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8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礼的对柜台小姐微笑,她走进总裁的专用电梯。很快的,电梯到达了顶楼。白小六小心翼翼的踏出电梯门。

    她缓缓的走到办公室门口,心中不断的祈祷谈宙碁最好不要在办公室,否则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白小六不禁松了一口气,却也带了点落寞。

    她看见谈宙碁的办公桌上,一杯尚未喝完的咖啡正静静的立在上头。桌上还散乱著一些文件、笔,和他的手机,显示著主人是匆匆忙忙的离开。

    白小六拿起他桌上的咖啡杯,用手轻巧巧的拂过杯缘,上面残留著些许馀温。想起昨晚他带给她的火热经验,双颊不禁炸红起来。

    正当她兀自沉思时,谈宙碁走了进来。

    他高大的身躯使这间办公室显得窄小,然而他的步履却似黑豹般地优雅。锐利眼神,使他更像一只正要觅食的黑豹。

    「你为什麽离开?」

    他绕过桌子走近她身边,拽著她的手臂问道。声音听起来刺耳而且严厉。

    白小六吓了一跳,将她的惊讶藏在心底。

    不离开?那她该拿什麽面对他?

    她可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女儿家,在那种情况下发生这样的事,已足以令她自己羞愧了半死。

    况且,她并不是他的女人,他为什麽要这样质问她?

    「我要上班。」她回答。

    「为什麽不等我一起来上班?」

    谈宙碁的独占欲在口气中表露无遗。他已经决定把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可想而知,当他从外面回来,而没看见白小六的身影时,是多麽的愤怒。

    「我……」

    威严的语气使她毫无争论的馀地,她只好放弃地耸耸肩,抬起眸子盯他。

    「你先去帮我抱杯咖啡,再过来找我。」谈宙碁指示道。

    白澄璐有些忿怒地穿过长廊,她到茶水间泡了杯咖啡後,转回办公室。并将杯子重重地放在他桌上。

    可是谈宙碁并不在座位上。

    她该怎麽面对他?他又会对她有什麽看法?

