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7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谈宙碁将她的半个胸房吞入口中,在一阵吸吮过後,仍处在昏迷中的白小六,她的眼睛蒙蒙胧胧的微张著,口中喃喃呻吟。

    为了想解除体内的火热,她只能不断的扭动身躯。殊不知,这样的举动反而帮了谈宙碁一个大忙。他连忙将她的衣物全数卸除。

    霎时间,美丽横陈的玉体立刻呈现在他眼前。谈宙碁以赞赏的目光,慢慢浏览她的全身。

    他眼里溢满了赤裸裸的激情。光是看,并不足以纡解他被白小六娇躯挑动的欲火。

    他的双手不再客气,从白小六的脚趾开始,以缓慢的速度、画圈的方式向小腿前进,停留在她雪白柔嫩的大腿上。

    稍事休息一会,他再顺著臀部滑向腰腹,最後停留在一对坚挺的乳峰上。

    白小六只觉身体深处传来一阵阵的酥麻,一股莫名的快感油然而生。

    「嗯——」

    双手不停的在粉红的乳晕上画著圈,并开始揉捏起来。接著,他再以舌尖轻点著两朵盛开绽放的红梅。

    接著,他轻轻游走在白小六赤裸的胴体上,麻震的感觉总让她的私密花瓣传来阵阵悸动。

    白小六只能不断地扭动挣扎,并缓缓地将自己双腿微张,期许自己能够更舒服些。

    谈宙碁见状,立刻将她的双腿拉得更开,将她的秘密花园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密而柔的毛发覆盖不住微敞的花瓣。

    她只觉得原本在她身上到处溜转的力量,全移向她的下体。

    谈宙碁伸出一只手指,拨开那层秘密花园,大拇指则旋弄著她的小核,灵活的舌尖不断地在花瓣游移。

    挑逗了许久,白小六突然觉得一阵快意冲向脑门。花径中流出了源源不绝的蜜津。

    而且双腿间有一股火烫的硬物直向她袭来,一种被征服的惊悚在她全身流窜。

    她紧紧的贴向他。

    谈宙碁见时机成熟,连忙将身上的衣物全数卸除,并将自已火热的昂挺整个没入白小六的花径中。

    白小六禁不住突如其来的撕裂痛楚,叫道:「别啊!啊——」

    在痛苦的感觉还来不及侵占她整个思绪的时候,一波接著一波的快感又直冲而上。

    白小六喘息著接受他的律动,他坚挺的热力一而再、再而三的摩挲著她。

    毫无止尽的疯狂欲望主宰了谈宙碁,他的手覆上她的,十指相缠著。

    在黎明来临之前,她是属於他的——

    ***

    清晨时分,谈宙碁突然醒了过来。虽然卧室里的温度并不高,可是他赤裸的背上仍布著一层薄汗。

    谈宙碁以手肘将自己撑起,转身看著在一旁沉睡的白小六。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骄傲,却又夹杂著一股懊恼。

    自昨天她的青涩反应来看,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可是……他为什麽会对她出现这种独占的想法?

