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6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谈宙碁没有停止对她的攻击,他轻触著被褥上方隆起的优美曲线。

    「别再来了。」她连忙阻止。「早餐呢?」

    谈宙碁指了指放在床头几上的托盘。托盘上放著两个夹著火腿蛋的培要、两杯柳橙汁,还有一大碗的起司酱。

    「哇!这根本就是麦当劳嘛!」

    白小六喜孜孜的拿起其中一个培要就大咬一口。「嗯!真好吃。」

    「这是我第一次吃麦当劳的食物。」谈宙碁也拿起另一个咬了一口。

    他们俩靠著床头,托盘则放在谈宙碁盘起的大腿上。

    就这样,白小六不停的埋头苦吃,而谈宙碁在吃完之後,就一直看著她吃东西的模样。

    事实上,他的注意力根本就是在白小六裸露在外的粉嫩香肩,以及如凝脂般的胸部上。

    这样的美色,带给他的刺激早已摧毁其他的思想。

    谈宙碁俯下身,用舌尖舔去落在她胸房和被褥中间的残渣,同时用下巴推开被子,好似它碍著了他。

    「我们得注意一点,别在床上留下残渣。」他咕哝道。

    「我会注意。」

    白小六喘息著,让他恣意的碰触所掀起的甜美感受,在体内不停的流窜。

    他把棉被推得更低,专心致力的品尝著新暴露出来的滑嫩肌肤,沉浸在她吐气如兰的气息中。

    完成「揭幕仪式」後,谈宙碁含住她左边的乳头,然後再换另外一边,让他们更加硬挺诱人。

    再来,他缓慢的将细碎的吻送下她的肚脯。想要再继续攻城掠地时,白小六却阻止了他。

    「我……呃……」

    她突然觉得有点口乾舌燥,差点连口水都咽不下去。「我……我不想……」

    她的声音消融在他狂霸火热的舌尖上,渴望他的吻所带来的欢愉。

    「很好,」他说。声音因欲望而浓浊。「我只要你感觉。」

    谈宙著的手滑住她的臀股,滑过她平坦无瑕的小腹,溜进她的双腿之间。他的视线停留在她傲然挺立的红梅上。

    白小六迷失了,他的激情吞没了她的理智,因他半带粗野的爱抚而呻吟出声,然後立刻又被他的唇所淹没。

    白小六呻吟,她放松的在他身下伸展自己的躯体。

    「好舒服!可是,刚吃过早餐就按摩,好像会消化不良耶!」

    在佣懒模糊的理智中,白小六突然说出这麽一句。

    「我不会让你消化不良的,我现在正想让你促进消化。」谈宙碁语带暧昧的说道。

    他在她柔滑的肌肤上印下无数个吻,再往下移了一些,开始按摩她的臀。然後将手深入她的股沟……

    感觉到白小六有一丝丝的抗拒时,他柔声劝诱。「小六,你不要抗拒。让我用我所知道的每一种方式来爱你……」

    恍惚中,白小六完全敞开了自己,不再抗拒……

    她只觉得,谈宙碁的唇温热而又有魔力一样,手指在她赤裸的身躯上游历著。他用他的舌尖带给她爱的真谛。

    谈宙碁伸出一只手指,轻画过她胸部的柔软曲线,来到尖端,不停的挑勾她的感官。

    然後,将她翻过身背对他。谈富碁跨在她臀上,用强劲的大腿肌肉夹住她,开始缓慢而坚定的按摩著她的背部。

    面对一波一波席卷而来的情欲狂浪,白小六再也无法抵挡而呻吟了。

    配合著他「爱」她的方式狂野起来,当他终於进入她身体的最深处时,一股热流朝她体内奔流。

    她依旧在狂野中奔腾。此刻,窗外的太阳早已高挂天空。

    ***

    一直到下午两三点,白小六才终於被谈宙碁从床上挖起。迷迷糊糊的她这才想起,今天谈宙碁要带她回去见他父母。

    「宙碁,我好紧张。」白小六偎在他身边低喃著。

    「为什麽?我父母不是什麽三头六臂,不会吃人的。」他宠溺的用手顺了白小六及肩的长发。

    「那……你觉得我今天这样穿可以吗?!」

    白小六有点不确定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裳。上衣是浅绿色的针织衫,下面配了一条同色系的及膝裙。

    脚上蹬著金色的高跟鞋,搭配整体的项链、耳环……

    为了要见谈宙碁的父母,她可是花了好多心思在准备。

    「很好看。你别耽心了。」

    谈宙碁好笑的直瞅著她,什麽时候这只小老虎也懂得紧张、害怕?

