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30章

作者:决明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先是一代魔首之弟,后是二代魔首之叔。

    她尚处惊讶中,来不及咀嚼诧异,又听见狩夜说:

    「没有什么二代魔境先祖,从头到尾,以影子创炤阳幻阴、以泪成雨、以血造林、以魔力维持魔境运行,都是忧歌。」

    都是忧歌。

    狩夜声嗓低沉,娓娓说来,那一段,她在戏里,没来得及瞧见的部分。

    「魔境里的魔族,并无轮回,我们被排除于上界命盘之处,若死,即魂飞魄散,这样很好,走也干干净净,毫无牵挂。」

    什么前世今生,什么因果业障,在魔境,全是虚无。

    有恩有恨,这一世如不能了结,便再也没有机会报偿。

    魔首与天女的混血,让忧歌成为唯一例外。

    「他不能算是纯正的魔,亦不属于神族,在魔境中,他不若他娘亲虚弱力衰,也不像他爸,受魔血所限,无法化强大力量为创世之力,优歌既能如你们神族,司掌剑物、重生,又能如魔族强悍、不易摧折。」

    狩夜声音未闻起伏,平平淡淡,一如他漠然却俊美的面庞,陈述着。

    「魔族造不出日月,忧歌可以;魔族无法转世再生,忧歌可以;神族无法在魔境维持神力,忧歌可以。

    正是这些「可以」让他作下那个决定——」

    那个决定。

    属神族之力,造出炤阳幻阴,带来仿效日与月的昼夜交替,并赋子风云雷雨,为寸毛不生之境,植出些许盎然生气……

    光是这些,便耗尽忧歌所有神力,若他没有强悍的魔族血脉为辅,兴许早已力竭而亡。

    确实也离力竭而亡不远。

    神力创造魔境不该有的日月,魔力勉强维持它们数百年不灭,犹如两头燃烧的蜡烛,飞快耗损他的生命。

    魔族并非寿短之辈,然一旦动用所有魔力,同于以性命相搏,他爹亲如此,他亦然。

    他知道自己还不能死,炤阳与幻阴只有他能司掌,他庆幸自己仍可在魔境中转世,一如神族陨灭后,凭靠沉眠休息,等得重新诞生。

    但他需要一具身躯,一具同样拥有神魔血脉的身躯……

    「他留下后嗣,而这后嗣不是别人,同样是他……他转世到自己孩子身上?一代传一代,代代魂体都是他?」开喜并不傻,一点便通。

    她不由得去回想。

    回想那出戏,二代魔主的模样,尽数代入了忧歌的面容……

    (我若死,还有我的子孙会继下去,魔境不该只是一块焦土。)

    那时,她还替忧歌抱不平,觉得这先祖辈真缺德,拿后世子孙的性命当玩笑。

    原来他说出那番话,从来就不是要为难任何人。

    他为难的,只有他自己。

    她曾经,那么淡然看待魔境过往故事;淡然看二代魔主伫立孤巅,俯瞰大片熔岩山河;淡然看他撕裂影子,分为炤阳幻阴;淡然看他消失迷雾之中……

    脑海里,二代魔主模样渐生变化,忧歌的眼、忧歌的眉、忧歌似笑非笑的远凝,取而代之。

    他伏卧母亲膝上,一个单纯孩子的孺慕神情;一个双亲皆丧,被独留下来的寂寥神情;一个眸中毫无迟疑:下定决心,要改变魔境的坚毅神情……

    迟来的心痛,在开喜胸臆漫开,如潮水汹涌泛滥,迅速得教她措手不及。

    疼得比挨下墨羽一掌,或是晶簇刺破身躯,更加剧烈。

    一直是他。

    多少年的岁月光阴,飞逝如箭,他依旧是那一位少年,坚持着同一信念,要让魔境变得合适弱者生存。

    他,依旧负着魔境,不因力竭身死而结束。

    每一次陨灭,重新再归来,轮回,永无止境。

    「……他之所以非娶魔后不可,因为他这一世的力量,已即将告罄?」不得不为他下回转世重生作准备。

    狩夜没有隐瞒她的打算,而她太慧黠,也隐瞒不住,直言道:「魔族孕胎约莫两年,须一名魔力强盛的母体,才有办法孕育忧歌这般独特的血脉,当年我大嫂……就是领你回溯远古往事的明灵天女,在产子之后,快速萎靡孱弱,便是此一缘故。」

