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3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该说什么?”他凉声问着。

    “感恩吗?”她咬牙切齿地道。

    “再诚恳一点。”

    她死死地瞪着他,发现自从这家伙不再在她面前微笑时,他就很坦白的做自己,拿冷脸恫吓,以为她是被吓大的吗?

    范逸也没打算给她太多时间考虑,随即起身,袖角却蓦地被抓住,在她看不到的角度,他弯了唇。

    “……谢谢。”她努力地端出诚意了。

    回过身,范逸已收起笑意,将小奶猫递给她。

    毛知佳瞬间喜笑颜开,抱着小奶猫,抚着它的毛发。“小斑,你还好吗?”她问着,还亲吻着它的嘴。

    范逸冷眼旁观,觉得这一幕有严重的重叠感,简直快要把他搞疯。

    “二爷,要是见到罗与的话,帮我跟他说声谢谢。”

    “为什么要谢他?”

    毛知佳不解地睨他一眼。“不是罗与救它的吗?”

    “谁让罗与救它的?”

    毛知佳咂着嘴,朝他福了福身。“多谢二爷。”这样有没有开心?

    “不用多礼。”他噙着淡淡笑意。

    她努了努嘴,抱着小奶猫坐下,逗了它一会,先把它放到床上,赶紧吃着剩下的饭菜,偏偏这个家伙就坐在对面盯着她……

    “二爷还有什么事?”是要她再多说几次谢谢吗?

    “我让周正沇回去了。”

    “真的?”她猛地抬眼。

    “你很开心?”

    “当然,谢谢你,二爷。”这声谢,她说的真心实意极了。

    范逸冷冷看着她,突地起身,离开前撂下一句话。“明日你就回后院。”

    毛知佳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感觉得出他不开心,但她真的搞不懂他到底在不爽什么……叛逆期吗?真是个怪小孩。

    能回后院是好事,代表她的禁足已经结束了。

    一早,采薇帮她洗漱好,她立刻就抱着小斑回后院,一声招呼都没打。

    回到比较熟悉的房间,她找个篮子铺了些碎布给小斑当窝,正忖着要拿什么当飮水盆时,采薇从外头走来,道——

    “夫人,侯爷夫人来了。”

    “快请嫂子进来。”她先把手边的事搁下,起身迎接姜氏。

    “快躺着快躺着。瞧你脸色很差。”姜氏一进来就打量着她的气色,随即挽着她往床那头去。

    “大嫂,我没事。”虽说她的精气神不足,但她真的不想再躺着了,便拉着姜氏在一旁的榻上坐下。“让大嫂担心了。”

    “可好端端的,二爷与你怎会中毒?”姜氏也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地问。

    这事她一直搁着,因为她身为当家主母,办了场宴,小叔和弟妹竟然都中了毒,吊诡的是侯爷早已知情却不闻不问,近来一天到头往外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要是回府也是去了孟氏的院子。

    她懒得管他了,一心想查明这事,可范逸这头什么都不说,她是有心无力,根本毫无头緖査办。

    毛知佳微蹙着眉心,心想怎么跟范逸说的不一样?

    他不是说,外头知道的是他中毒,所以他要她留在他屋里照顾他?可大嫂明明就知道她也中毒了……难不成是他故意骗她,好让她一直留在他屋里?

    想来她也真是呆,擎天院里的事根本捂得密不透风,她有没有照顾他都不可能流出去,她怎会蠢得相信他的话?

    而他这么做又是为什么?纯粹想禁足她?

    可今儿个又准她回后院……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怪人。

    心里腹诽了一下,瞧姜氏还等着下文,她嘿嘿干笑着。“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二爷只说要我别担心,他会处理便是。”

    “既然二弟会处理,便如此吧。”姜氏轻点着头,问了她身子状况如何,又让丫鬟送上一些药材,叮嘱了几句。

    毛知佳笑眯眼,再三道谢,瞧丫鬟都已经退到外头,以为姜氏差不多要走了,然而话都说完了,姜氏反倒若有所思起来。

    “大嫂怎么了?”

