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5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小六焦躁的叹了一口气,眼看离邮差收信的时间不到半小时,而她必须在三十分钟之内将机器修好、完成影印工作、并且把邮件寄出。

    她再度打开影印机的门,仔细瞧著机器的转轮以及一大堆她不熟悉的零件。

    白小六承认,她的在校成绩不是挺好,可是仍过得去;打字打得不是挺快,但至少不是一分钟一个字;现在,她尚可以泡出一杯好咖啡,虽然十次中有九次属於失败作品。

    可是,一遇到故障的机器,她就完全投降。

    根据有限的学校经验,她按了几个钮,将里面的机器不断的推拉,然後再将碳粉匣拿出。

    将碳粉匣轻轻摇了几下,希望藉此能让它均匀一些,这时机器突然喷出黑雾,弄脏了她的手臂。

    「Mygod!」她大叫著,注视这一团糟。

    现在办公室里除了她之外,没有其他人,那这些东西该怎麽办?

    眼看著时间愈来愈紧迫,她的心情也愈来愈著急。

    最後,她只得放弃这台影印机。决定等其他人在的时候,再来求救。

    ***

    星期一,在总裁办公室里,又引起了一场不小的战争。

    「白——澄——璐,你给我过来。」

    怒吼的男声依旧,怯怯懦儒的女声回应也依旧。

    「我……我不是故意的……」

    若不幸经过总裁办公室的人,一定会被里头爆吼的男声给吓到,原来平日严肃的总裁,也会有如此「热情」的一面。

    「你说,这台影印机是怎麽回事?」

    白小六看著谈宙碁身上的衣服被碳粉弄得一片污渍,且狼狈不堪。只得把大前天遇到的情况说出。

    「你不会请工程部门的人来修理吗?」

    「因为,我对他们还不熟嘛!所以……」

    「你不会请高秘书吗?公司上上下下那麽多人,你不是可以请教他们?要不,直接找厂商派人来处理,不是更快?」

    谈宙碁已经气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那你说,这份文件又是怎麽一回事?」

    谈宙碁怒不可遏的看著面前怯怯懦儒的小女人。

    「我只是要传真过去,没想到半途卡纸,我用力一扯,就……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好!我再问你,为什麽我们明明只向厂商订了一百万元的货,为什麽单据上却是一千万元?」

    「因为那时影印机坏了,你们又不在,我只能凭著上面没被黑墨喷到的地方重誊一遍。哪里知道会多出一个零?」

    「小姐!你是学商的不是?多一个零和少一个零,对一家跨国企业而言,是多麽严重的事。」

    「我……」我真的不知道。这句话只敢在自己心中盘旋,不敢说出口。

    「我说过,只要你再犯一次错,我就请你走路。看在方律师的面子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的行径。现在我决定,『谈氏企业』没有办法留你,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不……别这样。」白小六急慌了。

    「我……我承认,我对这些商业知识根本就一窍不通。可是我会努力学、努力改,求你不要不要将我开除。如果我没有这份工作,那我们白家……」

    一想起父兄,白小六的眼泪扑簌簌的直落而下。如果她真的被开除了,三个月後该怎麽办?

    她不忍心看著白家就这样变得支离破碎、分崩离析啊!

    「你……」

    看著白小六一脸的梨花带泪,谈宙碁突然觉得自己惯有的冷静与理智,似乎都在遇上这个处处坏事的小妮子後,完全瓦解。

    「再给你最後一次机会。」他清了清喉咙,缓声说道:「如果这次你再将这机会搞砸,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谢、谢谢你!」

