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9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得到我,远比得到一个戒指要来得珍贵。”

    到底是谁得到谁?她想骂人,却痛到连话都不敢大声说,只希望他赶快结束,让她好好睡觉。

    唇突地被啄了下,她无力地张眼,却见他露出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

    “毛知佳,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

    一定要在这当头告白吗?她羞瞋着,拉下他的颈子,在他耳边用气音告白,可瞬间她就后悔了,因为这个男人失控了,开始律动起来。

    可恶,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在设计她!

    当毛知佳张眼时,屋里昏暗一片,让她搞不清楚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

    她想起身,却觉得浑身痛得难过,她倒在床褥间嘶嘶叫。

    没有分寸的男人,简直是泯灭人性,竟敢对未成年少女这么惨无人道的施予暴行……

    等一下她要在门口上贴范姜逸不得进入的公告。

    “夫人起了吗?”

    外头响起采薇的声响,吓得她赶忙强撑起身子,想穿衣服才发现她身上穿着中衣……

    她无神地坐在床畔,心想范姜逸这家伙肯定有不为人知的怪癖,竟趁她在睡梦中帮她把衣服穿好。

    她捂着羞红的脸,很想痛哭失声。她这纯真的身子都被他看光光了,尊严也掉光光了,她等一下非要写张范姜逸禁止进入的公告才行。

    “夫人?”

    “进来吧。”她拍了拍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

    采薇端着食盒入内,笑道:“夫人,二爷吩咐了厨房送了膳食过来,一会洗漱好先尝一点吧。”

    猫哭耗子假慈悲!把她蹂躏彻底再给她膳食,是打算把她喂胖一点,再把她给吃了是不是?

    “我还不饿。”她全身痛死了,一点食慾都没有。

    “可是都快要掌灯时分了,怎可能不饿?”采薇把食盒放好,回头点了烛火再到净房里取水给她洗漱。

    “这么晚了?”

    “二爷早上离开时说别吵夫人,可奴婢没想到夫人竟然会睡到这时分,心想二爷差人送膳食过来,就顺便问问夫人醒了没。”

    采薇动作俐落地伺候她洗漱,再替她穿上一袭粉桃色的衫裙。等她到桌旁先用膳,采薇开始欢理起床搏,瞧见上头的血渍,她虽羞窘却也感到开心,昨晚二爷待在这儿,果真是成事了。

    毛知佳恹恹地坐在桌边,打开食盒一看,瞧见竟是鸡汤,不禁微皱起眉,问:“采薇,今儿个是什么时候?”

    “夫人,今儿个十五了。”

    待她换好新床褥,回头却见毛知佳依旧坐在桌边发呆。

    “夫人不喜欢喝鸡汤?”

    “真的是二爷差人送来的?”她突问。

    “送来的人是这么说的。”

    “采薇,你可知道二爷在哪?”

    “二爷早上出去了,晌午时才回来,现在应该在书房。”

    毛知佳点点头,撑起酸痛不已的身子,尽管今天不想再见他,可是情况有点特殊,她还是得过去看看。

    只是……天啊,她像被雷打到,没一处不酸痛的,是要她怎么走?

    “二爷,夫人吩咐厨房送了膳食过来。”纪重恩端着食盒进书房。

    正在看卷宗的范姜逸噙笑抬眼。“真的?”他还以为依她的性子应该会冷个他几天才是。

    “送来的人是这么说的。”纪重恩翻开食盒盖子,却见里头是一碗鸡汤,眉头不禁蹙起。

    范姜逸看了眼鸡汤,思忖着这意味着什么。

    “二爷吃素的事不是已经告诉夫人了?”纪重恩不解问着。

    “嗯,是这样,不过近来除了早膳外,我会开始用点荤。”

    “原来如此。”

    “不过……今天不是十五吗?”

