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1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时,白小六才惊觉到高秘书过来的目的,并非有意问她问题,而是在对她挑衅。

    「那是鹅黄色的丝质薄纱,非常具有女人味。是总裁在一家精品店看到的,坚持要我试穿。」高秘书语带暧昧。

    「这麽说来,总裁的眼光挺不错的。」

    「是不错。但是我觉得女人对男人应该要保持些许神秘感,你说对不对?」

    「是吗?」白小六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表面故作轻松地说:  「我不知道你和他一起去中部出差,那边如何了?为什麽你会先回来?不是还有三天吗?」

    「我们提早结束了,总裁要我先回来处理一些事情。」高秘书微微一笑。

    「昨天,总裁还带著我一块儿去逛街、  SHOPPING呢!」

    白小六愈听愈觉得刺耳,她的手微微颤抖著,可是又不想在别人面前失态,她只好强自镇定说道:「肚子饿了吗,要不要一块儿吃午餐?」

    高秘书低头看了一下腕表,嗲声嗲气说道:「不了,我今天还在特休中。现在我得走了,今天晚上要和总裁共进晚餐,所以我想先回家洗个澡放松一下。」

    白小六的心开始急速狂跳著。他回来了?为什麽没通知她?

    「你很吃惊吗?我觉得总裁是在追求我呢!而且听他的语气,好像是想跟我结婚呢?我觉得我好幸福哟!白秘书,当你陷入情网时,就会了解我现在的感觉。」高秘书离开时对她笑著说。

    第七章

    高秘书走後,白小六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强忍著不让满眶的泪水流下,因为泪水一旦泛流,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她真是蠢到了极点才会相信谈宙碁的鬼话,白小六拿起了外套和皮包向家里直奔。她不想在公司再多待一刻钟了。

    回到家後,她将自己整个人浸在冷水中才冷静下来,思考著今天下午所发生的事。

    他为什麽要瞒著她和高秘书交往?还是他自以为自己能够同时脚踏两条船而感到骄傲?

    而她可能只是他众多的爱情插曲之一吧!

    一想到那晚的缠绵,更是让白小六厌恨自己到了极点!

    铃——铃——

    电话铃响了,是他打来的吗?她还没准备好如何面对他,所以不打算接。

    响了好几十声,白小六乾脆把自己埋在被褥中,拒绝再听。

    夜里,她辗转难眠,翻来覆去的睡不著觉。脑海里浮现的净是那天谈宙碁来找她的那一天,是她明白自己心意的那一天;是她永生难忘的一天,更是个激情、美好的夜晚。

    早上醒来,她立志忘记过去种种,要彻底地把谈古碁忘掉。

    然而理智却明白地告诉她,要忘掉他谈何容易?在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坠入无底深渊,他早轻易掳获她的心。

    一想起今天谈宙碁有可能会来办公室,她的心就很慌乱,该用什麽样的态度面对他?

    报点的闹钟,刺耳的响起。白小六才惊觉自己在床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她立刻跳下床梳洗一番,便急急忙忙的赶到公司。

    一进办公室,就见谈宙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原本想说出口的骂人词汇,在见到他时,竟派不上用场。

    谈宙碁在看到她後,大步向她走来,抓住她的小手。「小六!你来了。」

    他对她微微一笑。

    「总裁早安!」她撇开他的手,冷冷的说。

    谈宙碁对她突如其来的冷淡感到惊讶,踌躇了一会儿。「怎麽了?是不是因为那天我没告诉你我要出差的事,所以你不高兴?」

    「不敢。还有,现在是上班时间,请称呼我『白秘书』。」她再次重申。

    「小六!如果是因为我没告诉你我要出差的事,我向你道歉!」

    「我只是拿人薪水的小秘书,怎敢对我的衣食父母发脾气。」

    「你到底怎麽了?」谈宙碁的声音极出现了恼怒与烦躁。

    「没什麽!只是最近压力比较大,有点累而已。」她说。

    谈宙碁立刻将白小六拉到了身边,仔细的看著她。「你应该在家里多多休息,瞧!都有黑眼圈了。」

    他爱怜的轻抚她的面颊。

    「谢谢总裁关心。」

    白小六的声音依旧冷淡而有礼,可是内心却因他的抚触而激动。她连忙收敛心神,希冀自已别再被他所迷惑。

    「小六!其实我昨天就回来了。」谈宙碁看著她的眼睛说道。「可是,很抱歉没有跟你联络。」

    是啊!你正和高秘书共进晚餐呢!白小六假装不知情。

    「还有,我最近恐怕不能进办公室,因为正忙著另一个新的合并案。」

    「哦?为什麽我不知道?可有我能效劳之处吗?」她故作甜美地问他。

    「不,不用。我希望这个合并案能秘密进行,等事情出头绪後,我一定会告诉你。」

    「魏特助知道吗?」

    「他还不晓得,得等我这里有点成果了,再告诉他比较好。」

    她还需要其他证明吗?事实就摆在眼前,他确实是和高秘书「有染」!

    「谈宙碁,我们分手吧!不,我们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就连『分手』都称不上。」白小六冷静有理的说。

    「为什麽?」

    「因为我讨厌脚踏两条船的男人。」

    「什麽脚踏两条船,你什麽意思?」

    这无理的指控,让谈宙碁愤怒异常,他紧箝住她的手臂,引起她一阵吃疼。

    「难道只是因为我会忙上一阵子?所以你才故意这麽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她冷笑道:  「别再找藉口了。谈总裁,我们曾经共度了美好的一天和难忘的夜晚,现在一切都game  over了。谢谢你带给我那些美好的回忆。」

    「你真的是因为了这件事在怪我?所以才说出这些话,是吗?」

    「谈总裁,我觉得你不知羞耻。你敢否认这次出差,高秘书没有跟在你身边?你敢否认你们在台中的最後一天,你没有买衣服送她?你敢否认昨天晚上你们两个没有共度烛光晚餐?」

    白小六说得咬牙切齿,胸口因愤怒而上下起伏。

    「你真是不可理喻。你真认为我这麽下流、这麽花心,在心有所属的同时,还会对其他女人饥渴到这种地步?」

    白小六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或许我对你来说是一大挑战吧!就像你对我一样。这样也好,谁也不欠谁,就让一切过去吧!我祝福你和高秘书,有情人终成眷属。」

    谈宙碁瞪著她不说话,可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紫,他握紧了拳头站在原地。

    而白小六像一阵风似的越过他,跑进女用盥洗室里,狠狠的大哭一场。

    我爱你呀,宙碁!我好爱好爱你……

    ***

    自那天两人吵架以後,两个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以前那般的冰冷。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总裁室的气氛依旧低迷。

    星期五下午,谈宙碁将参加一个极受欢迎的商业周刊的专访,由於是分内的工作,白小六不得不陪在旁边。

    当进入贵宾室时,他们相互凝视好一会儿。谈宙碁的脸色依旧深沉,白小六开始忿忿不平。

    「事实上,你不需要陪我,我从小就独立自主,不需奶妈服侍在侧。」他话中带刺。

    「这是我『贴身秘书』的工作。再说,我不希望你认为我有心逃避你。」她无视於他的嘲讽。

    两人之间随即陷入困窘的沉默,幸而因记者的出现而化解这尴尬的气氛。

    访问的过程非常顺利,他自信而且有条不紊的风采,使对话轻松又自然,而他敏捷的回答,也赢得在场记者的赞赏。

    然而没想到的是,整个话题突然转向他的私生活,以及他所交往的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