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0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有,他只是关心我,把我当个妹妹一样照顾。」

    她笑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地,白小六将她与魏子奕的关系撇得一乾二净。

    静静地看著白小六清澄的双眼,里头没有一丝欺瞒,蓦地,谈宙碁叹了口气。

    谈宙碁突然将白小六拥入怀中,将头理在她的香肩里,闷闷地说:  「我不喜欢你和其他男人太亲近。还有那天……很对不起!」

    突然,白小六懂得这男人的心思了。在刚硬的外表下,竟然会是那麽一颗脆弱的心!

    她缓缓地将双手环抱住他的腰,也顺势楼紧了他。「我也要向你道歉,那天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那天我不是故意要吼你。因为看著你醉醺醺跟著一个男人走,更没想到你被下了药。我才将你带到我的住处,我并不是……那是你的第一次吧?」

    谈宙碁温柔的抚著她的发。

    「嗯?!」

    听他这麽一说,白小六害羞的把头埋进他怀里,也倾吐了她的心意。

    「早上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那样子,而你又不在我身边。我以为你把我丢下,我好害怕!所以我只好逃跑。」

    「那现在让我补偿你,好吗?」

    谈宙碁的语气和动作变得温柔,他的行动代替了语言,双唇狂热的吻著她。

    当他将她压倒在沙发上时,白小六清楚地感觉到他全身结实的肌肉,和他那如钢铁般强劲的大腿紧压著她的力量。

    原以为他会狂暴的掠夺她的全身,没想到他只是温柔地轻吻她的唇,双手爱抚著她的脸。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为一个女人痴迷过。以前你把我气得想掐死你,现在我好想这样拥你入怀。」

    「你大概认为那是唯一叫我闭嘴的好方法!」

    「或许吧!!可是我挺想念你刚进公司来的那段日子,笨手笨脚的,让我好想欺负你。」他温柔地笑了。

    脸上的笑容缓和了他刚硬的曲线,白小六轻柔的抚著他的脸。「你应该要多笑笑,平易近人多了。」她说。

    「难道我以前就不平易近人?」

    「没错!见到你的第一面,你就威胁我。第二次见面,你就开始凶我。嫌我不会泡咖啡、不会传真、不会影印,还将会议纪录整理的一团糟,还……」

    所有未出口的话,立刻消失在谈宙碁狂猛的热吻中。

    一个世纪般的长吻结束,谈宙碁撑起自己的身子看著身下,面容娇艳的人儿,以及被他吻肿的唇瓣。她晶亮的灿眸,直瞅著他。

    「也许你现在该冲个冷水澡。」白小六音调颤抖著说。

    「耽心我会立刻将你生吞入腹?」谈宙碁用拇指端起她的下巴面对著自己。

    「我不会强迫你做不想做的事。如果你不想,我现在就可以喊停。宝贝,但是我承认,这可是我第一次和女人躺在沙发上而只有拥抱,你是唯一让我发乎情止乎礼的女人。」

    充满胸臆的喜悦朝她全身奔窜,谈宙碁再度吻她。

    这一次,她自动张开双唇迎接他。

    「小六。」他暗哑地低喃著,并将她紧紧搂住。

    他不断撩拨著她体内的急切,令她深深地娇喘了一声。因著她的这声默许,谈宙碁将她轻轻抱起,走向卧室。

    ***

    他体贴地将她轻放在床上,并在她的身旁躺了下来。白小六全身因兴奋而微颤著,回应著被他挑起的高涨欲望。

    谈宙碁轻轻地卸下她的衣衫,也卸除自己的。

    他直接压上了她的身。白小六丰润坚挺的乳房紧贴在他胸前,他们的躯体、四肢全部密合在一起。

    「让我爱你!」

    谈宙碁轻咬著她小巧的耳垂,她敏感的感受到他轻轻呼出的热气。像是受到恶魔的引诱,白小六感到全身酥软,慢慢失去了矜持的力量。

    「嗯……」

    白小六微侧过头,轻碰触到谈宙碁火热的唇。她感觉脸颊红热了起来,下腹部明显的变化使她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渴望。

