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6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恶的臭男人!白小六在心中暗自低咒。

    谈宙碁将她带来这个宴会场所後,就直接把她晾在一旁当花瓶。

    什麽洽公?他根本就是来这里「寻花问柳」。

    「啊烦死了!」

    她不停的调整站姿,这场宴会比她以往参加的宴会都还来得无聊透了。

    原本以为她终於可以大展长才了!毕竟以她参加过各种政商名流宴会的交际手腕来说,如果她今天是来与人「斡旋」的,应该是没有问题。

    谁知,这简直是个天大的错误!

    「小六!」

    听到一声似曾相识的声音,白小六狐疑的侧头看去。

    一名长相平庸的男子拿著酒杯走到她面前停下。

    她在脑海中开始思索这个人的名字,无奈想了许久仍没什麽结果。白小六有礼的问。「请问你是——」

    「我是达威,是『林氏企业』的接班人,我们见过好几次面,你忘了?」男子彬彬有礼的自我介绍。

    「呃?!」她参加过那麽多的宴会,每次都来来去去那麽多的人。哪会记得他是谁?

    而且这种长相毫不起眼的男人,她根本一点印象也没有。

    林达威见白小六想不起他是谁的模样,神情中显露出一丝落寞。

    「没关系!相逢自是有缘,我记得你就行了。」他将手中的一杯酒递给她。「喝一杯吧!」

    白小六看了一眼依旧在舞池中漫舞的谈宙碁,再看看林达威一眼,赌气似的接过他手中的鸡尾酒,咕噜一声,直接吞入腹。

    「当心别呛著了。」林达威体贴的拍拍她的肩。

    白小六没有留意,当她将这杯酒喝下去的同时,林达威的眼睛里突然窜出一抹诡谲的光芒。

    她的酒量本来就不好,才刚喝下没多久,双颊就开始烧红。步履开始有些蹒跚不稳。

    「我……嗝……醉了!」

    她迷迷糊糊的低语。脑袋昏沉的想抓个物体支撑她会软下的重量。

    「对!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林达威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不等她回答,就架起了她的手臂。