    他并不禁欲,和所有女伴的关系也是好聚好散。却独独对这笨笨的小女人……

    一回想起昨晚,她和另一名男子调笑的模样,心里的醋意开始发酵。

    虽然稍稍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却仍对她昨日随意跟别的男人走,而感到不悦。

    她怎麽会选择一个长得这麽「抱歉」的男人?而且她看不出那男的对她意图不轨吗?还傻楞楞的跟著他走。

    他搂住白小六的纤腰。刚健的身躯在她的裸体上不停地摩擦,薄唇不断的在裸露的香肩上亲吻。

    「唔——」

    白小六自梦中清醒,脸上的酡红愈来愈艳。因情欲而艳丽的面容使卧室周遭的氛围更显得妖艳。

    高耸柔嫩的双峰随著她的气息起伏,红润的嘴唇喃喃吐露不清楚的言语。

    她的指甲陷入他的肌肤。

    「求你!」

    白小六低语著,并不了解自己想求他什麽,只知道自己需要他来解除体内的火热。

    「澄璐!」

    「叫我小六!」白小六喃喃说道。

    「小六。」谈宙碁呻吟出声。

    他的唇寻觅著她身子的每一寸,有时候,他甚至用牙齿咬著、舌尖舔著、吸吮著。

    谈宙碁的双手按在她的润臀上,然後轻轻移动了一下她的双腿,让她微微弓起身子。

    他伸出一手,中指轻柔地旋弄她最敏感的小核。其他的手指也没闲著,也不断沿著花瓣缝摩擦著她。

    白小六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她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他的手指拂过她滑嫩的肌肤,捧起她的臀,温柔的将她双腿分开,昂挺进入了它专属的窝。

    白小六拱起身,手抵著他的肩膀。谈宙碁只是不停的撤退进入、撤退进入,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她喘息著接受他带给她的律动欢愉。

    谈宙碁的唇一直没离开过她的红艳,他的下腹与坚实的胸肌性感的偎著她不断移动,不停地带她飞入云端。

    倏地,一股灼热突然自他的身躯射出,双双达到高潮,白小六蒙胧地只觉眼前的景色,已经幻化成绚丽的色彩。

    大概有一世纪之久,谈宙碁的动作缓了下来,他的手怜爱地轻抚著她汗湿的秀发,并给了她一个深而长的吻。

    「唔——」

    她喘了一口气,想把浑沌的思绪重组,却依旧找不到出口。她目光迷蒙的看著谈宙碁。「你——」

    「这只是中途休息站而已!」他笑道,然後又开始律动了起来,而且是愈来愈快,愈来愈猛。

    像是被电流连续袭击一般,一阵大过一阵的欢愉向她周身狂窜。白小六体内的火焰也被燃烧的愈来愈旺。

    直到谈宙碁最後用最快速、最猛烈的冲刺,她的花径发出一连串的痉挛。这场欢爱,才又停止。

    ***

    「嗯——」

    微掀开沉重的眼皮,白小六从一场奇异的梦境中醒来。她的手拢过一头凌乱的秀发,揉搓著犯疼的大阳穴。

    「好疼……」

    脑袋里好像有一团鼓乐队,正在那儿左敲敲、右打打,让她的头痛得快要爆掉了似的。

    好像……昨夜好像……

    蒙胧间,她好像闻到一股熟悉的男性麝香味。她强迫自己回想昨天宴会後的片段,却怎麽也想不起来。

    可是这种感觉却又如此真实。

    她似乎可以听得到谈宙碁热情的言语,感觉到他的手轻抚过她的肌肤,感觉到他占有性的侵略她的唇……

    「天!我怎麽全身酸痛的不得了?」白小六忍不住惊呼出声。

    尤其是双腿间,获疼的感觉更加明显。可是,她仍理不出个头绪。

    白小六紧抓著覆在自己身上的被单,这里的环境一切都是那麽的陌生,在看清楚周遭陌生的环境後,她昏沉的意志终於清醒。

    她猛然坐起,拉开被单,看见了床单上的斑斑血渍。这不是梦!

    她只记得昨天酒醉,然後……然後……

    白小六转头,发现旁边的椅子上有一件眼熟的衣装,是昨晚谈宙碁穿的。

    她怎麽会糊涂到跟他……他人呢?

    「该死的你,你打算拿我怎麽办?」

    羞忿的泪水自她脸上蜿蜒而下。

    白小六决定自己必须离开这里,她对床上的那一片凌乱完全视而不见。只是努力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并穿戴妥当。

    她跳下床,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见四周没有任何人影,她迅速的跑下楼,消失在大门外。

    第五章

    早上九点,白小六准时出现在「东联集团」门口。

    和当初一样,她又开始在门口不停的来回踱步。只是此次的心境完全不同,她不敢面对谈宙碁。

    只要一想起昨晚!她的心就开始纷乱不已。

    九点五分、十分、十三分……随著分针慢慢的滑过,白小六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了。

    就当昨天是场意外!她有点苦涩的想。

    重新调整自己的心绪,她鼓起勇气走进「东联集团」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