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0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皇上?可是皇上龙体微恙,不,也许她可以写……她快速地写着——

    皇上无恙,檀州一案亲审大皇子。

    看着字迹浮现,她的眼泪一串串地滚下来。

    太好了……

    第十五章  尘埃落定(2)

    北镇抚司里,传来痛苦的呻吟声,在夜色将明之际显得分外刺耳。

    刑堂里,一个男人被架在墙上,琵琶骨被穿过,鲜血染红了衣袍,披头散发,狼狈至极。

    “展清,你就这么点手段?”范姜逸嗤笑了声。

    “哪是,大人,我的拿手绝活还没端出来。”展清笑容可掏,弹了弹指,让狱吏取了他亲手做的刑具。

    范姜逸瞧着一根掌宽的木板上每隔两指宽便嵌上一块刀刃,就见展清手持柄部走到被架着的屠昭面前,毫不客气地往胸口招呼过去,往下一扯,瞬间划下数条伤口,鲜血随之喷溅而出,痛得屠昭低吼了声,浑身发颤。

    “大人,还行吧。”展清回头,邀功似地问着。

    “不予置评。”

    展清垮了肩,把刑具交给狱吏继续刑求,一屁股坐到范姜逸身旁。“大人,你是不满我什么?我不是把屠昭都给逮着了?”

    范姜逸进宫面圣,一会便到北镇抚司找展清商议,分了两拨人,一拨守在北镇抚司,防止押回的人被劫或灭口,一拨人则调到擎天院外头,原本的用意就是要逮屠昭,只是范姜逸没料到府里多了个常三公子,最终还被灭口。

    “你本来就该逮着他。”范姜逸瞧也不瞧他一眼。

    “难道大人是气我把你带回来?”展清真不知道要找谁喊冤了。“大人,你仔细想想,屠昭突然失踪,他们定会起疑,所以得要把你请回去,才能消弭他们的怀疑,不是吗?我觉得我做得很对。”

    “你知不知道我妻子很禁不起吓?”范姜逸眸冷似冰。只有他才能吓她,展清是什么玩意儿,竟敢这样吓她!

    展清直睇着他,这才明白事情的症结竟是在这儿。“要不,待明儿个我去跟夫人负荆请罪,说是你邀我演了一场戏糊弄常家人,顺便把这阵子大人去彭丁县出游一事全都交代清楚?”

    “你威胁我,展清?”他皮笑肉不笑地问。

    事实上他带毛知佳去的地方根本就不是檀州,而是檀州地界外的一座县城,他是真的打算度蜜月,毕竟檀州会发生的事,哪怕他能推敲,也不愿冒一丁点的风险,让她陷入任何可能的危险之中。

    “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的,我都照办了,也办得很好,你要是再对我不满就真没天理了。”他真是忍不住要抱怨了。

    “你确定都办好了?”

    “当然,你一进北镇抚司,就有人到了护国公府和大皇子那儿通报了,这会儿应该也蠢得以为宫中门户大开等他登基,殊不知皇上和掌卫事都督领着千人禁卫正等着他呢。”其实展清是挺想去瞧瞧的,可惜屠昭死不招认,害他走不开。

    才刚说完,就有锦衣卫脚步飞快地进了刑堂。

    “两位大人,大皇子已经被押,护国公世子当场遭掌卫事都督斩杀,护国公也被押进大理寺大牢。”来者简单扼要地禀报着。

    展清摆了摆手示意来者可以退下,然后邀功似的看着范姜逸。

    范姜逸嘴角抽了两下,伸手摸了他的头两下。“干得好。”

    “就这样?”他是狗吗,被摸两下,还要他开心得汪汪叫吗?知不知道狗会咬人,想试试?“说好了是一坛八方大曲!”

    不然以为他为什么要在范姜逸去彭丁县时把事情都揽到身上,日日累得像条狗?姜逸是去玩的,可正经事自己全包了,要是敢倒帐,他就跟他拚了!

