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4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说的话,四姊不见得会听,你要是真的不想看到她,你就自己想办法。”

    他要是有本事就把她赶走,但她有强烈的预感,佟熙娴一进到武定侯府就不会离开。

    该离开的,是她。

    “由我出面,她会难堪。”他淡道。

    “反正你讨厌她,她难堪,你在乎吗?”不懂怜香惜玉的混蛋。

    “不在乎。”

    够狠!他最好可以一路狠到底,她就给他拍拍手。

    “既然二爷该说的都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快点出去,她的上身只有肚兜,和他独处一室让她浑身不自在,睡虫都快被吓跑了。

    “明天我有事要外出,你乖乖待在院子里别乱跑。”

    “我还能跑哪去?”毛知佳没好气地道,双眼却隐隐发亮,连老天都帮她,给她这般好机会,她怎能不把握?

    他不在,明天她就从角门溜出去找周正沇,反正他的人又不会踏进后院里,更不会让佟熙娴过来打扰她,她溜了也没人发现。

    最重要的是,她的一千两到手了!

    “最好是如此。”范逸说着,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第十章  表哥透露的端倪(1)

    毛知佳松了口气,倒进床褥里,没一会采薇就进来了。

    “夫人怎么没将二爷留下?”采薇叹道。

    “我为什么要把他留下?”夜深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恐怖的。

    “当然是为了……”采薇说不出口,脸已经微微泛红。

    原本以为二爷这时分过来,两人定成好事,岂料二爷竟然只待了一会就走,而且近来的二爷连虚应人的笑意都不见了,也不知道夫人是怎么顶撞二爷的,教她看得直心急。

    四姑娘动作频频,她实在是担忧得紧,偏偏夫人不当一回事。

    毛知佳意会过来,小脸不受控制地羞红。“你这丫头想到哪去了,我跟他……”想说到采薇懂,她头都晕了。“反正,明天我要去找表哥,再要表哥替我找个住处,我会尽早搬出这里。”

    “夫人!”采薇满脸难以置信。

    “如果可以,我是想带你走,但如果你不愿意……”

    “奴婢当然愿意,可是……夫人就真的那般喜欢周公子?”喜欢到教她舍下二爷和范二夫人这身分离开?

    “你在胡说什么,我哪有喜欢表哥?”天啊,难道采薇的脑袋里都只装喜欢跟不喜欢这种渺小的问题?

    “如果不喜欢周公子,为何夫人要和二爷和离?”

    “我没有喜欢任何人,当然也不喜欢二爷,当初冲喜出嫁又有谁问过我的意思?我不想要这辈子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而活。”

    最重要的是,大纲设定动不了,不管范逸再怎么厌恶佟熙娴,最终他们还是会走在一块的。那么她肯定要挪窝,当然要先替自己找个窝。

    “可是,二爷不是很在意夫人,也说了不肯和离?”那是她亲耳听见的。

    毛知佳撇了撇唇,不以为意地道:“话是这么说,反正他最后一定会点头的,唉,别说了,就是这样了。”

    她好不容易熟悉这里,突然要离开,多少也是不舍,可是再不舍也没用,她不属于这这里,这里也没有任何东西属于她,她才不要硬占着不放。

    采薇张口欲言,可是瞧她疲累地闭上眼,只得替她掖好被子再到外间守着。

    天一亮,毛知佳就洗漱好,吃了早膳等着采薇刺探消息回来。

    不一会采薇回来,吿知范逸已经带着纪重恩离开,她便立刻带着五百两的银票从角门偷偷溜出去。

    到了周氏牙行,大门还是紧闭着,毛知佳不禁傻眼。

    难道范逸骗她?正思索着,采薇说要去问问街坊,她由着她去,自己站在牙行大门前思索,这才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周正沇住在哪,想找也不知道上哪去找。

    “表妹?”

    一听见呼唤声,毛知佳飞快转过身,就见依旧难掩憔悴的周正沇,忙走向他。“表哥,你没事吧?”

    “我很好。”周正沇笑了笑,推开牙行大门。“我昨儿个才从牢里出来,牙行的牙郎夥计有的都离开了,要重新开业恐怕还要再几日。”

    “表哥,锦衣卫没有刁难你吗?”她跟在身后踏进去。

    周正沇苦笑了下。“多少是有,不过与旁人相比,我已经好到不能再好。”至少他没有被上刑具,顶多是让他多饿个两顿罢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我听二爷说,你是因为什么私贩人口才被押进北镇抚司……到底是谁栽赃你?”

    周正沇凉凉看她一眼。“你家二爷。”

    “嗄?”毛知佳呆了好半晌,瞧周正沇苦笑连连,她才低声问:“是二爷把你押进北镇抚司的?”范逸那家伙竟然没跟她说……怎么会卑鄙到这种地步?

    “范二爷说了武定侯是不是找我调船,我说有,可是后来并没有下文,若因为武定侯要我调船就说我私贩人口,可真教人不服气,偏我怎么解释他都不肯听,尤其是……”

    毛知佳聚精会神地听着,说到调船和私贩人口,再加上范遇,她的脑袋很自然地连结贩卖和范遇是有关的,先前范逸就是查到这事,后来也许因为范遇没有船,才找上牙行调船。所以,范逸不是故意整他,而是确实循线查来的。

    “表妹,你说过你在牙行里写的那首诗是二爷所作,对不?”

    嗯?怎么突然转到这儿?毛知佳思绪顿了下才连结上。“嗯,对。”很好,就说了慌别说太多,迟早把自己搞疯。

    “范二爷进牙行寻我时,一开始就是先拿那幅字画对我开刀,还一再质问是谁写的,讲难听一点,他把我押进北镇抚司,根本就不是为了逼问武定侯调船的事,从头到尾只追问那幅字画的事。”

    “咦……那你说了吗?”

    “我敢说吗?我只能说是一个男人寄卖的,他压根不信,我怀疑他根本是明知故问,毕竟诗是他作的,突然见到那首诗出现在牙行,他定是误会你我有染,藉此想欺压我。”

    毛知佳的脑袋快当机,只因她知道那首诗才不是范逸做的,他哪可能会误会他俩,可是周正沇被押回北镇抚司是事实,而且一直追问字画是谁写的……

    她猛地想起,牡丹宴上,范逸也是一直问诗是谁作的,似乎在找人。

    虽然设定上没这号人物,可是角色会自己合理化,就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到底是谁。

    “后来他还说,要我想法子找出范姜这号人物,如果找不到,他不会让我离开北镇抚司大牢。”

    毛知佳愁着小脸,躬身低声道歉,“表哥,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他竟这样待你。”

    她没想到他的牢狱之灾竟是起源她的一幅字画,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很像灾星。

    “别这么说,我相信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周正沇忙扶起她。“倒是你,范二爷没为难你吧。”

    “没,他向来待我极好。”除了近来阴阳怪气了点,其余都好。

    “那就好,但你不让他知道那些字画是你写的吗?”他在大牢里想得可多了,猜想范逸要是看过表妹的字画,没道理没认出来,早就回府寻她问清楚了。

    “不用,我今天特地来找表哥就是因为……我要和他和离了,所以想请表哥先帮我找个栖身之处。”

    周正沇怔怔地瞪着她,好半晌才回神。“是……因为我?”

    “不是,我们原本就有协议,原本这桩婚事就是皇上指的,为的只是要冲喜,可他心里早已经有人,我想成全他,所以想请表哥帮个忙。”

    她说出口时,才发现嘴有点涩,心有点苦。

    但她想,不是因为要离开他,是因为她要离开舒适圈独立自主,所以才会觉得难过又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