,却因在皇宫宴会上跳的一支“惊鸿舞”被苏子城看上,立为正妃。

据说,这位王妃相貌其丑无比,但在宴会上献舞时以面纱遮面,倒也是个美人。而风流不羁的苏子城被其所骗,以为是绝世美女,便立刻当堂请婚。等成亲当日,揭开盖头发现是个母夜叉后,苏子城怒得当夜就将她撵出了王府,从此置于别院,不闻不问。因而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并不在王府之中,而是在城郊的别院里。

“我听说,你在找我。”她斜卧在我身前的卧榻上,声音慵懒。是她让人将我找来的,我估计这是墨染去通报的结果,便直接从袖子里拿出承了萧颜面皮的木盒,躬身道:“在下天命师叶安,受人所托,特来为王妃换一张脸。”

“换一张脸?”她愣了愣,慢慢抚上自己用纱巾蒙着的脸,有些不可思议道,“那张脸,好看吗?”

我没回答她,径直打开木盒,露出了萧颜的面容。

萧颜的皮相是极好的,清冷而美艳,只是一眼,便让宁惜时凝住了目光。片刻后,她却是大笑起来,拍着手走下榻来:“好,好美的面皮,不错。”

说着,她对我挥了挥手,一路领我走进卧室,一面走一面笑:“我宁惜时果然可怜,可怜到便就是不相干的路人,也知道我需要一张好看的脸。你需要我怎么做?”

她转过眼来,一双凤挑的眼,下面依稀可见一些粉红色的、扭曲的疤痕。美艳中带着可怖,倒是带了一种奇异的美感。

我指了指床:“王妃还请躺上去,其他事儿,交由我来便好。”

她不多说,径直躺了过去。我从背来的药箱中拿出器具,又准备好了药汁,让她服下,最后才拿着刀具站到了她身边。

“你不会太疼,但会有轻微的疼。你不妨同我说说话,这样会好一点。”

“说话吗?”她轻声笑起来,想了想,却是道,“我无甚好说,人生唯一能说道一二的事情,只有他。”

我听她说着话,用锋利的刀锋,划向了她的脸皮。

【2】

她说,她初次遇到他,在她八岁那年,她和丞相之女萧颜一同上街玩耍,半路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高喊着萧颜父亲的名字,将滚烫的热水泼向了她们。可那时候,站在前方的是她。热水全泼在她脸上,她当即尖叫起来,然后有一个白衣少年从身后猛地冲出来,将她迅速抱上马车,飞奔向了医馆。

那时候她那么害怕,脸上的疼痛,心里的惶恐,让她痛哭出声,可眼泪落下来,都是一种钻心的痛,而那时在她身边的,就是那个少年。

少年有姣好的容颜,华丽的衣衫,微微上挑的眼角,一眼望去,满是风流。而那时他却满是担心地望着她,带了安定人心的沉稳的语调,拉着她的手道:“别怕,小姑娘,没事儿的。别怕。”

一声又一声,成为那片刻,她唯一的支撑。

可终究不是没事。

事后,她破了相,而萧颜从此被禁了足。

母亲来安慰她的时候,她呆愣了很久,终于才问了句:“那个白衣服的公子……是谁?”

“他啊……”母亲叹息出声来,“是德王,倒的确是个心善的王爷啊。”

德王。

从此以后,她心里便留下了那个名字。可那时她已经知道,她破相了,再也配不上他。可她不甘心,她学书画,学舞蹈,学女红,学作诗……

她想,她每一样都顶好,哪怕容貌不济,也应该能配得上他。

然后她一日日长大,他也一日日成为名满京城的风流公子。晨起柳树巷,夜宿笙歌楼,今日是天香阁的花魁,明日是醉花楼的舞姬。她拥有一个女子想要的一切,除了容貌;而他不在意女子所有的一切,除了容貌。

当她十六岁的时候,父亲想要将她许配给一位同僚的儿子。可她是这样不甘心,于是她求了父亲,带她去皇宫参加宴席。然后在席上,皇帝要求献艺时,她走了上去。

“我跳了惊鸿舞。”她说。语调缓和,似乎是有了什么美好的回忆。我继续手上的工作,嗯了一声表示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