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许卿白头上上签

作者:橘文泠2019-07-21浏览:

关灯直达底部

 (一)

“帝君,近日朝中有些传言……”

今日端阳,一大早负责情报的密侍便来向我进言,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其实臣子们的那些议论我也已经有所耳闻——

女帝恋上了威远将军。

按我大夏朝的规矩,女帝不能婚配,当然养几个宠臣玩物是可以。但若勾搭的对象是手握重兵的将领可就不妥了。

会有这一说,无非是恐惧女子会将太多的权力分给心仪之人,而届时军权皇权两重保障,主弱臣强的局面一旦形成便很难挽回。

“行了,你要说的朕都清楚,退下吧。”我想着种种利害关系,笑着屏退了密侍。

继续看奏折,不觉数刻过去,内侍进来通报威远将军到了。

岚齐,他说今天要带我逛庙会。

与他相见时我已换了一身钗荆裙布的打扮,岚齐也是寻常装束,可他见了我还是一副惊讶的样子。

“怎么,不好看?”

我从没穿过这样普通女子的服饰,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怎么样。

“不,只是没了冠冕朝服,一下子有些认不出来了。”他笑了笑,向我伸出手来,“走了,惜瑟。”

这是我的名字,自我登基后,他是第一个得到允许这样唤我的人。

笑着握住了他的手,我随他进到密道中去。

年幼时父皇常说过兆京的端阳庙会何等热闹,可我从未亲眼见识——当时体弱,父皇微服出宫从不带我。

而今日身临其境,才知虽然父皇的口才好,却还是没能道出这繁华于万一。

艾叶留香,彩线交错,街边小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行人摩肩接踵。在人群中岚齐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生怕与我挤散了。

“这百业兴盛的升平景象,都是帝君的功劳。”贴得近时,他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回他一笑。

走过最热闹的那条长街后,岚齐带我去了城东的花神庙。那里有许多男女在求签,我咬着糖葫芦看他一脸虔诚地摇了一根花签,去庙祝那里换了签词回来,边走边看,脸上是喜悦的神情——

“惜瑟,是上上签。”

我抻长脖子看了看他手里的签词: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得此签者今生必遇妙人,一诺至白头。

这算什么上上签?《白头吟》是写给负心人的诀别之作,从里头单单挑出这两句来根本是断章取义。心里嗤之以鼻,但看岚齐含笑的脸,我又觉得不该把这番念头说出来。

随后又忍不住想——

他是不是也曾带那个朱若来此?是不是也曾为她求过一支签?那签词上说的又是什么?

岚齐他以为自己将事情瞒得密不透风,但其实那个朱若第一天到他府里我就知道了。她是他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孤女,淳朴天真心性,清秀姣好容貌,宛如璞玉可怜可爱的妙人。

只可惜她是个南国人。而那次岚齐上战场正是与南国作战。

那一战他大胜而归,意气风发正容易遭人嫉恨,这时他还把一个南国女带回府中,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幸好他也不是太笨,至少在我向他示好时还知道要逢迎我。

或许是抱着日后可以向我求恩典,让朱若成为大夏子民的想法,他才这么变着法地哄我开心。

总之,不是真要与我相好……

“什么话,朕是天子,天子一言九鼎,岂能与凡夫俗子轻许之?”我嗤笑了一声,看着岚齐脸上的笑意瞬间退尽。

“是臣僭越了,帝君恕罪。”他轻声说,同时低下头去。

“走吧。”

我说着便转身向外走,眼角的余光瞥见他将签词狠狠揉成一团,扔了。

(二)

刺客来袭时我一无所知。

那些人夹杂在人群中难以辨认。

“惜瑟!”直到岚齐大叫着一把拽过我,我才惊觉寒刃已至,弩箭险险擦过我的脸颊。

岚齐将我拉到身后,抽出软剑一阵疾舞,只听叮叮当当一片响,断开的弩箭落了一地。

“千万躲好!”他低吼道。紧贴他的后背,我能感觉到他的戒备与杀意。

百姓们尖叫着四散奔逃,那些刺客则逐一现身。

局面出现了短暂的僵持。

然而就在对方首领自高处跳下向我们冲来,岚齐一抖软剑意欲迎敌之时,一支翎箭不知从何处而来,正中那刺客腹部。

被射倒在地。

“护驾!护驾!”我听见禁卫统领的大嗓门,却见一群百姓装扮的人或跃上房顶与刺客缠斗,或在地面接应。

更多的,则是拥到我与岚齐面前,将我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

“臣等护驾来迟,帝君受惊了!”禁卫统领跪着请罪,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忽觉脸上有些异样,伸手一碰,竟见一道血痕。

那支弩箭……留下了极细微的伤口。这下可好,破相了。

我说了要留活口,可那班刺客都是宁死不降,全都在战败被擒的前一刻吞毒自尽。

夜半三更,御书房内我屈起指节,一下一下地敲着面前的玉案。岚齐跪在五尺开外的地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这事无论怎么说都有蹊跷——这次出行只有他和我,以及我的几个心腹内侍知道,连禁卫统领也是事后发现我不见了,逼问内侍才得知的消息。

那么,那些刺客又是如何先行得知我的行踪?

“爱卿,朕信你的忠心,信你不会是幕后主使……只是爱卿会不会是在无意之中透露给了什么人知晓?”我起身,在岚齐跟前来回踱步。

他不语,许久才讷讷道:“臣……臣不知。”

我叹气,再给进一步的暗示——

“比如说,爱卿府上的那个南国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