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5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这种人又怎么了?”

    毛知佳用力地叹了口气。“这个话题到此结束。我问你,你什么时候要南下,还有,不是说好了要去表哥那里调船吗?”

    “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比较喜欢范逸还是范姜逸的脸?”他正色道。

    毛知佳翻了大白眼赏他。“我都不喜欢。”

    “不喜欢?”

    “男人长得这么祸水做什么?除了招蜂引蝶惹来事端,还能有什么好事?”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他那张笑脸,到处笑脸迎人根本就是变相勾引人,个性糟就算了,再搭上这种美男脸,到底是要害死多少女人?

    “那你干么给我这种脸?”

    “你有看过电视剧或电影的男主角是丑男的吗?”如果她的男主角是个有缺陷又丑陋的笨蛋,编辑第一时间就给她退大纲了啦!谁要看,就连她也不看!

    范姜逸恍然大悟,笑眯眼道:“所以你喜欢的是我的灵魂?”

    “我刚没睡醒,说话不清醒,还请多包涵。”她不想承认自己说了什么鬼话。

    范姜逸哈哈大笑,拉着她。“走,咱们上街去。”

    毛知佳本要抗拒,可一听到上街,马上就妥协了。“不对,要先去表哥那儿,我要顺便问问有没有进帐,还有,你应该先换下这身衣服。”

    要不要那么张扬啊?蟒袍耶……这男人骨架好,体魄好,把蟒袍穿出通体威仪,也就是因为这样,她刚刚才会被他唬住,混蛋。

    “对,太招摇了,娘子,伺候更衣。”

    毛知佳无言看着他。她最好是知道怎么穿脱!

    两人在房里闹了好半晌才上了街,毛知佳东张西望着,恨不得将这街景牢牢记在心里,往后写稿就有根据。想到最后,不禁一笑,她又回不去,还写什么稿,倒不如放松玩乐。

    范姜逸任由她拉着东看看西看看,什么吃食都想尝尝,一条街都还没逛完,她已经撑到快走不动。

    “嗯,继续啊,多吃点,你实在是太瘦了。”

    “再吃我就吐了,只会更痩。”她没好气地道。

    她也知道这副躯体实在太瘦弱,可是想调养也需要时间,短时间密集增胖只会让身体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好吧,既然你不吃了,咱们就去周氏牙行吧。”他指着前方不远处。

    “好,去讨杯茶喝。”

    两人进了周氏牙行,牙郎认出两人,赶忙将两人迎进雅间再差小厮通报,不一会周正沇就赶来了。

    “草民见过同知大人。”周正沇端正地作揖。

    范姜逸还未开口,毛知佳已经抢白道:“表哥不须多礼。”

    范姜逸不禁凉凉看她一眼,什么时候连这事她都能代他处理了?算了,他的妻子自然是有这份权力。

    “不知表……范二夫人前来有何要事?”周正沇的余光瞄到范姜逸裹着冷意的目光,随即改了口。

    “对了,今天我们特地到牙行是想问表哥有没有平底舱船能供使用?”她问。

    “平底舱船?”周正沇眉头微拢,想起当初就是因为武定侯上门问过平底舱船,他才被藉故押进北镇抚司,如今再问平底舱船……“是锦衣卫要调船吗?”

    “对,是我要调船,如果有两艘最好,不能的话一艘也成。”范姜逸笑容可掏地道。

    “所以同知大人是要以令牌要我调船?”

    “有分别?”

    “自然是有,如果无令就私调平底舱船,那可是要吃官司的,这规矩十年前皇上就诏告天下,同知大人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所以你尽管放心。”

    毛知佳听着两人交谈,脱口道:“为什么皇上会订下这条律法?”这不是垄断了唯有漕船才能出入京城?