    “是。”

    范姜逸骨节分明的指在桌面轻敲了几下,似笑非笑地朝纪重恩招着手。

    纪重恩不解地走向前,他附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声,纪重恩虽然满脸疑惑,但还是照办,大步踏出书房。

    书房外一道身影迅地躲进树丛后,纪重恩走到拱门时,一名丫鬟走向前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他便跟着丫鬟离开,而树丛后的身影也没立刻现身,直到过了约莫两刻钟后,听见瓷器碎裂的声响才从树丛后现身。

    佟熙娴捏紧手中的手绢,深吸了口气才缓步踏上廊阶,轻轻地推开房门,书房里的灯火不知何时灭了,只能凭廊灯映入的光辨识一二。

    “范大人?”她轻声唤着,摸索着书架向前。

    瞬地,案上响起火折子点燃的声响,她横眼望去,就见他坐在案后,似笑非笑地瞅着自己,她心头顿了下,反应极快地道:“范大人没事吧,方才我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以为范大人出了什么事,情急之下才进来的。”

    “不管本官出了什么事,佟四姑娘都不该踏进本官的书房。”他冷声道。

    “我……我去探视六妹妹,可是后院却没人,我唤了也没人回应,所以就离开了,经过书房听见声响才进来……是我的错。”

    佟熙娴低垂着脸,露出弧线诱人的一截雪白颈项,泫然欲泣的神情,再铁石心肠的男人都为之动容。

    “出去。”范姜逸淡道。

    他从来就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尤其厌恶千方百计设计他的女人。

    佟熙娴难以置信抬眼,斗大泪水已经在眸底打转。

    “再不走,是要我用赶的?”说时,他已站起身。

    佟熙娴抿紧了嘴,突地听见外头响起阵阵脚步声,随即朝他走去。“范大人,六妹妹也许出了什么事,你要不要和我去瞧瞧?”

    范逸避开她的靠近,绕到书案另一头,佟熙娴却铁了心朝他扑去,几乎同时,房门被人推了开来,瞧见的竟是佟熙娴扑倒在地的样子。

    “熙娴!”

    来者是平安侯和其妻乔氏,见宝贝女儿跌在地上,摔得颇重,乔氏赶忙向前抱着女儿开始放声大哭。

    “范大人,你怎能这样对我的女儿?你难不成想要大享齐人之福?”

    范姜逸微挑起眉,忍俊不禁——竟然一过来,就往他头上扣帽子?

    “范逸,今日之事你非得给我一个交代不可,否则我绝不会善罢甘休!”平安侯虎着脸,就像是扞卫女儿清白的慈父。

    范姜逸伸出长指轻刮着脸,真没想到原来还有这么下作的手段,他算是见识了。

    “二爷……发生什么事了?”

    范姜逸横眼望去,惊见脸色惨白的毛知佳,忙朝她走去。

    第十二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1)

    “你怎么了?”范姜逸扶着她到一旁坐下。“瞧你脸色差得很。”

    她被折腾到早上,脸色是能多好?毛知佳虽然有很多想抱怨,可眼前的阵仗很明显就是有问题,只能低声问:“我没事,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只是你老公太好,有人想抢。”他附在她耳边低喃着。

    毛知佳没好气地斜睨他一眼。“讲重点。”

    “横竖不会有事,你不用担心,倒是你怎么过来了?”

    瞧他没当回事,她就安心了些,瞧平安侯一家子都朝他们这头看过来,她用气音道:“我那儿有厨房送来的鸡汤,说是你吩咐……”

    “你喝了吗?”他急声打断她的话。

    “没,今天是十五,你怎会送鸡汤给我?我觉得奇怪,所以才会过来瞧瞧。”才一段路就走得她咬牙切齿,浑身像是快要散了一样。

    范姜逸松了口气,随即扬起笑意。

    这是他们的约定,是他强硬定下在每个月的十五这一日,他们会吃全素,也庆幸凶手挑选了好日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熙妍,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得要顾全你姊姊的名声,否则她就毁了。”乔氏尖锐地哭喊着。

    毛知佳一头雾水,毕竟她根本还没搞清楚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