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2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小六睁大双眼,不知所措。而谈宙碁只是稍稍吃惊了一下,随即马上恢复镇静,机智地带过这个敏感问题,但记者仍不死心。

    「听说你曾经是多位美女的护花使者,而且换女伴速度之快,在商业界中是远近驰名的。」

    记者大胆做出评论,并列举数位名女人的名字,其中竟包含了高秘书的名字。

    听得白小六心头一惊,难道高秘书说的是真的?

    「你这麽游戏人间,是否是因为你不相信婚姻?」

    「正好相反,我相信婚姻。所以当我决定结婚时,一定会跟对方白头偕老。」他说。

    「您的意思是你已有意中人,能否透露一下?」记者兴致勃勃的问。

    「很抱歉,暂时无法公布。一切等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告诉你们大家!」

    记者还是不死心。

    「听说你正与某人热恋中,而且你的单身生涯即将结束?」*

    「如果我现在就透露,必定会失去神秘感。那麽对於『谈氏企业』的宣传,岂不就功亏一篑了!」

    接下来,谈宙碁成功地将话题移转到其他关於商业上的问题,使这场讨论继续进行。

    访问结束,等商业周刊的记者以及摄影师走後,两个人又陷入沉默氛围……

    ***

    谈宙碁的脾气愈来愈暴躁,暴躁到让身为他好友的魏子奕都受不了。

    只要公事上一点小小的差错,连他都会被骂得狗血淋头。更遑论是那些可怜的小主管和职员。

    不过,唯一不动声色的就是他的贴身秘书——白小六。

    不管谈宙碁如何声色俱厉的责备她,她也不吭一声,也不掉泪。只是静静的承受她上司的责难,然後再静静的回到座位做自己的事。

    魏子奕隐约得知,谈宙碁脾气暴躁的原因就出在白小六身上,可是又不知该如何问出口。

    只得一日拖过一日、一天抱过一天。

    终於有一天,魏子奕终於忍不住了,他自认自己再也忍受不了那两人之间相敬如「冰」的气氛。

    在中午时分,他来到谈宙碁的办公室。

    果然是壁垒分明,气氛冰到最高点。

    一个人在座位上看资料,另一个就在隔壁的档案室里整理文件。

    他笑笑的走上前去。「老总,中午吃饭!」

    谈宙碁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不吃。」

    在这里吃了闭门羹,魏子奕不以为忤的笑了笑,他转移目标,走向隔壁的档案室。

    「小美人儿,吃饭。」

    正在写报表的白小六抬头看他一眼,正要说话,立刻被魏子奕阻止。

    「别再拒绝我,我已经被你二振出局,不想再来第三次。」他说。

    「如何?那些东西下午再整理吧?这又不急於一时,还是你……不愿和我一块儿吃饭?」

    他故作捧心的模样,惹得白小六发出一声笑声。看著她面露微笑,魏子奕也很高兴。

    「没有啊!我很乐意。」

    白小六站起身,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皮包,率先走了出去。

    魏子奕跟在身後,在关上办公室大门之前,他注意到从头到尾白小六和谈宙碁这两个人都没互打招呼。

    他只得对谈宙碁喊道:「我带小美人儿去老地方吃饭,不知什麽时候回来。先跟你告个假。」

    说完,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谈宙碁缓缓抬头,目光一直看著紧闭的门扉……

    ***

    魏子奕带她来到一家义式餐厅用餐,每到中午,这里总是高朋满座。得排好久才排得到位置。

    魏子奕向一位熟识的侍者打声招呼,男士立刻将他们引领到一个靠窗的座位。

    才刚坐下,白小六即闻到一股浓郁的蒜香面包的味道。「好香!」

    「是啊!这里的餐点都很不错的,我常和宙碁一块儿来这边吃。」

    魏子奕说道,并仔细观察白小六的反应。

    果然,当她听见谈宙碁的名字时,俏脸上闪过一丝犹疑的神色。

    「澄璐……」

    魏子奕正要开口,侍者刚巧送上他们的餐点,打断了他的问话。

    一壶新鲜柳澄汁摆在桌上,接著是装著牛奶和玉米片的银盘和银罐,然後是一整盘香喷喷、热腾腾的牛角面包,加上各式各样自制的果酱。

    「这是前餐吗?怎麽那麽丰富?」白小六刻意回避话题。

    「澄璐……」

    「叫我小六,我的家人和朋友都这麽叫上她拿起一片牛角面包,在上头慢慢涂抹著奶油。

    「小六,你别逃避我的话题。」魏子奕试探性的说道:「你最近和宙碁处得不太愉快?」

    「怎麽会?我自认我是一个非常尽职的秘书。他叫我做的工作,我都有如期完成。」她说。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我当然知道你最近的表现可圈可点。私底下,就连宙碁也很赞赏你的能力。」

    「哦!那真谢谢他教导有方。」白小六口气平淡。

    「小六,我看得出来。你爱上宙碁了对不对?」魏子奕的眼睛直瞅著她。

    「怎麽可能?」她死鸭子嘴硬的说:「我们才认识两个月,根本谈不上有什麽感情存在,若真的要说有,应该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况且,他不是早有了女朋友,而且还快要论及婚嫁了。」

    「什麽论及婚嫁?」魏子奕惊叫道:「我从来就没听他说过他要娶妻的事。」

    「难道没有吗?上次我明明听见高秘书说她……」白小六落寞的说。

    「等等等等,小六。你什麽时候听高秘书说了什麽?」

    魏子奕抬手阻止白小六的发言,他发现症结所在了。

    「就是他们出差提前回来那一天,高秘书突然来找我,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到最後她才告诉我宙碁早已回来,而且晚上要跟她共进晚餐,她甚至就直接明讲,早在我之前,她就已和他坠入爱河,可能过不久就……」白小六愈说愈伤心。

    「那这事,你有亲自问过宙碁吗?」

    「怎麽没有?」

    「他承认了吗?」

    「他并没有否认。」

    想起谈宙碁那天的态度,白小六就感到阵阵心寒。

    「我说小六,会不会是你误会了。」魏子奕开始帮好友辩白。

    「什麽误会,他明明……」她急得替自己找寻最有利的证据。

    「小六,听我说。宙碁我认识他也有十几年了,他的个性我最清楚。他不是个会乱搞男女关系的人。」

    「可是……」

    「我不否认他所交的女友无数,但那只是为了应酬。你也知道,身为一个大企业的总裁,若连一点交际手腕都不懂,那他根本无法在这尔虞我诈的商界势力中生存。」

    「多情;并不滥情,是他的优点。可是,真正能进驻他心的,只有你一个。别看他外表那麽冷酷无情,那只是他对这世界的伪装。我想,他若真要娶妻,你才是他今生唯一的伴侣。他不是那种会随时把『爱』挂在嘴上的男人。」

    「我?」白小六的心渐渐动摇了。她开始静下心来,努力回溯当时的景况。

    「你为什麽会知道?」

    「这就叫做旁观者清。宙碁有跟我提过,你们俩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你刚到公司报到的时候,而是在更早之前?」

    「是呀!」白程璐因那场回忆,脸上开始有了笑容。

    「当时我开著我的Hello  Kitty赶去赴宴,没想到中途却撞上了他的车,被他吓了一跳。让我觉得这个男人好可怕!」

    「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他脸上有『生气』这个表情在。你知道吗?当他的车子被撞的那一天,他回来告诉我时的脸部表情是多麽的可怕。在之前,没有一个人可以挑动他的情绪,就连我也一样。」

    「这让我十分好奇,究竟是哪个女人可以这样拨动他的情绪?刚巧你又进到这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