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2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氏望向佟熙娴,只能说此女城府深沉又观察入微,早就瞧见了楚氏和孟氏不和,凡事不经手,只以言语煽动,毫无事证能定她的罪。

    “罗与,传我的口讯给屠昭,要他去查销魂丹和乌头这两种药在市面上如何流通,买卖必定留下纪录,给我把整个京城都掀了,让我瞧瞧到底是谁买了药。”范姜逸怒声道:“还有,将今晚这事记在案上,我要彻查。”

    “是,小的立刻去办。”

    “还有你,平安侯,烦请你暂且将佟四姑娘带回,他日查证消息,再请佟四姑娘走一趟北镇抚司问讯。”

    “你……”平安侯慌了,他忘了范逸也是从北镇抚司连破数案才被拔擢为指挥同知,目前锦衣卫并无指挥使,范逸只向掌卫事都督上报,俨然等同指挥使……他的问讯是出了名的,无情也是出了名的。

    “二弟,不过是件小事,闹进锦衣卫岂不是家丑外扬?”虽然没能让他忙上一阵子,但范遇还是得拉平安侯一把,日后有什么才好帮衬。“你要知道,你的娘子姓佟。”

    “小事?我的妻子差点遭人毒死,这是小事?我甚至怀疑我前两个妻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意有所指地看向佟熙娴。

    佟熙娴垂敛长睫,身子不断地颤着。

    “况且,在我这儿没有什么是家丑,娘子,对不?”望向毛知佳时,他一身戾气卸得干干净净,还附上风情万种的笑脸。

    毛知佳呵呵笑着,这才刚回神。实在是这出戏太精采,她从不知道要害一个人原来也需要智慧,难怪她当不了坏人,实在是她能力不及。

    “重恩,把这儿打理干净,让闲杂人等离开这里,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踏进这里。”

    话落,不等纪重恩回应,他已经将毛知佳给打横抱起,羞得她不知道该推开他还是装晕算了。

    “大嫂,其余的事就麻烦你了。”走过姜氏时,范姜逸由衷道。

    “一家人,应该的。”姜氏钦羡地看着他抱着毛知佳离开,回头看这烂摊子,她只想赶紧处理完毕,回去陪儿子。

    一回到后院寝房,毛知佳就挣扎着要下来,范姜逸则是一把将她搁在床上,大手轻抚着她的额。

    “身子不适?”没发热,可是她的气色极差。

    毛知佳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谁害的?”

    “我?”

    “不然呢?”

    范姜逸意会了,摸摸鼻子,俯身在她颊上亲了下,却被她嫌弃地躲开。

    “不准再碰我,本来就够不舒服,结果还闹这么一出,害我不得不走过去。”要不是怕他出事,她是不愿意踏出房门的。

    “幸好你记得咱们的约定,也还遵守咱们的约定,否则就着了人家的道。”他无比庆幸当年强迫她做了这么一个约定。

    毛知佳白他一眼。“我根本就是被你强迫中奖的。”

    国中时有一年她无端端病了好几天高烧不退,家人都愁坏了,在第六天时终于退烧,家人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这家伙跑来她家跟她说,因为他跟老天祈愿她身体健康,他愿意每个月的十五日吃素,接着强迫她也要为他的健康祈福,根本就不是什么浪漫的约定。

    “可是至少这回救了你。”说来,他有些后怕,没想到这些女人竟比男人还要凶狠且有行动力。

    “别说救了我,打一开始就是被你害的。”谁让他这么祸水,专门祸害她。

    “我没法子反驳。”

    “所以说,今天这一大出,全都是因为佟熙娴想跟你在一起?”有没有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不全然,照她们刚才的说词听来,我认为孟氏也脱不了关系。”

    “怎么说?”

    “大嫂只以下毒两个字带过,直到楚氏自己说溜嘴提到春药,可是孟氏的表现却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有毒药,所以在大嫂提到毒药时,她并不意外,而是意外她的丫鬟被收买。”

    “所以毒药是孟氏的?”

    “极可能是她煽动了佟熙娴,可是佟熙娴却另外得了春药想用在我身上,再把毒药用在你身上。”

    毛知佳听得小嘴微张,直到这一刻她才感觉到生命受威胁。“有必要这么恨我吗?”

    许多的犯罪案件都是起因于嫉妒,可佟熙娴在她面前表现得磊落大方,甚至还待她极好,结果实际上竟想要她死,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是恨你,而是恨成为我妻子的人,我甚至怀疑我前两任所谓因冲喜而死的妻子,恐怕都是出自她的手。”

    “怎么可能?”

    “罗与说过,她们都是死于乌头,而佟熙妍嫁进侯府后,大房的人没有一个过来,佟熙妍唯一吃的东西,是采薇从平安侯府带过来的点心,我问过采薇,那是佟熙娴亲手做的。”

    毛知佳顿觉得毛骨悚然,后知后觉地怕了起来。

    “孟氏想弄死我,所以她煽动佟熙娴,而佟熙娴想得到我再除去你,于是她煽动楚氏,你瞧,这些姑娘家是不是可怕极了,要人家怎么喜欢得了?”

    他多么庆幸她一直保持原来的样子,尽管她这个法医看过这世界黑暗的一面,但她更喜欢这世界阳光的一面。而他总是被她的乐观给触动,要是她能够再多一点抢夺他的心思就更好了。

    “为什么孟氏要弄死你?”

    “倒不如说是我大哥要我死,还有他想高攀的贵人很想要我死。”

    “怎么说?”

    “先前查山兴寺的案子,把人带回北镇抚司后陆管事就死了,引得我去查范遇,又查到周氏牙行去,将周正沇扣在北镇抚司的牢里。事实上我只是在做假动作,故意把周正沇扣久一点,让他们以为我已经找到线索,他们好趁隙将人运往南方,殊不知我不过是假装上当,我的人早就巳经跟着南下。”

    没想到这桩案子抽丝剥茧后竟然会牵连如此之广,但是周正沇的事,他是不会承认扣押他那么久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很不爽。

    “嗯,直接跟着走才能直捣巢穴。”这种作战计划,她常听二哥夸过他。“二哥说没这叫黄雀计划。”

    范姜逸抚了抚她的发。“对,我就是想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可是因为我放走了周正沇,他们必定认为我会再循线追查,为了一劳永逸,最好的方法就是除去我,让我无法再查。”

    “所以,接下来你会南下吗?”

    “照理是要去,可是我担心你。”

    毛知佳本来很想拍胸让他别担心自己,可是今天才闹过这么一出,她实在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好好地等他回来。

    她发现自己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更不敢相信她笔下的女主角竟是这样的……是她没设定好吗?太走样了。

    “横竖到时候看着办,如果真的不行……你陪我去吧。”她就像是误闯丛林的小白兔,他这个猎人不罩着她,她连何时被吃掉都不知道。

    “好。”她应得很快,像是怕他反悔。她本来就想跟,但又怕自己拖累他,毕竟是去办案又不是去玩。

    范姜逸被她逗笑,想亲她的颊,她却又避开,而且出声警告——

    “范姜逸,我警告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随意碰我。”

    有了昨晚血淋淋的案例,她决定至少要冷着他半年十个月。

    第十三章  护国公的算计(1)

    “毛毛。”他噙笑哄着。

    “不要再叫我毛毛。”她龇牙咧嘴耍凶狠,像是张牙舞爪的猫儿。

    “毛毛毛毛毛毛。”她愈是耍凶狠,看在他眼里就愈可爱得要命,忍不住搂着她叠声唤着。

    “不要再叫我毛毛,都被你叫毛了!”她已经很毛了,他看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