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果不捏造一个可能性鼓舞自己,他怕自己会更加病态,甚至会将内心的愤怒化成报复,对这个世界的报复。

    而今出现了一个她,又让他知道毛毛恐怕已嫁作人妇且下落不明,他搞不清楚摆在心里最深处的到底是哪一个人。

    所以,一时失控了。

    “抱歉你个头,你们男人都一样!”渣男!

    “你明明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们明明说好要和离的,你不能这么做!”

    他可恶的行径让她想起当年恶人也是口口声声说喜欢她,却老是欺负她,又让她亲眼目睹他和其他女孩子走得很近很暧昧的样子,还害她被嘲笑……她就是这样才开始不理他的,因为她不相信他了。

    可是,她还是想他啊,她想回去,可是她回不去!

    她心里好闷,还要被他欺负……不要太瞧不起人了,以为她真的娇娇弱弱可以任他胡作非为!

    亵渎爱情的混蛋,他根本不懂爱情!

    范逸微眯起眼。“你指的你们,其中还有谁?”难不成是周正沇?

    “你管我!”怪了,他们是可以坐下来闲聊彼此爱情的交情吗?

    “我管不了你?”

    “我不用你管。”

    “我说过了,我是一时鬼迷心窍,可是其他男人会背叛你,那就是无心,难不成你还打算跟那种人在一起?”傻了,简直蠢到没边了。

    “你管我要跟谁在一起?我就是喜欢他,怎样?”恶人是很可恶,可是他真的对她很好啊,不然她干么思念他,干么偷偷把他写进书里面。

    “愚不可及!我不会与你和离,你也别想离开这里!”

    范逸自觉怒火快要压不住,起身便往外走,一开门就见纪重恩和罗与贴在门上偷听动静,冷冷睨了两人。

    “不管用什么方法,去让她把汤药喝了,否则别来见我。”

    两人见他拂袖而去的背影,对视了眼,罗与率先开口,“你看过二爷这般生气的模样吗?”

    “不曾。”

    “我也没有,而且……二爷好幼稚。”要不是亲眼目睹,他会怀疑刚刚在屋里的不是二爷。

    毛知佳被禁足在房里,但就算没禁足,她的体力也没好到可以去外头闲逛,只是一知道自己不能出门,她心里就郁闷难受。

    掌灯时分,采薇送了晚膳和汤药进门。

    “那像伙没来吧。”她恶狠狠地问着。

    “夫人,那是二爷,不是那家伙。”采薇眼角抽了下。

    早上两人的争吵声大到连她都听得一清二楚,才知道原来他们曾经协议要和离,难怪夫人对二爷一点都不上心。

    可是,二爷待夫人像是在意极了。

    “谁理他,把门关紧,别让他进来。”她暂时不想见他,而这个暂时会持续多久必须看她的心情。

    “夫人,这里是二爷的寝房。”

    “咱们回去。”谁稀罕住他房间?也不想想她会中毒是托他的福,不感激她还限制她的行动自由,这如果是在现代,她早就告他家暴和精神虐待了。

    “二爷说了,夫人不能离开这间房。”采薇叹了口气,摆饭菜时还偷觑她一眼,总觉得夫人也不是对二爷完全不在意,可偏偏铁了心要和离……莫非真的是为了周公子?

    “这是软禁!”她以为自己说得铿锵有力,可实际上她体内的毒还没解,开口就跟猫叫声没两样。

    “奴婢倒觉得这时候软禁夫人也挺好的。”

    “采薇,你被他收买了?”这就是众叛亲离的滋味?

    采薇眼角抽了下。“今儿个四姑娘让身边的大丫鬟蕙兰过来,说是要探视夫人,可二爷早就以在解毒静养为由,不准任何人打扰,可偏偏蕙兰仗着夫人是四姑娘的妹妹名义,硬是要闯。”

    “结果呢?”