    知道自己不用被开除,白小六欣喜的向他道谢。

    「还不去工作?」

    谈宙碁知道,自己又再一次原谅了她。

    ***

    隔了几日,这天早晨较前几天来得清爽,暖和的太阳正如白小六的心情写照。

    喜悦使她原本姣好的容貌更增添一份红润的娇羞,她喜孜孜地踏著轻快的步伐向「东联集团」的大楼走去。

    她轻盈的身躯优雅地走进电梯,使得经过她面前的男士们都目不转睛的盯著她瞧。

    白小六觉得人生真是太美好了。她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装扮,是粉粉嫩嫩的粉绿色连身长裙,内罩一件无肩带的胸衣,微露香肩。

    她并上了比平常稍浓的妆,蓝色眼影将一双乌亮的黑眸衬托得异常明亮,水水嫩嫩的粉红唇彩更增添几分妩媚。

    她感觉到自已正散发出无穷的魅力,一心希望大老板谈宙碁能够称赞她一下。

    在她出过那麽多次的差错之後,她希望今天能够稍稍的弥补一下她的迷糊。

    今天晚上,是某家企业老板所举办的一场服装发表会的晚宴。谈宙碁说要带她出去「见见世面」

    白小六高兴得不得了,有好久的时间,她都没有参加这样的聚会了,她打定主意,非玩得够本不可。

    「嗨!」白小六踏出电梯时,高秘书正好要进电梯,白小六微笑向她招呼。「早安!」

    可是,高秘书只斜眼瞟了她一下,尖锐的目光使她觉得好像被鞭子抽了一下,浑身好不自在。「早安。」

    说完,就迳自走进电梯去了。

    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白小六瞥见了高秘书一抹怨毒的目光。为什麽?她做了什麽得罪她了?

    高秘书是她第一天上班时,带她去见谈宙碁的那位美女。

    听其他的秘书同事说,她原本也是谈宙碁身边的贴身秘书,後来不知为什麽,谈宙碁将高秘书换掉,而改成由自己来接替她的职务。

    高秘书比她还要资深呀!应该是自己留在老板身边才对,怎麽会变成她呢?

    这个问题,从白小姐进来开始,一直盘旋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每每开口想问谈宙碁原因,却老是被他冷峻的面孔和严厉的语言吓到,哪还敢问?

    心中的问题就一直延宕至今。

    来到办公室时,白小六不自觉地停下脚步,在门口踌躇不已。他会怎麽看待她这身装扮?如果不得体,该怎麽办?

    鼓起勇气,她开门走了进去。谈宙碁果然已在座位上阅读早报了。

    「你今天来好早喔。」现在才八点五十分。

    「我习惯了。」

    谈宙碁自早报中抬头看她一眼,没想到这一看,竟让他呆楞了半晌。

    「怎麽?不好看吗?还是不适合今天晚上的场合?如果不行,我可以回去把它换掉。」

    见谈宙碁都不说话,白小六以为自己又搞砸了。不过,这次回去把衣服换掉应该可以补救得来吧?

    「不会!这样很好。」

    「真的?」白小六亮灿灿的眼眸直看著谈宙碁。「太好了,我以为这次又被我搞砸了。」

    谈宙碁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听在她耳里,不禁雀跃三分,心头有如小鹿乱撞一般。

    「搞砸?」谈宙碁疑惑的问。

    「是呀!上班这两个礼拜以来,出了很多差错。再加上你说今天这个宴会很重要,所以我很害怕……」

    「不会。你这样穿刚好。」他说。

    「真的吗?谢谢你!我去工作罗!」

    说完,白小六高高兴兴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开始一天的工作。

    而她不知道的是,谈宙碁的眼光一直落在她身上……

    ***

    偌大的宴会大厅里,乐队正演奏著悦耳的华尔滋。

    舞池中,丽影对对,所有的男女宾客皆沉醉在这悠扬的音乐中。

    可是,白小六的脸蛋上没有任何表情,原本晶莹澄亮的大眼蒙上浓浓的不悦。

    红润的小嘴微嘟,目光随意地落在舞池中亲热相拥的一对佳偶上。

    那对亲密相拥的佳偶,男的正是她的大老板;女的则是不知哪个企业的千金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