    “你忘了?那是因为十年前护国公私运海禁物品进京,数量之多难以估算,其流通市价约莫数万万两白银,当初皇上震怒抄了那批货,也斥责了护国公,并定下这律法,而我家的商行就是因为这个律法才险些经营不下去。”

    牙行的货物要流通如果不是靠马队,就得靠船队,如要离京船队会比马队来得省事,所以当初的律例一定,许多行商都经营不了而转行。

    “护国公?”毛知佳问着,看了范姜逸一眼。

    “是啊,皇亲国戚,护国公找了替死鬼交出去,所以皇上只是斥骂他治下不严,罚了俸禄,抄了货就了事,却不知平头百姓……”末了,他赶紧噤声,看向范姜逸,见他似乎没仔细听自己说话才松了口气。敢言皇族是非,又是在锦衣卫面前,他真的是脑袋不清楚。

    “那批货是海禁品?”范姜逸状似漫不经心地问。

    他六年前才来的,所以并不知道曾发生过这件事。

    “咱们王朝禁海运,不得与海外诸族交易,偏偏海外诸族有些珍品是咱们没有的,在沿海处还是有不少人铤而走险。”

    范姜逸轻点着头,心想只是海禁品,护国公又何必找个替死鬼顶上去?依皇上对常家的纵容,顶多训斥一顿就了事,看来里头并不只是海禁品,假设他们的交易是以物易物,那么送去南方的男人就成了筹码换了物品。

    可才几个男人,哪里值得换海禁品?

    名义上是海禁品,但里头要是掺了王朝禁品,好比盐、茶、铁……经漕运走动,必得跟漕运总督打声招呼,碰巧漕运总督又是个好男色的,答案呼之欲出——护国公想吃掉的是王朝的经济命脉,而铁则能助大皇子成事。

    没想到走一趟牙行,竟有意外收获。

    “周当家,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调到船?”他客气问道。他想要赶紧南下,愈快愈好。

    “可以,但只有一艘,不知道同知大人何时要?”

    “明天。”

    周正沇吟了下。“行,晚一点再给同知大人消息。”

    “我在此先谢过了。”

    范姜逸朝他作揖,吓得他赶忙回礼。

    待两人离开后,周正沇才松了口气。

    上一回在北镇抚司,尽管没遭到刑求,但他一见范姜逸就怕,别瞧他笑得无害,能进锦衣卫的,有几个是善人?

    第十四章  蜜月旅行(1)

    翌日,天色未亮,武定侯府角门,连着几匹马如箭矢般地穿进浓雾弥漫的夜色里,瞬地消失不见。

    直到天色大亮,雾气渐散时,另一辆马车驶向了渡口,搭了一艘平底舱船。

    一个时辰后,又一辆马车缓缓地驶离了城门,朝城郊外的另一个渡口,搭了一艘平底舱船。

    “我原以为我们应该会趁着夜色上船的。”搭上舱船,看着船只离开渡口,毛知佳才不解地问着。

    范姜逸闻言,眸色渐深,从她身后轻搂着她。“我倒觉得趁着白天上床也挺不错。”

    毛知佳脸上泛红,毫不客气地赏他一个肘击,却被他轻松躲过。

    “范姜逸,我现在很认真,你不要跟我闹着玩。”

    她现在可是浑身紧绷得很,就连昨晚都没怎么睡,总觉得这一路出航肯定会遇劫,偏这个人神经大条到可以跟她开下流玩笑,让她的紧张显得很可笑。

    “毛知佳,我也很认真,要不是你身子还不舒服,我就把你抱进舱房里办了。”他的双手已经在她的腰间不安分了起来。

    “办什么办,你自己去办!”她突然觉得担心到睡不着的自己很可悲。

    “唉,说笑而已,这么认真?”

    “我跟你说了我很认真,咱们这次去檀州又不是去玩的,你得要小心一点,可是我觉得你带的人不多,而且我们为什么拖到这么晚才出门,这样不是更引人注目?”他为什么不按牌理出牌?

    “毛毛,深呼吸、深呼吸。”他拍拍她的胸口,省得她太激动。“虽说我身边只带了六七个人,可这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一个可以抵十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