    “被赶走了。”采薇努力地不让唇角上扬,对她而言能看到向来趾高气扬的蕙兰这般狼狈,她心里是有点开心的。

    毛知佳努了努嘴,不禁认同软禁挺好的,因为她不想去应付那些,尤其是跟范逸这般暧昧不明的当头,她更是无脸见佟熙娴。

    “奴婢问过海棠姊姊了,海棠姊姊说四姑娘的伤其实并不严重,要回府也是行的,偏偏四姑娘什么都没说,侯爷夫人也不好意思要她回府。”采薇之所以提这些是要让夫人明白,二爷很抢手的,连自家姊妹都想抢了。

    这么积极喔……积极是好事,她最缺的就是积极,是说现在也没有人需要她积极,喔不,她要积极地赚钱,首先要确认一千两入袋了没,就算不想见范逸,她也得先跟他谈这笔牙行。

    瞧她压根不明白,采薇叹了口气再加把劲,道:“夫人,从没听过娘家姊妹宿在出阁的中的四姑娘这么做,等于是在自毁名声。”

    “是喔。”毛知佳诧异极了。“可她是宿在大嫂的院子里。”

    “不管她宿在哪里,横竖都是在武定侯府里。”

    “这样啊……”所以佟熙娴是豁出去了,是不?既然人都这么拼了,她是不是应该配合一点,别再占着茅坑?

    瞧她若有所思,采薇心里安心了点,庆幸夫人总算听进她的话,知道要对四姑娘有所防备,也不枉费她叨念一番。

    “夫人,罗与说夫人体内还有毒,膳食要尽量清淡,这几日先忍耐点。”采薇替她布好菜,站在桌旁伺候着。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胃口。”也不知道什么毒,搞得她整天都头昏想睡,对吃也更不讲究,反正为了身体好,没胃口她还是会吃两口。

    “听说二爷也是没什么胃口,罗与想尽法子要他多吃点都不成。”

    毛知佳顿了下,哼笑了声。“那是他没用,瞧我,毒中得比他还深,我还不是照吃。”

    她得赶紧把身体养好,不然要怎么离开这里?想困住她,也不想想看他行不行。

    第九章  到底是不是?(2)

    “是啊,确实没你了得。”

    哇呜!毛知佳吓得险些跳起来,看向门口,就见他正推开帘子走进来。

    这家伙该不会是躲在那里偷听她们说话吧!

    毛知佳还惊魂未定,身侧的采薇不住地踢着她的脚,她不解抬眼,就见采薇不断地盯着桌上的菜再看向范逸,其用意不言而喻。

    毛知佳看懂了,但是她不太愿意,偏偏采薇愈踢愈大力,她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口气很随意地道:“二爷要不要一起用膳?”她随便问问,他就随便回答就好,不用太认真,因为她并不想跟他一起吃饭。

    范逸扫了眼桌面。“不用,我不吃荤。”

    毛知佳听完,很不客气地呵了一声。他敢说她还不敢听呢,她还记得他说过他发了愿吃全素,就是为了他的心上人,可是这个好像很专情很深情的渣男昨天才亲了她。

    那还发什么愿,吃什么素,她当笑话听过就算了。

    范逸自然知道她呵那一声意味什么,眸光很凉地扫了采薇一眼,采薇立刻福了福身退到外头。

    他很自然而然地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面无表情地打量她。

    毛知佳懒得理他,吃她的饭喝她的汤,就当他不存在。

    突然,喵的一声,她猛地抬眼,就见小奶猫从他衣襟处钻出来,小小的脸蛋嵌着一双大大的猫眼,还不断地朝她喵喵叫,教她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它好了吗?”

    筷子一放,她马上跑到他旁边,急着要将小奶猫接过手,他却是把小奶猫往他衣襟里塞。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奶猫都送到她面前了,还往自己的衣襟里塞……不是她要说,在设定里,他只有二十二岁,可是姊已经三十了!一个臭小子老在她面前玩心机,真的以为她是塑胶做的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