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章

作者:绿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九章  到底是不是?(1)

    开门声响打断了采薇未竟之言,见是范逸进门,采薇倒抽了口气,忙福了福身,低垂着头。

    范逸淡漠的目光扫过她,最终落在佟熙妍的脸上,确认她今日的气色更好了些。

    “你先下去。”他瞧也未瞧采薇地道。

    采薇赶忙福了福身便退下,才踏出门口,就见纪重恩和罗与一人端膳,一人背着药箱在外头候着,她乖乖地站到最后头。

    “方才你们提到周正沇?”范逸拉了张椅子就坐在床边。

    “对呀,二爷,我表哥的事……”

    “现在不方便让你去见他。”

    “我知道,但能不能先放他出来呢?我清楚我表哥的为人,他真的不可能做私贩人口的事。”她自然会顾全大局,只是忍不住想替周正沇求情。

    “就这般清楚他的为人?”范逸似笑非笑地问。莫名的,胸口一把火轰的烧起来了。

    刚刚急着求情,倒没注意,现在仔细一瞧,毛知佳才发现他今天比昨天还要阴阳怪气。

    “呃……二爷,要不好生地查,但别刑求他。”她不敢求他礼遇周正沇,只要照着正规程序来,她就满意了。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我为何要刑求他?”

    毛知佳垂着眼思忖这家伙今天吃炸药了,她还是乖一点好了。“二爷,是我口快,没恶意,只是担心他。”

    “你和他什么关系,要你这样担心他?”话一出口,范逸随即紧抿着唇,没料到自己比她还心直口快,竟连这种话都说出口,彷佛他多在意似的。

    毛知佳想的和他不同,她很认真地思索他的问题,决定要认真地回答。“我和他就是表兄妹的关系,他待我很好,我当然就待他好。”这是做人的基本处世原则了,是不?出门在外,总是要讲道义的,不然以后谁罩她?

    范逸一方面庆幸她没听出弦外之音,一方面又恼怒她竟回得这般认真。“佟熙妍,你是不是忘了你已经嫁人了?”

    “我没忘,只是咱们不是说好了,到时候你给我一笔银两,就和我和离吗?”虽然有点不舍,但一开始就说好的,她一定会履行到底。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等你跟我和离之后,就会去找周正沇?”

    “嗯。”平安侯府是回不去的,在这世界里她举目无亲,不投靠周正沇,她还能投靠谁?

    范逸直瞪着她,一股火直窜上脑门,好半晌才压抑住。“我暂时没有要与你和离,你还是先打消念头。”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他垂着眼,神色有些不耐。

    “可是你不是很想要赶紧迎娶我四姊吗?”都感觉不出她有多体贴入微、善解人意吗?

    范逸猛地抬眼,像是听见什么可怕的消息,让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他顿时黑了脸。

    “你在胡说什么?”

    “我哪有胡说?”

    “那日你回门时,我想尽办法要摆脱,你又不是不知道。”

    毛知佳傻了下,轻呀了声。

    对喔,他那天逼着她下海客串演出……所以牡丹宴上他不是生她的气,更不是恼她抢了佟熙娴的风头,所以——

    “二爷,你当初跟我说和离,不就是因为你有喜欢的人吗?”

    “不是她!”那是什么货色,凭什么他非得喜欢她不可。

    “欸……”怎么可能!是她亲自配对的,哪里容他说不就不的。“反正二爷搞错了,你喜欢的人一定是我四姊。”这是决定好的事,更动不了的设定,就是这样了。

    “原以为你只有脑袋不好,想不到连眼睛也不好。”范逸嗤笑着。“我喜不喜欢,难不成还是你决定的?”

    喂……不要愈来愈像隔壁恶人喔!她发现,只有他的个性是完全按照设定,当初她到底是多用心设计这个角色?