    他并没发现,有一道锐利的眼神一直看著他的一举一动。

    白小六任由林达威扶著,经过了大厅,走出了大门,来到外面的停车场。

    「我……我眼前好花……」

    白小六倚著一旁的栏柱,脑袋一片空白。

    「你等会,我去将车子开出来。你乖乖靠著不要动哟!」林达威再度哄著她。

    「嗯!」她嘤咛了一声。

    没多久,林达威将倚在栏柱上的她,强行拖进他车子的後座,垂涎的看著眼前的美人儿,手有些颤抖的朝她伸去。

    原本昏昏沉沉的白小六感觉到有一双毛茸茸的手正在她肩膀上来回游移。

    她挥了挥,想将这恼人的手拨开,却没有任何气力……

    「放……放……开我!」

    她想挣脱,那人的力气比她大大多了。白小六想躲却躲不开,只能任由那恶心的手在她身上游走……

    林达威兴奋的抖颤著双手,在白小六的香肩上来回轻抚著。

    他一边解开白小六身後的拉链,一边想像著待会的无限春色。

    他已经垂涎白小六很久了,只要得到她,并且成为「白氏企业」的女婿,那麽他就可以少奋斗三十年,有花不完的财产。

    想到这里,他就兴奋的不能自己!他只想赶快得到白小六,根本不在意在这里究竟会不会有人发现他的恶行。

    拉链已解开了一半,白小六与套装同样色款的嫩绿色胸罩即将呼之欲出,包裹在胸罩内的丰润胸房,又引起林达威一阵饥渴。他瞪视著前方的美景,缓缓地伸出魔爪……

    第四章

    谈宙碁一直跟在林达威的身後。才刚进入停车场,立刻听到白小六的呼救,他赶紧循声跑去。

    「走开……走开……」

    白小六拼命挣扎,她手脚并用的想踢开那个侵犯她的坏蛋,可是却效果不彰。

    「住手!」

    谈宙碁怒喝一声,见到眼前的景况,顿时让他怒火狂生,他疾速的朝林达威扑了过去,并提起他的衣领,一个抬腿就踢向他的腹部。

    「啊——」

    林达威痛得紧抱腹部,跪在地上。

    「你这个禽兽!」

    谈宙碁还不放过他,他愤怒极了。又是一个侧踢,再度将正想站起身的林达威踢回地上。

    那个人竟敢对白小六不轨?他会要他付出代价的。

    「你是『林氏企业』的长子,林达威吧?」他愤怒的说。「你竟然敢动我的女人!回去告诉你父亲,我们『谈氏企业』决定撤掉对你们的援助。从此,不再与你们合作。」

    林达威抹掉嘴角边的血丝,他恨恨的爬起身,防备的看著谈宙碁。

    「别以为你是『谈氏企业』的总裁,就可以这样命令人。白小六根本与你毫不相干,你干嘛坏我的好事?」

    林达威逞能的说道。妈的,怎麽半途杀出这个程咬金。

    「我刚才说过,白澄璐是我的女人。你敢动她,就是和『谈氏企业』为敌。你应该清楚『谈氏企业』对付敌人的手段!」

    「你……」

    「滚!」谈宙碁冷冷的说道。

    林达威惨白著脸.他连滚带爬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谈宙碁立刻转回白小六身边,先将她身後的拉链拉好,再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并按在她身上,轻拍著她依旧颤抖的背。

    「没事了,你安全了。」

    他温柔的抚著她的发,因方才的挣扎,让她原本盘在头上的发辫,全部披散而下。

    谈宙碁这才发现,原来她的头发是那麽的美。这麽美的头发为什麽要将它藏起来?

    他将她紧拥在怀,突然想起方才他对林达威所说的一句话:白澄璐是我的女人……

    什麽时候,她进驻他的心了呢?

    而且,他并不会对这句像誓言一般的誓词感到不悦或是恼怒,反而将它视为理所当然。

    谈宙碁决定,从此以後,应该要把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我们回去吧!」他轻柔的对白小六低语。

    而她只是嘤咛一声,就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谈宙碁仔细瞧著她仍酡红的脸,以及她身躯无意识的扭动,突然骂了一句。「该死!」

    她被下药了!可恶的林达威!

    谈宙碁将她打横抱起,走向自己的车子。将她安顿好後,立刻发动引擎,呼啸而去——

    ***

    「澄璐,醒醒!澄璐!」

    男人轻喃的呼唤著女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试图将她唤醒。

    屋内的暖意混合著男性独有的麝香味,刺激著男人和女人的感官。

    「嗯——」

    男人将女人的手拉环住自己的颈项,将头理在她的锁骨间。温热的呼息,让女人不住的微颤。

    谈宙碁以他的唇齿,缓缓地脱下白小六身上的束缚。这是个极为艰钜的浩大工程。不过,他甘之如饴。

    谈宙碁深深地吻著他身躯下的女人,舌尖滑进她的小嘴。炽热的眼神游移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他把脸整个理人刚自衣料中蹦跳而出的丰软胸房中间。贪婪的汲取她的体香,并用舌尖品当她的光滑与细致。

    当他的唇爬升到那有如蓓蕾一般的红艳时,他更爱极的舔舐著、轻啮著,最後更将它含入嘴中吸吮著。

    「嗯——你——」

    谈宙碁可以听到白小六的呻吟与低喃,更激起了他体内的狂涛。他的手开始不耐的卸除她身上的衣物。

    「我要你身体的每一寸,你知道吗?」

    他蜻蜓点水般的从她光洁的额头开始吻起,经过太阳穴,来到她小巧的耳内,不停的旋绕、舔舐她的耳窝,令她全身颤抖。

    然後,谈宙碁的嘴再回到她丰润的胸房上。就像是个顽皮的小男孩在舔舐著他向往已久的霜淇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