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8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怎么你就学不会把你出现的变数算进去?你才是我的女主角。”

    她垂敛浓密的长睫不语。其实他说的她都懂,再者,她也没打算将他拱手让人,只是不想让他知道,省得他更嚣张。

    “毛毛。”他哑声喃着,开始加深了吻。

    他的吻像雨般轻柔,转瞬间又像火般浓烈,教她招架不住,双手死死护在胸前,绝不让他有攻城掠地的机会。

    “范姜……我还是病人。”她软声求饶着。他的吻教她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再不阻止他,她就准备跟他一起干柴烈火烧到天荒地老了。

    “还是不舒服?”

    “嗯。”她猫叫般地应了声。

    范姜逸瞅着她绯红似霞的俏脸,一双眼迷蒙的瞅着自己,他就觉得自己一路朝失控边缘而去,可他好歹是个执法人员,强迫病人的事,他还干不出来。

    抓着最后一丝理智从她身上退开,深吸了几口气后他才起身。“我去沐浴。”

    “欸,你要在这里洗澡?”她惊诧道。难道他是铁了心非在今晚跟她玉石倶焚?

    范姜逸冷冷望去。“我需要一点冷水。”

    “喔……”她怯怯地垂下眼,突然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可怜。

    不能怪她,实在是她现在还没有足以见人的本钱。

    待他去了净房后,她就直接爬到床上,心想他洗好就会回去,所以为了不让他分心,她要赶快装睡,省得又骚扰她。

    然而就在她快要沉入梦乡时,突地感觉床畔微沉了下,她疑惑着,可是太倦了,实在张不开眼。

    “毛毛?”

    别叫了,她要睡了。

    “毛毛。”

    别闹,再闹她就翻脸。

    “毛毛……”

    “……毛毛毛毛毛,都被你叫毛了!”她恼火张眼,却见他上身赤裸,吓得她险些尖叫。“你为什么没穿衣服?”

    问出口的同时,她已经卷着被子滚进内侧,她心乱如麻,不知道要怎么逃过今晚。他不是去洗冷水澡了吗?洗的没用,就泡澡,泡到他没那心思再出来。

    “欸,你不知道我喜欢裸睡?”范姜逸堂而皇之地爬上她的床,在她身后逗她。

    屁啦!最好是!“你回你的房间睡!”管他要怎么裸,都没人会管他。

    “毛知佳,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这六年来过得有多苦?你要不要看看我身上有多少伤痕?托你的福,这样的‘好设定’让我水里来火里去,每回都在鬼门关前徘徊,要不是罗与替我安排冲喜,你哪里还能遇见我?”

    毛知佳听着,猛地回头。“难道你之前娶两次都是为了冲喜?”

    “嗯,罗与说我的命格特殊,能借命续命。”但他是不怎么信,纯粹当巧合。

    毛知佳彻底傻眼。“我没有设定这个……”

    “所以就跟你说了,故事的走向不是绝对的,你只给了骨架没有血肉,谁能保证结局一定如你所料?”

    “我……其实我没有认定结局只有一个,更何况知道你就是你,我更没道理把你让给别人。”近来他很坚持地诉说这件事,显然他很在意她被故事结局禁锢的想法,意味着他怕她又放弃他。

    “真这么想?”

    “嗯,虽然你招蜂引蝶,可这有什么办法?往后只好帮你赶狂蜂浪蝶了,你最好守住你的承诺,要是让我知道你有其他人,我就不要你了。”当是婚前契约,趁这当头说开也好。

    范姜逸这才浅露笑意,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从没有其他人,过去未来,只会有你。”

    “话别说得太满,别以为这样就能骗我,二哥说你在侦一队炙手可热得很,不管是局里的女警还是局外的小组太太都对你青睐有加,听说你还曾经打包带走过。”她说话时哼哼了两声。

    她是没打算跟他翻旧帐,都怪他话说太满,她要是不吐槽就觉得难受。

    “别听你二哥胡说,是我差点被打包带走,可是我半路上就跑了。”很好,他要是有朝一日回得去,非先去修理他不可。

    “唉唷,在我面前就别客气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上等佳肴摆在面前,再没胃口,只要是男人都会吃一口的。”她不想翻旧账,可是他却硬是要逼她翻,搞得彼此都难过。

    “哪个混蛋说的?”到底是哪个混蛋造谣生事?