    “反正一定是这样,这是我之前卜算的结果。”不想跟他口水战,省得到最后她搞不清楚他到底是谁,要是把他错当成恶人就不好了。

    她太思念他了,有时候真的会觉得很混乱。

    范逸嗤之以鼻。“不是每一次卜算都一定准确,这人世间有太多变数,光是人心就难以捉摸了,一个卦象凭什么决定终身。”

    毛知佳还能说什么?她向来就不是善辩的角色,只能装乖巧地点着头敷衍,反正到最后他就会知道结局是什么。

    “言归正传,再麻烦二爷多关照一下我表哥,别让他吃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该服软她还是会服软的。

    “不要。”

    毛知佳呆住,怀疑自己听见什么。不要?那是什么鬼?

    “为什么?”她脱口问着。

    “需要原因吗?”

    “当然要,我都特地请求你帮忙了。”

    “凭什么你要我帮,我就非帮不可?”

    毛知佳张了张口,一时反驳不了。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可是昨儿个谈起时,他态度那么好,一口就答应了让她见周正沇,哪有过了一个晚上就变了个样?

    “不帮就不帮,稀罕。”拉起被子,她转过身去,懒得理他。

    莫名其妙,不知道在发什么疯!昨天还替他难过,今天就被他逼到想揍人,这人的本事已经快超越隔壁恶人了!

    “起来用膳,还要喝汤药。”

    “我不吃!”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照他这种阴阳怪气的激怒人法,她还喝什么汤药,喝什么都不会好。

    范逸微眯起眼,哼笑了声。“也行,你不吃,那只小奶猫也别想吃东西。”

    毛知佳难以置信地瞪大眼,掀起被子坐起身,死死地瞪着他。“范二爷好本事,竟拿一只猫威胁人?”这家伙根本就是隔壁恶人的复制人,不入流的威胁法百分之百地拷贝了!想当初他也是拿小毛威逼她乖乖看医生吃药的!

    “我可没威胁,纯粹是愿者上勾。”

    范逸瞅着她鲜明生动的神情,尤其那因怒气而潋潇生光的眸中,生出了不属于她这年纪的傲气和放肆,根本就和毛毛一样,可为何她不是她?

    一整晚,他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如果是她,该有多好,可是她竟打算与他和离后投靠周正沇……别作梦了,他就不和离,瞧她还能去哪?

    “你……”他怎能说出一模一样的台词?那家伙当初也是这么跟她说的,然后,现在的她也一样反驳不了……她的嘴巴为什么这么笨?

    范逸瞧她气恼又自我厌恶的神情,不禁有点恍惚。

    是她吧……是她吧……

    毛知佳瞪着他,却见他身形倾前,愈来愈靠近,愈来愈靠近,直到他吻上她的唇,瞬地她瞠圆眼,却不知道如何反应。

    他怎么可以做出跟隔壁恶人一样的事?

    怎么可以!

    她恼火地将他推开,发出砰的一声,他毫无防备地被推跌在地,门外的罗与和纪重恩忙问道——

    “二爷,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范逸淡声道,起身拉正了椅子坐下,看她就像看只发怒的猫儿,恨不得亮出爪子挠出他满身血。“抱歉,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

    “一声道歉就两清了?”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她气得声音都发颤了。

    她承认,她对他是有好感的,但那是因为他像恶人,她有好感无可厚非,但不代表她会接受他这个替身!

    “抱歉。”他依旧淡道,连他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这般荒唐。

    实在是太相似,相似到迷惑了他。

    每当毛毛被他逗到发火时,那双大眼睛中裹着淡淡雾气,眨也不眨地瞪着他瞧,他就觉可爱,这世界上再也没一个人能像她这样,教他疼进心坎,想将她占为己有。

    她二哥总说他有些病态,他也不否认。

    他守着她长大,一直等待她履行承诺那一日,岂料一场车祸让他的等待成了笑话,他压抑着怒火,告诉自己,也许她就在这个世界里,他一定会找到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