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8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夫人。”采薇喜笑颜开地站起身。

    “采薇,院子这里一切都好吧。”她笑问着。

    “是,一切都好,就是小斑总是要往您的房里闯,老抓着门。”

    “小斑,怎么长得这么快,才几天没见到你,你就长大许多。”毛知佳将小斑接过手,搁在腿上轻抚着它的头。

    “小奶猫儿长得正快,夫人要是再晚点回来,恐怕就发现它变大猫了。”

    毛知佳笑了笑,才又问:“我与二爷不在府里的这几天,府里或外头可有发生什么事?”姜逸来不及跟她说,可说不准府里就有消息。

    “府里没什么事,倒是出现了个眼生的男人。”采薇压低声音道。

    “……什么意思?”她记得武定侯府就两个男主子而已。

    “前两天我去厨房拿膳食时,路经倒座房,听见东侧那头有声响,走过去一瞧,就见一个眼生的公子。”

    “是锦衣卫的人吧。”擎天院里本来就有锦衣卫留守。

    “不对,那个公子长相清秀斯文,身上穿的是上等绫罗,上等绫罗是规制的衣料,得要勳贵人家才能穿的。”

    “是吗?你没有去跟大嫂说一声?”

    “奴婢没有,因为那位公子说是纪护卫的好友,纪护卫南下前让他在这里暂住几日,奴婢瞧他泱泱大度,也不像说谎,所以就心想等纪护卫回来再确认。”

    “……合理吗?”毛知佳状似喃喃自问。

    “什么意思?”

    “这里是二爷的院子,纪重恩要让友人暂住这里,应该要知会二爷或是我吧。”纪重恩那般知礼的人,不可能什么都没说。

    “可是原本伺候纪护卫的小厮也说了是纪护卫吩咐要照顾那位公子的。”

    毛知佳眉头皱了皱,心想待范姜逸从宫中回来,再跟他谈谈这事。

    “还有,自二爷和夫人离京之后,就听府里的下人说皇上龙体有恙,到今儿个已经四天没上早朝了。”

    “真的?”

    “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毛知佳坐在榻上不发一语,心底微慌,想着怎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锦衣卫会在渡口等他,许是跟这事有关。

    可是会不会太巧合了?他才离开京城几天,皇上就龙体有恙?尤其他离京办的事还与护国公有关,如果皇上就此倒下,护国公府里这笔帐要怎么算?锦衣卫是直达天听,可是护国公是皇亲国戚,不管怎样也得由皇上裁决吧。

    怎么觉得这像是一桩阴谋?

    第十五章  尘埃落定(1)

    毛知佳一夜未眠,等到近四更天,一得知范姜逸回府,她急步朝书房而去,外头有锦衣卫守着,她正要请他们通报一声,他们已经自动去通报了。

    不一会,书房的门打开,屠昭走出来朝她施礼,她微颔首后便赶紧进了书房。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范姜逸起身问着。

    “没,我只是来看看你。”见他安好无事,她至少安了一半的心。和他在榻上坐下后,才又道:“采薇说,府里的下人在说皇上龙体有恙,又说已经有四天没早朝了,是真的吗?”

    范姜逸浓眉微扬。“确实是这样没错。”

    “那……”她有些不安地握着他的手。“假设皇上有个万一,你现在正在查办的案子,会不会有所影响?”

    范姜逸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别担心,当我的妻子不需要担心这么多。”他实在很享受她的在乎和担忧,好像自己被她摆在第一位,而不是像以往那般冷淡疏离。

    他不禁想,穿到这年代,其实还满好的。

    “真的吗?可是皇上在这当头病倒,你不觉得太巧合?护国公是大皇子的亲舅舅,你要查办护国公,相信大皇子应该也知道,要是他把皇上给弄死了,他就能趁机宫变,登基为皇帝,接下来你的处境不是更为难了?”

    她为什么非要把一个故事写得危机重重?就不能写个兄友弟恭、天下太平的故事吗?现在好了,从设定衍生出来的危机全都奉送给他了。

    范姜逸不禁被她逗笑。“毛毛,你是暗黑罗曼史看多了,脑袋想的都只有黑暗的一面是不是?不是人生黑暗,是你的脑袋黑暗。”

    干么笑她?她很认真。“我说真的嘛,通常都是这样的。”

    “是,我也这么认为,只是你当皇上是笨蛋,当我是白痴吗?你想得到的事情,我们都想不到?”虽然被依赖很喜悦,但是能力不被信任,可就有点伤心了。

    毛知佳被刺得无言,她想,她一定是被故事给制约了,脑袋才会老是被大纲桥段给绑架。

    “好了,别担心,朝堂的事,你真的可以放宽心。”他抚了抚她的头,看看天色,便道:“你赶紧回去睡,明日我得早点进衙门处理带回的人和货物。”

    毛知佳点点头,心想帮不上忙也别给他添乱,起身走了一步像是想到什么,猛地回头道:“对了,纪护卫应该回来了吧。”

    “屠昭回来了,他当然也回来了,你怎会问起他?”

    “采薇说,倒座房东侧的房里有个眼生的公子,采薇问过后,对方说是纪护卫的友人暂住在此的,纪护卫有跟你提过这事吗?”

    “没有。”他眉头微拢起。

    “要不要将纪护卫找来问清楚?”

    “他刚回房。”

    毛知佳眯起眼,带着几分小心翼翼。“那这……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好像有种企图捉奸在床的味道。

    “也好。”他沉吟了下道。

    倒座房是院子最南侧的一列房,东侧大多是留客暂居,而纪重恩和罗与也住在东侧厢房,过了一座小园子,范姜逸蓦地拉住毛知佳,要她噤声。

    她乖巧得很,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只要他说的她就照办。

    只是一会,似乎听见了两个男人细微的交谈声,而其中一人的声音分明就是纪重恩,她不由抬眼看着范姜逸。

    范姜逸若有所思地从林叶间望去,另一名男子长相十分斯文清秀,但他不曾见过,而看两人交谈的感觉似乎是相识已久。

    纪重恩向来是匹孤狼,甚少与人亲近,比较肯亲近的自然是曾救过他一命的自己,除他之外,顶多和罗与多少有往来而已。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等那个男人进了房,纪重恩才轻吁口气,沿着小径走,状似要到书房。

    “重恩。”他突唤。

    纪重恩吓了一跳,张望四周,瞧见隐身树后的范姜逸和毛知佳,错愕了下,神色微慌。

    “那一位……”范姜逸长臂一伸,指着东侧厢房,问:“他不会是常三公子吧?”

    毛知佳不禁张大眼,失踪的常三公子怎会出现在这里?

    纪重恩张了张口,轻点头。“是。”

    “他为何会在这里?”

    “二爷,此事说来话长,我可以解释。”纪重恩急声道。

    “我正听着。”他淡声问着。

    纪重恩深吸口气,启口,“十年前是二爷将属下救回府,差人教我武艺,就连名字也是二爷给的,可是二爷从未过问我是从何方来,又是为何沦落在外。”

    “当你想说的时候,你自然会说。”事实上,十年前他还没来,只是隐约从原主身上知道纪重恩是他带回府的,所以对他极为信任。

    “现在,属下想跟二爷说,我是护国公府里一位管事的儿子,我爹管的是帐房,而十年前护国公利用漕运私运海禁品进京,被人举发,皇上震怒,护国公便将我爹推出去当替死鬼,我想为我爹平反,却险些死在他们的拳脚下,最终我爹死了,而我逃出护国公府,半路上便是二爷将我救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