    “我大哥。”

    范姜逸叹了口气,他一直以为他与她的兄长们关系融洽,如今才发现自己被霸凌,他们在他面前称兄道弟,却在背后挖坑让他跳。

    “毛知佳,也许你不信,但我从没有碰任何一个女人。”他叹道,没想到有一天他得替自己的清白辩解。

    第十一章  侯府内的联手(2)

    “呵,你要跟我说你还是处男?”她的笑声很没温度。

    “是。”

    “呵。”

    “我说真的。”

    “呵呵。”

    范姜逸恼火了,一把将她压在身下。“要不你可以试试。”

    “这要怎么试?我又怎会知道你是不是?”根本就是精虫冲脑,千方百计想得到她未成年的稚嫩躯体。

    “毛知佳,我不可能碰其他人,因为只要我碰过了,你就不会要我,不管我再做任何努力,你都会放弃我,我傻了才去碰其他人。”

    毛知佳随起眼,只能说他真的很了解她,可是不代表她会相信他。

    他大她六岁,一个三十六岁的处男?喔不,还要再加上这里的六年,那就是四十二岁的老处男……怎么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

    “我认定你了就只会守着你,就连我都不懂怎会当年被你握了手,就把心给交出去了。”手指连心,所以她那时握的等于是他的心吧。

    那时,他只觉得怎会有那么可爱的婴儿,可爱得教他想要亲亲抱抱,于是就这样栽进她的世界里。

    “我什么时候握你的手?”从她有记忆以来,她不记得握过他的手。

    “大概是你三个月大的时候。”

    “……范姜逸,其实你有恋童癖吧!”被一个三个月大的婴儿握住手后,就对婴儿一见倾心……他应该去看一下身心科吧。

    “我守着纯真的身体等着你,你这样说我?”

    “纯真的身体?”毛知佳忍遏不住地大笑着。

    范姜逸跟着笑眯眼,随即像恶狼般扑上去,吻得她快喘不过气,浑身发烫,而且他的身体比她还烫……

    “你在做什么?”她突地吼了声,惊觉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扒光,她那比他还纯真的身子已经赤裸裸地展现在他面前!

    “毛知佳,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得快疯了?”他突道。

    她皱着眉,想遮住胸前风光,他却很可恶的箝制她的双手。

    “你再逼我,就轮到我快疯了!”

    “我只要想到你一直欺骗我,就觉得你早晚会离开我,就觉得你不爱我,也许你只是因。为他乡遇故知,才会亲近我罢了。”他哑声喃着,把脸埋在她的颈窝,显得那般脆弱又孤独。

    毛知佳闻言,心疼不已,被松开的双手轻抚着他的发。“才不是那样,从我有记忆以来,你一直在我身边,你一直都对我很好,一个女孩子被这样呵护着,有哪个不会感动?就说了,我不理你是因为你身边太多仰慕者,我只是……吃醋又闹别扭。”

    她看过他很失落又孤单的神情,不想再见到。

    “真的?”

    “真的。”

    “所以你爱我?”他抬眼问着。

    “……嗯。”她羞红脸应着。如果要聊天,可不可以先让她穿上衣服?

    他轻啄着她的唇,像玩闹般的吻着,让她逐渐放松,等她察觉不对劲时,他已置身在她腿间。

    “毛知佳,嫁给我吧。”他在她耳边哑声道。

    “……”有谁会在这当头求婚的?“戒指呢?”她虚弱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