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9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因此,直到上星期,她才见到魏子奕的面。

    下意识地,她把眼前的魏子奕拿来跟谈宙碁比较。

    谈宙碁老冷著一张脸,但魏子奕却时常笑口常开;谈宙碁比较稳重老成,而魏子奕却散发出一种大男孩的气息。同样年纪的人,却是两种不同的典型。

    一想起谈宙碁,她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

    「没有,我只是吃不下。」

    「那怎麽行?走走走,我带你去吃大餐。看你瘦不拉叽的,好像被风一吹,就会吹跑似的。」

    魏子奕热情的对白小六邀约。

    白小六在受不住魏子奕的热情邀约下,只好将手中资料放下,拿起小皮包,跟著他走出去。

    「你们要去哪里?」

    谈宙碁如一阵旋风般走进,目光凶狠的瞪著正要去吃饭的两人。

    「我说老总,我正想带著你的『贴身秘书』去用餐呀!」魏子奕凉凉说道。

    「你不用,我带她去吃就好。」

    「可是……」

    「没什麽可是,你去吃你的,别来烦我的秘书。」谈宙碁的口气中充满著浓浓的占有欲。

    「『烦』?」

    「我叫你出去,听见没有?」

    谈宙碁再一次下逐客令,这小子怎麽不会看脸色?

    「好吧!好吧!小美人儿,你老板要亲自带你去吃饭了,那我就不奉陪。下午见!」

    说完,魏子奕双手一挥,走了出去。临走前,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

    这厢的白小六还搞不清楚怎麽回事,谈宙碁已经伸手一把将她楼入怀里,他的手指像铁钳一般深深嵌入她的手臂,使她不能动弹。

    就在同时,他的唇已印了上来,舌尖强迫分开她的唇瓣,温热且亲密地寻求唇内深处的柔软。

    白小六被吓呆了。他怎麽可以在有了女朋友後,还能如此疯狂热情地吻她?

    难道他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

    她强迫自己保持毫无反应的状态,试著对他那如强盗掠夺般的舌头置之不理。

    谈宙碁随即发现白小六对他的吻没有反应,他微微放松了些,但依旧搂著她,并用舌尖温柔地舔著她的樱唇。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霎时让白小六撤去防线,一股强大的欲望冲击著她,兴奋蔓延著她身上每一根神经。

    一声娇喘後,她双手绕住他的脖子,恣意地享受著他的吻。

    这个举动,使得谈宙碁全身因兴奋而颤动不已。

    白小六的欲望因此更被挑起,排山倒海地刺激著她的所有感官,进而引起她女性深处最渴望的需求。

    「宙碁……」

    她第一次在他唇边轻唤他的名字。可是她作梦也没想到,他竟松开她,并往後退。

    他那黝深的黑眸燃烧著情欲,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是嘲讽的。

    「你果然说谎,你是在意我的!」他的声音仍然沙哑,但已控制住。「你成功地通过了我的试验。」

    「试验?什麽试验?」

    听闻此言,有如一盆冷水自她头上兜头淋下。

    「我决定将你纳入我的保护之下,如何?」

    「你要我做你的情妇?」白小六大叫道。

    她对他使出这麽卑鄙下流的诡计感到羞愤,努力试著使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她体内的每一根神经,却因欲望挑逗和挫折的冲击而仍然颤动著。

    她实在忍不住要爆发她的怒气,但是她冷静地告诉自己,宁可死也不愿让谈宙碁知道他已成功地挑起了她内心的渴望。

    「你卑鄙无耻!」

    她再一次地转身离去,这次他没拦她。

    一直到她走出办公室,她看都不看他一眼。压抑住把门摔上的冲动,她轻轻地把门带上。

    这时她才让自己的愤怒痛快泛流,快速地走过长廊,默默在心里狠狠地咒骂著谈宙碁。

    想到他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让她向欲望屈服,白小六真希望自己有权力叫他下地狱去!