    开喜也不惊讶,问道:「我们神族也曾听闻,法力强大的胎儿,会汲取母体力量,若母体不堪负荷,甚至可能一尸两命……破财他娘怀他的那阵子,正是如此。」

    狩夜轻颔:「孕育忧歌的每一代母体,皆在产子前后死去,无一外。」

    墨羽的命运,也是这样吧……

    许是忧歌心有亏欠,自然对墨羽所作所为,多有宽容,又或者,这一世,除墨羽之外,找不到第二个更合适的母体,当然更无法苛责墨羽。

    开喜又问:「墨羽知道她可能会死吗?」

    「她知道,我们没有瞒过她。不是可能会死,是一定会死。」狩夜修正她的用词。

    「她八成认为,能为魔境牺牲奉献,很是伟大。」开喜颇不以为然,故意甜着声说话,实则一口酸溜溜。

    「你说的没错。墨羽……甚至是之前的每一代母体,皆怀抱此等心思。」

    「我觉得你们魔境里的家伙,全是呆子!一个玩什么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把戏,有这种决心,干么不直接挥军杀来上界,占地为王!」这些话,由一位神只口中说出来,当然大大的不好,但她管不住嘴,方法千千万万种,他们竟桃了最软弱、最自我刁难的那个去做。

    课本里说的凶是上古魔族,根本全是假的。

    他们哪里暴虐成性?哪里蛮不讲理?又哪里嗜杀好战了?!

    狩夜闻言,先是批唇一笑,笑她这只神族,居然鼓励魔族挥军来犯,若被自己的仙侪听闻,该当何罪。

    而后,他笑容转浅,恢复淡然。

    「你以为,我们没想过?若无明灵天女,我们早已这么做了。」

    是那位坠入重浊中,仍保有一般清灵至性的神族女子阻止了一场腥风血雨。

    神与魔,对峙光阴太漫长,双方早存鸿沟,一开始,她并未获得族人接受,无奈碍于魔首霸道坚持,谁也无从反对。

    某次魔境爆发强烈地动,熔岩狂潮来袭,措手不及,滚烫火浆汹涌似浪,转眼吞噬掉西境泰半。

    当时魔首带领千百魔将,企图以魔力打散熔岩火浪,随行的魔后则与魔婢分工合作,安置西境族人,尽管她神力骤减,也不吝惜为他们治病疗伤,全然不顾过度耗损力量,会对自身造成多少不适。

    几名魔崽被火浪吓坏了,啼哭不止,魔后温柔贴心,将他们拥进怀中、吟谣声,轻轻哼唱,嗓音似一泓流泉,轻柔地、沁爽地,流入心间,魔崽听得入神,一时忘了哭泣……

    待魔首与魔将击退火浪返回,已见她周遭睡满大群的小娃娃,个个小手里,皆紧揪着她裙摆角不放,如同奶猫依偎着母亲,全心信赖。

    魔族人无法不接纳她,无法不接纳这个因耗损神力,最终昏在魔首怀中的美丽天女,同样地,无法去侵略,孕育了这位魔后的那处美好祥和。

    「现在上界还有你们,更不可能了……」狩夜末句,近乎自语,无声。

    明明无声,开喜却没有任何一刻比此时听得更加倍清晰。

    她没有点破,只在心里慢慢咀嚼着这句话。

    咀嚼话中所谓的「你们」,所谓的「不可能」,所谓藏在无声背后,满到溢了出来的重视。

    一只粉蝶翩翩飞来,歇翅落于一朵花上,这并非罕见景象,在上界,俯拾皆是,狩夜却凝得有些入神,彷佛看一件珍惜无比的事物。

    「你们这里真是好地方,各种颜色斑斓美丽,与炤阳不同的温暖明亮……这里才合适你们生存,你们就留此处,好好过安生的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