    「别笑我。」白小六嗔道。

    「不敢!」

    两个人就在说说笑笑间,直抵谈家大宅。

    才刚进入大厅,白小六就看见一名慈祥的中年妇女正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

    中年妇女一见他们进来,连忙站起身笑道:「终於知道回来啦,老大!」

    「嗨!老妈。」谈宙碁向母亲问候。

    「我说儿子,既然已经回家了,就别那麽假正经。这里又不是公司!」

    谈母开始数落起自己的儿子。边说著,终於发现站在谈宙碁身边的白小六。

    「这位是……」

    谈宙碁占有性的楼住白小六的细肩,说道:「她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未来的妻子?」

    妻子?白小六和谈母同时惊讶的看著他。

    不一会儿,谈母从震惊中回神过来。面容转向白小六,对她和悦的问。「你叫什麽名字。」

    谈宙碁见母亲像是在估价商品一般,上下的打量著白小六,突然心生不悦。他将白小六搂得更紧了。

    抢在白小六答话之前先开口。「白澄璐。」

    谈母思索了一会儿,总觉得这女孩儿的名字听起来恁般的熟。

    「请问你们家是不是总共有十个兄弟姊妹?」

    她灵光一闪,想起前些时日,丈夫有跟她提过白家这档子事儿。

    基於和白老爹二十多年的交情,她当然对这门亲事乐见其成。只是可苦了她被蒙在鼓里的儿子和白小六了。

    这一对情人恐怕也料想不到,他们两家的长辈会联合起来设计他们。

    「请问,你认识我父亲?」白小六惊问。

    「是啊!我们可是二十几年的老朋友了。」谈母笑道。

    她看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白小六。

    的确是很登对的一对佳偶,丈夫的确有眼光。谈母开始在描摹著她未来的儿孙图。

    「那为什麽我从来没见过您呢?」白小六有礼的问。

    「那是因为後来我们两家都忙,因此没再联络了。」谈母连忙转移话题,她可不想在这节骨眼上功亏一篑。

    谈母又再次打量著白小六,她对这个准媳妇儿可是愈看愈满意,恨不得明天就替他们筹备婚礼。

    想到这里,谈母就问:「什麽时候结婚?」

    「我们?」

    「我看就下个月好了。」谈母自顾自的说:「我得先去订饭店、订酒席,还得帮你挑礼服……」

    「伯母……」

    白小六想要开口阻止,立刻被谈宙碁捂住嘴,他示意她别出声。

    谈宙碁在她耳边低语:「就让我母亲去玩吧。反正,她恨不得把我立刻踢出家门,好让她耳根子清静一些。」

    「可是我们……」

    「你不愿嫁我?」谈宙碁怒瞪她。

    「不是……」

    「不是?那就不要多嘴。」他霸道的命令。

    白小六见他有点生气,也嘟著嘴不再说话。她没看见谈宙碁的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的流光,随之而来的又是爱怜和宠溺。

    谈宙碁彗原本就是打算近日内向白小六求婚,没想到母亲大人竟那麽快地就帮了他一个大忙。

    很快的,谈母将黄历拿了出来,当场挑了几个日子,就把婚期给定了下来。这段期间,白小六就像是个隐形人一样,一切听由他们安排。

    ***

    结婚那天,白澄璐既高兴又有点不安。

    等待婚期的这些日子,她只要试婚礼服就好。

    她觉得这一切根本就是荒谬至极,在根本没有藉口缺席的情形下,她决定要让自己艳惊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