    第六章

    「你快变成工作狂啦!」

    魏子奕从办公室外探头进来,关心的看著白小六。

    由於家里只有他一个独生子,因此他把白小六当成像妹妹一般的疼爱。

    她坐在桌前,努力消化著堆积如山的公事,那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有些乱乱地盘在头上,使她看起来好像一个任性的美丽少女。

    「白秘书,你的头发有些乱哟!要不要整理一下,好符合『秘书』的形象?」魏子奕故作正经的对她说。

    「啊!我马上整理。」

    白小六立刻把头上的发夹全部取下。霎时,乌发如瀑布般铺泻而下。她拿起梳子将头发梳顺,接著又要盘起。

    「别盘起来。」魏子奕阻止她。「你这样很漂亮啊!」

    「非常谢谢你的赞美。在还没来这里上班以前,我可是染了一头火红颜色的头发哟!」她笑道。

    「像公鸡那样吗?」魏子奕故作惊恐的叫。

    「是呀!」白小六也陪他笑著,他轻松的言词,让她放松了不少。

    跟魏子奕在一起,似乎没有任何压力,可以放松心情。她已经好久没这麽轻松过了。

    「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不记得宙碁有叫你留下来加班?明天也没什麽重要会议,现在应该是你的休闲享乐时间才对。」

    「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顿饭?」魏子奕问她。

    「谢谢,不过我实在有点累了。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洗个热水澡上床睡觉!」

    「好吧!这是我第二次被同一位美女拒绝,想来真是心痛!」他离开时丢下一句。「拜拜!早点回去休息吧。」

    白小六知道魏子奕是真的关心她的。

    为了不让自己心情再被谈宙碁所影响,过去这两个星期,她像疯了似地投入工作。

    渐渐地,她的努力获得了回报。她摆脱了「花瓶」的形象,也让一些不满意她的人住了嘴。

    白小六将档案夹合起,伸了个懒腰。她决定现在就要回家。

    她现在住在好友子千的公寓里,因为子千为了外甥而住到她男朋友家,所以她乾脆就来当子千的「临时管家」。

    回到子千的公寓,她看见丁哥朝她走来,并不时的在她脚边磨蹭。

    丁哥是好友子千所养的一只白色波斯猫,身体又肥又壮,而且就像小狗一样,会不时的翻过身来让人抚摸。

    为了排遣寂寞,她有时就会请子千把丁哥带回来陪她。

    她把它紧紧地搂在怀里,向厨房走去。

    白小六把冷冻食品放进了微波炉,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并到卧室换了件休闲衫。

    她整个人蜷缩在客厅的那张大沙发床里,她轻啜著白开水,感觉到一天的疲累正慢慢褪去。

    屋内流泻著柔和的轻音乐,使她昏昏欲睡。

    不料,此时门铃突然响起。白小六以为是子千回来便赶紧跑去开门。

    没想到大门一开,反而让她楞在原地,是——谈宙碁。

    「你来干什麽?」她问。

    「先让我进来。」

    白小六冷淡让开,让他进入客厅,她不明白自己怎麽会听他的话。

    「你过来!」他迳自坐在那张沙发床上。

    「那麽晚了,你来做什麽?如果没事,我想休息了。」

    「我不会打扰太久的。」谈宙碁明白她的暗示,但仍旧像个无事人一般,半靠在沙发床上。

    整个客厅,除了沙发床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位置。白小六只好在沙发床的另一端坐下。

    正当她要坐下来时,宽大的休闲衫突然滑开,露出大半香肩。

    她赶紧将衣服拉撑坐下,发现谈宙碁正凝视著她雪白柔嫩的肌肤。

    「你有一副很棒的身材,把它们遮住实在可惜。」他一本正经地评论。

    「你要我光著身子在街上裸奔吗?」

    谈宙碁打量她的目光使白小六很不自在。「你来做什麽?」

    「你……你最近和子奕走得很近。」

    他语调平和的说,可是白小六却听出了一丝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