    “知道了,难不成我还倒得了你的帐?”范姜逸没好气地骂了声,横眼看着还是死不肯招认的屠昭,不禁叹口气走到他面前。“屠昭,不管你招或不招,大皇子往后就是个圈禁到死的皇子,护国公世子死了,护国公必定难逃一死,而你也唯有死路一条。”

    既然大皇子已经被押下,这里也不需要再审。

    打从第一次劫了船,押进北镇抚司里的人死在牢里时,他就确认了锦衣卫里有叛徒,抽丝剥茧之下,还是能把人揪出来的。

    他其实一点都不想知道屠昭为什么背叛他,毕竟原因很多,他没兴趣知道,可他真正开始怀疑屠昭是因为屠昭那日说了护国公的情形,露出了破绽。

    他说常三公子失踪,可是他们却没有瞧见他离开。

    这是不可能的,锦衣卫盯着护国公府对外的每扇门,人数的进出是能够计算的,而常三公子乔装后能躲过锦衣卫的眼?

    事实上,应该是常三公子早就失踪了,护国公早早就派暗卫狙杀,只是尚找不到人,就已经被盯梢的锦衣卫发觉不对劲,屠昭堵不了其他锦衣卫的嘴,只好往上呈报,他错在不该把事发的时间说错。

    他也试着给他机会,故意将安排告知他,最终,果真他们怕大火烧船,因此把货物移进庄子里。

    不管怎样,屠昭杀了个无辜的常三公子,就该偿命,尤其是执法人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这事,我一人担了,还请大人放过我的家人。”屠昭粗喘着气道。

    “当然,罪不及眷属,待护国公一行人处决后,我就让你上路。”话落,他转身就走,拍了拍展清的肩。“交给你了,我先回府。”

    “八方大曲。”展清再叮嘱一回。

    回应他的是范姜逸毫不客气的肩头一击,痛得他龇牙咧嘴。

    毛知佳坐在榻上,手里紧握着笔和小册子。

    她不知道她写上的事件什么时候才会发生,但她想,只要撑到天亮,至少会有些消息传回来,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她要坚强,事情绝不会那么糟,她要笑着等他回来。

    她试着扬起嘴角,眼泪却不断地滚落,她死命地忍着,不想逸出半点泣声,直到外头传来——

    “二爷回来了?”

    她蓦地望向帘子的方向。

    “你回去歇着,今晚不用值夜。”

    她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打起帘子走到她面前,她的眼张得大大的,像是在确认什么,直到他一把将她抱起。

    “别哭了,不都说了什么事都没有?”

    毛知佳搂着他的肩,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范姜,我好怕,真的……”

    “我知道,所以我尽快赶回来了。”他心疼得无以复加,只能不断地拍着她的背安抚着。“毛毛,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他一次次地暖声安抚,直到怀里的人像是放松下来而沉沉睡去。

    将她抱到床上,亲吻着她颊上横陈的泪,他会永远记得这股咸涩的滋味,绝不让她再像如此哭泣。

    取下她还紧握在手的小册子和钢笔,他翻开小册子一看,不禁莞尔一笑。

    命运这档子事……有时也真耐人寻味。

    翌日,大皇子邹在麒趁着夜色宫变,却被皇上反将一军给押进皇子府里圈禁的事,立刻传遍朝野,而皇上也亲审了大皇子和护国公,所有牵连在内的官员全被拔官,重则流放,轻则贬为庶民。

    而范遇,则是被贬为庶民。

    于是,范家两房得另找住所,也趁这当头正式分家。

    范姜逸早有准备,在城东处买了一座三进的宅子,地方不算大,胜在里头的造景和花园。

    搬家那日,毛知佳离情依依地和姜氏告别,一步三回头,让他直接把她拎进马车。

    到了新家,毛知佳那一丁点的离愁瞬间消失不见,拉着他到处走走逛逛,看着他们真正的家。

    她成了当家主母,买了新的下人,全都交由采薇打理,她则是为了能多攒点银两,开始卯足劲写字画,甚至开始画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