    谈宙碁抚摸著她的背脊,轻轻按摩著。

    直盯著眼前的可人儿,享受她迷人、清新的韵味。清丽娇艳的面容上,展现无尽的媚态,慧黠灵秀的大眼,不同於往日的清澈,正燃烧著熊熊欲火。

    从雪白的颈项开始,他吸吮白小六胸前娇艳的红梅,大手从她湿润的花瓣处游走,经过如白玉般丰润的小腹,温柔地抚摸她滑腻的美臀。

    中指在花瓣中来回摩擦,手指有技巧的揉搓著前端小核。白小六紧咬著红艳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嗯……」

    白小六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脑门,她开始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见时机成熟,谈宙碁将白小六两只修长的腿环住自己腰际,缓缓地进入她的秘密花园。

    高潮过後极乐的快感,让泪水倏地自她眼中流下,她哭喊著谈宙碁的名字,并将脸埋在他那满是汗水的胸怀内。

    他平静地躺在她身上,将头靠著她的丰润的胸房。

    「我爱你。」

    她轻声耳语,等著他的回应,却只听到他沉睡後发出均匀的鼻息声。

    我爱你!她在心里喃喃道,并和他一起进入梦乡。

    ***

    第二天醒来时,谈宙碁已经走了。她知道他早上有个重要会议,必须早些去做准备。她埋首在留有他呼息的枕头上,努力汲取著他的气息。

    想起昨晚的甜蜜,白澄璐不禁心花怒放。

    九点整,白小六带著迷人的笑容踏进办公室,神采奕奕地和所有碰到的同事打招呼。

    一进入办公室,就听见了一句调侃的男性嗓音。「小美人儿,你怎麽那麽高兴啊?」

    魏子奕带著一脸笑容看著她。

    「魏特助,早安!」白小六高高兴兴的向他打招呼。

    「看来你昨天一定睡得很好。」魏子奕别有深意的笑著。

    看著他这样的眼光,白小六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她赶紧转换话题。「魏特助,你怎麽会在这里?待会儿不是要和总裁他们一起开会?」

    「喔!宙碁昨天没告诉你吗?他今天起要到中部去和『夏氏企业』的股东们开会一个星期。所以,这一星期我是代理总裁!」魏子奕故意抬头挺胸,下巴翘得老高。

    白小六一听,觉得很疑惑。为什麽昨晚谈宙碁不告诉她今天要出差的事?

    不过接下来,并没有大多的时间让白小六慢慢思考。由於魏子奕代理谈宙碁的总裁职务,变成她必须留在他身边帮忙。

    晚上她陪著魏子奕去参加「吴氏企业」主办的化妆品公司记者招待会,回到家已将近十一点。

    她拖著疲累的身子进门,并将自己整个人抛在沙发床上。此时,答录机里传来谈宙碁的声音。

    「小六!昨晚本想告诉你我要到中部出差几天,可是一直没机会提起。今天早上我又不想吵醒你,怕我又会控制不住自己!我会尽快回来。」

    随著谈宙碁低沉温厚的嗓音,白小六也沉沉进入梦乡,嘴上还漾著一抹灿人的笑靥。

    接下来的几天,白小六依旧忙得不可开交。

    直到星期五下午,跟著谈宙碁出差多日的高秘书突然出现在总裁办公室,穿著一袭优雅的套装。

    不知为什麽,自从她来这里以後,她常常发现高秘书总是以一种怨毒的眼神看她,可是,白小六想不透,她究竟是哪儿得罪她了?

    「抱歉,打扰你一下。」高秘书说道:「我有事情想请教你,有关下周一的『企业联会』,你认为我应该如何展现我的形象?因为前几天我和总裁一块儿出差去了,所以没时间和你商量。」

    「照你平常的样子就好。」白小六立即回答她。

    「那意思就是说,我可以穿上总裁昨天买给我的洋装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