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6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毛毛?”

    “我不舒服……”

    范逸一把将状似昏厥的她抱起搁在床上,同时朝外吼着,“来人,把罗与抓过来!”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罗与把完了脉,一脸很无奈。

    “究竟如何?”范逸沉声问着。

    “二爷,夫人没事,她只是太过激动,一口气上不来才厥了过去。”不要连这种芝麻小事都把他找来嘛,他正在午休。

    “夫人先前中的余毒尚未排清,自然是不宜太过大悲大喜,我给她弄服药,喝过后就无碍了。”

    “她什么时候会醒?”

    “……要我卜个卦吗?”他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醒?

    范逸眸色如刃射来,罗与只能缩起脖子,拿熬药当藉口逃了出去。

    范逸坐在床畔,轻抚着她脸上横陈的泪痕,心疼得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每每只要她一掉泪,他只能举白旗投降,可他没想到她会哭得这么伤心,他已经太久太久没见到她掉泪了。

    所以,她心里是在意他的?

    他抚着她的发,俯近她,亲吻她的颊,她的唇,直到她缓缓张开眼,一脸傻愣地瞅着自己。

    “傻了?”他笑魅眼道。

    毛知佳直睇着他,总觉得不踏实,带着几分胆怯问:“真的是范姜哥?”

    “如假包换。”

    毛知佳抓着他的手,下意识靠近他一些,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毕竟从她上高中之后,她就不怎么肯亲近他了。

    “我没有想到你也会穿到这里。”她呐呐地道。

    “你既然都来了,怎么就没想到我也会来?我都找了你几年了,你在我面前,我察觉到了,你却欺骗我,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

    “……找我几年?”她诧问着。

    “六年,我来到这里已经六年,难道你不是?”

    毛知佳难以置信极了,原来穿越这档子事还有时差。“我是……佟熙妍嫁过来时才穿过来的。”

    “还有这种事……那我不是白找你六年了?”那时她根本不在这儿,他就算是上天下地也没用。

    “可至少找到了。”她很义气地安慰他。

    “有用吗?你不是急着要甩开我,想和周正沇在一起?”

    瞧他脸色又冷了起来,她赶忙道:“不是那样,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好,你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可以无视我的试探,我明明都说我为了好友的宏愿跟着吃早斋,也问过你怎会写出那首诗……现在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否则我没法办法释怀,你就没好日子可过。”

    “干么恐吓我,你当警察的可以这么做吗?”人民保姆应该要保护她的。

    “可以,你不知道我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毛知佳无言,想起过往被欺凌的童年,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不过,言归正传,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

    “范姜哥,你帮我拿那本小册子。”她指着架上。

    范逸起身帮她拿来,就见她翻开第一页,上头是用钢笔写下的字迹,那些文字看起来像是她打草稿的大纲,可上头设定的是周正沇……

    “什么意思?”

    “范姜哥,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就是我笔下的世界,一个大纲都还没完成的故事。”

    在他的错惜中,她无奈地娓娓道来。“可恨的是这笔像是有灵性一样,当我要写回到原本的世界时,它就写不出字。”

    “是吗?”

    “还有,也无法更改其他原定的大纲桥段和人物,故事里佟熙妍这个角色原本就是冲喜用的,然后最终你会跟佟熙娴在一起……这样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会说你们是一对了吧。”

    “你拿我当男主角范本,我心里很欣慰,可是为什么配那种货色给我?”他是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蠢得不曾怀疑他,但是乱牵姻缘让他很不舒服。

    “什么那种货色色?你不觉得她跟原本的我长得很像?你还说一见就讨厌……你很伤人你知不知道?”

    “相似的只有外貌,而你的外貌配上那种城府,还不够恶心人?”

    “她有吗?”她诧道。

    范逸叹气了,心想要是把她丢在哪个后宅里,真不知道她要怎么活下去。“我说过了,故事是故事,设定是设定,可这是活生生的人生,你我是有血有肉的躯体,我们有自己的意识,那不是几个设定就能圈缚住,除非是你甘心被缚。佟熙娴早已跳脱你的设定之外,她是个非常狠毒的角色。”

    “是吗?”不像啊,她到底是哪里狠毒?

    “反正我能确定的是你心里有我,我就满足了。”他不想聊不相干的女人,好不容易相逢了,何苦拿别人杀风景?

    “谁心里有你?”她嘴硬道。

    “刚刚是谁扑进我怀里的?”他笑得很邪,魔性十足。

    毛知佳薄薄的脸皮浮现淡樱色,嘴硬反驳着。“你不知道他乡遇故知,会让人失控吗?”

    “我只知道看见你身边多个男人会让我失控。”

    她啐了声。“你自己身边的女孩子才多咧,还敢说我?”怎么有脸呐。

    “什么时候?”

    “很多时候,大多时候,你身边老是有女人围绕,你不要以为我没发现。”反正他从学生时代就是风云人物,一直到他当了警察还是一样引人注目。

    范逸轻呀了声,总算明白她那时义愤填膺地骂他时,口中说的你们,这个复数指的都是他。

    “所以,你是因为这样才开始疏离我?”

    毛知佳抿着嘴不语。

    “你怎么就不会问我?只要你问,我什么都会告诉你,你何必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而疏离我?”

    范逸真的觉得自己很呕,直到今日才知道她疏离自己的原因竟是他身边的女孩子太多。饶了他吧,他连那些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

    反倒是她,从国中开始身边的苍蝇就没少过,要不是他在旁边帮着赶,她在就被苍蝇掩没了。

    “我瞧你笑得阖不拢嘴,有什么好问的?”

    “我对哪个人不是一视同仁?”

    “哪有?你一直在取笑我欺负我。”哪里一视同仁了?

    “那是因为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可以不要吗?毛知佳心里想着。

    “你以为我是为了谁吃全素的?”

    毛知佳抿了振笑意,道:“那你可以开始吃荤了。”

    “我也有此打算。”

    他哑声喃着,俯近吻住她的唇,吓得她瞬间瞠圆眼。

    “你做什么?”她吓得赶忙捂住自己的嘴。

    “是你建议我吃荤。”面对她的要求,他向来有求必应。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羞红脸,想起昨天被他瞧见她穿肚兜的样子,更是羞得不知道要把自己藏到哪里去。

    “但我是那个意思。”

    他直接压上了她,她又羞又怕,手脚并用地推他,然而他却像座山,推也推不动。

    “我还未成年,你不可以这么做!”她喊出口,见范逸顿了下,心喜他还有一丝良知。“执法人员不能知法犯法,是吧。”

    范逸瞅着她,唇角突地勾得很邪恶。“我是执法人员,自然清楚律例,好比大邹律例十四岁就能嫁娶,你十五了,已经成年了,而且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要你是天经地义。”

    毛知佳呆住,只能眼见他欺近,吻上她的嘴,舌头不容她抗拒地钻进她的唇腔里,不住地勾缠着她,大手更是滑入她的衣衫底下,羞得她不断地扭着身子闪避。

    进度跑太快,她没有办法认同!

    “二爷,药熬好了。”

    罗与的声音传来,对毛知佳而言就像是天籁,她忙喊道:“我要喝药,我是病人,你不可以欺负病人。”

    范逸气息微喘,勾唇笑眯眼。“行,等你病好了再欺负你。”

    第十一章  侯府内的联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