    “你养病时应该是在前院,怎么现在却回后院了?”

    毛知佳笑着却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是他说她可以回来,但她不能把话原封不动地告诉姜氏吧。

    “那时是情况紧急,二爷才让我在前院养病,如今好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就回后院。”她避重就轻地简略带过。

    “可我觉得你还是待在前院较妥当。”

    “喔……我会。”她口头上敷衍,反正就算没做到,姜氏也不会发现。

    “一定要。”姜氏正色道。

    毛知佳愣了下,还没回答,姜氏再道:“方才我来时,瞧见佟四姑娘也来了,可是她却没来见你,懂我意思吗?”

    “……懂。”喔,真是积极进取呀。

    姜氏瞧她应该懂了便点到为止,不再多说,省得被误解她在挑拨姊妹情谊。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便是如此,牡丹宴那日,要不是她亲眼瞧见佟熙娴和孟氏的针锋相对,她还真不敢相信她是这样的人,表面上像是维护着自家庶妹,可仔细一听话里全都是贬低之意。

    她带着几分迟疑,亲眼瞧见佟熙娴在孟氏放开她之前就先松手故意倒地,教她确认了她就是个心机深沉的姑娘,而且是为了二爷而来的。

    为了保全佟熙娴的名声,她故意让她留在自己院子养伤,为的就是不让她有机会到二爷面前露脸,岂料在二爷和熙妍养病的这段时日,她竟然让身边的丫鬟数度前来擎天院求见,想探视熙妍,可今儿个熙妍能探视了,却不见她来。

    这已经不是厚颜无耻了,世家贵女里头没有一个姑娘会做出此等悖逆礼教之事,她就担心熙妍傻傻地被利用,到时候还被迫共事一夫。

    末了,两人再闲聊个几句,姜氏就先离开了,而毛知佳就坐在榻上发呆。

    范逸说他已经放走了周正沇,也许她应该找个时间去看看他,顺便问他能不能帮她找个住处。

    对了,她的一千两……范逸都没提起,她该不该再问一问?

    可惜,一整天她都没见到范逸的人。

    想想也对,这里是后院,要是没什么事,他当然不会过来这头,她应该明天主动去找他才是,现在已经太晚,她吃了药之后就昏昏欲睡。

    躺在床上,眼看着就要睡着,她却听见了开门声。

    “采薇,早点去歇着吧。”这丫头还担心着她,晚上常常进房里看顾她。

    “她很忠心,在外间值夜。”

    一听见范逸的嗓音,她吓得立刻坐起来。“你……你怎么来了?”问出口的瞬间,她飞快地拉起被子往胸口一遮。

    因为天气开始转热,所以她连中衣都没穿,只穿肚兜而已!

    范逸显然被她惊住,尽管她动作很快,但在她坐起身的瞬间,他已经看见了粉藕色的肚兜,甚至连蝴蝶绣样都看得一清二楚。

    “三更半夜,你到底来做什么的?”毛知佳满脸通红地捂着胸口。

    可恶,他一定看见了!

    范逸喉头滚动了下,僵硬地转开眼。“二皇子差人送一千两过来。”

    “真的?”她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范逸从怀里取出几张银票搁在床边的花架上,干脆地转过身。“还有,找个理由要你四姊立刻离开侯府。”

    毛知佳正喜孜孜地数着银票,听他这么一说,脱口道:“她今天真的找你了?”

    “不重要,重要的是,叫她赶快离开,我不想再看到她。”

    这么讨厌?“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四姊?”佟熙娴性情柔和,面貌也是上乘,应对进退,她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讨厌她。

    “看了就讨厌。”顶着毛毛的脸却恬不知耻想靠近他,教他厌恶至极。

    毛知佳突然觉得有点受伤,因为佟熙娴的脸就是她的脸啊,他说看了就讨厌,感觉就像是在说讨厌她……他可真懂得怎么伤人,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