    才刚想著,就听到了开门声。

    於是她赶紧回到自己座位上,拿起档案夹,假装在阅读里面的文件。

    「你在做什麽?」他在她面前问。

    「整理下午开会资料。」她简短地回答,拒绝抬头看他。

    「我的咖啡?」他离她好近,近到她可以感觉到他呼吸温热的气息。

    「在你桌上。」

    「是蓝山还是摩卡?」

    听见这些无意义的问话,白小六抬起头来。

    「你找我有什麽事?」她问。

    「你昨天晚上为什麽随便跟个男人离开?」

    谈宙碁原本不想用那麽严厉的口气对她,因为他知道她很害怕。可是,只要一想到,昨天她差点被人玷污,心中就开始怒火横生。

    「我……」

    不等她开口,谈宙碁又说:「你知不知道,林达威是个衣冠禽兽,你怎麽会跟这种人在一起?」

    听谈宙碁愈说愈过分,许久不曾发脾气的白小六也爆发了。「我爱交什麽样的朋友是我的事,你是我的谁?凭什麽管我?」

    「我是你的上司。」谈宙碁理直气壮的开口。

    「是上司就了不起吗?是上司就可以随便探究下属的私事吗?是上司就可以将玩过的女人,随意丢在一旁,而不闻不问吗?」

    一想起昨晚差点被强暴,还有今晨谈宙碁不在她身边的那种恐慌与无助,白小六忍不住热泪盈眶。但她依旧强忍,不让眼泪落下。

    「你早上为什麽离开?」

    「我要上班!」说出口的答案十分简单。

    「这是藉口,小六。」

    「这是事实而非籍口。谈总裁,我还有事要忙,若您不想让您下午的会议再被我搞砸,请让我专心处理文件。要不,发生像上次一样的意外,我可不负责。」

    白小六的口气有点冲。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满心的苦处无处发泄,让她心绪大乱。

    「还有!请称呼我白秘书,『小六』不是你能叫的。」

    说完,她便自顾做自己的工作,不再理会谈宙碁。

    没过一会儿,她感觉到原本笼罩在自己周身的那股温暖消失。接著,听见大门砰的一声。

    随著谈宙碁的离开,白小六整个人瘫软在自己的座位上。

    ***

    从那天开始,白小六不再帮谈宙碁泡咖啡。而他也没再强求她。

    她只是镇日不停的吸收著各种商业知识,在脑海中只剩下「努力工作、努力赚钱」的意念。

    对於「贴身秘书」的工作,她愈做愈顺手,可是却愈来愈痛苦。

    她发现自己对谈宙碁的态度,自那一夜之後,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开始会牵挂他、想著他。虽然死鸭子嘴硬,但在内心深处,已经将谈宙彗放在心底小小一个角落。

    每当夜深人静,她会开始想起那一夜他对她的温柔,他对她的好。虽然只是个模糊的记忆。

    但在计较过後,她开始对他的思念愈来愈深。

    今天,她先自茶水间泡了杯咖啡,放到谈宙碁桌上。此刻,他还没进办公室。

    白小六决定,今天要笑著迎接他出现。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轻啜一口自己泡的咖啡。

    嗯!好香!原来她也可以有这样好的手艺。

    拿起桌上的留话纪录,开始用红笔在上头圈点、过滤今天的访客。

    她边哼著流行歌曲,边轻敲打著电脑键盘。不一会儿,已经完成输入档案的纪录,准备存放到另外的档案柜里。

    正当她拿起钥匙,经过微敞的大门时,一个景况映入她眼中,使她原本飞跃的心,突如其来的down到谷底。

    一位身材丰满、时髦而美艳的女子,正攀著谈宙碁的手臂不放,两个人正要进入办公室。

    她认得那个女人,是「夏氏企业」夏隆盛的独生女——夏雪儿。

    原本要上前拉开夏雪儿的她,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立刻闪到另一边的小房间窥视他们。

    「亲爱的,我已经在『凯悦』订了午餐,我爹地也会在那儿跟我们一块碰面。你不是和我爹地有事要谈吗?」

    谈宙碁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许不耐,他将办公室的门打开。

    「我知道,中午十二点我会准时到。你可以回去了。」

    「我想留下来陪你嘛!」

    夏雪儿的头撒娇似的倚向他,身体也紧贴著,瞎子也知道她想将谈宙碁生吞入腹的明显企图。

    两个人相偕走进办公室里!然後,谈宙碁回到自己位置上拿了西装外套,又和夏雪儿走了出去。

    临走之前,看了一眼白小六那空无一人的座位。

    白小六无法转移自己的视线。她看见谈宙碁的手紧搂著夏雪儿的腰。

    她的胃就像是被人重重的击了一拳,她猛然冲回办公室,关上门後紧靠在门板上,盈眶的热泪倏然而下。

    她怎麽会有这种忌妒的情绪呢?为什麽?

    谈宙碁也没对她表示过什麽?她为什麽会这麽难过?

    ***

    时值中午,白小六一反平常一休息就吃饭的惯例,她仍埋首在工作中。

    「我说,小美人儿,己经中午吃饭了,你怎麽还待在这里呀!是不是你的大老板又派给你那麽多工作让你做不完?」

    一声清亮的男音在她耳边响起,白小六抬头一看。

    「是你呀!魏特助。」

    魏子奕潇酒的将双臂撑在桌上,眼神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看得白小六全身起鸡皮疙瘩,她不懂为什麽魏特助要用这种眼神看她?

    工作一个月馀以来,白小六早自其他同事口中,听闻他的名声。

    他不仅是谈宙碁的好朋友、也是他事业上的好夥伴。像他这次远赴澳洲,就是代替公务繁忙的谈宙碁去和其他企业洽谈合作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