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章

作者:童真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见那男人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她下定决心拖延时间。

    「好,我下车。可是得请你冷静下来後,我再下车。」

    谈宙碁把两只手臂搁在车窗边,将脸贴向玻璃。「我建议你,乖乖照我的话去做,免得让我更生气。」

    见他似乎可以讲理,白小六鼓起勇气对男人说道:「先生,如果你是因为你的车屁股受伤而怪我,那就是你的不对!」

    「是吗?我怀疑。」他嘲讽道。

    「是啊!是你自己突然减缓速度,不能怪我!」

    白小六瞄了一眼那辆凯迪拉克的车屁股,是受了点损伤。可是,还是没有她的Hello  Kitty来得可怜。

    噢!她的心肝宝贝——

    白小六又看了一眼车头上摇摇欲坠的Hello  Kitty,伤心欲泣。

    「对呀!本来就是你的错。若不是你,我的  Hello  Kitty就不会变成这样。」

    想到这里,她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

    谈宙碁一直提醒自己别轻易动怒,可是这女子的一言一行,却令他一向引以自豪的自制力,有逐渐瓦解的现象。

    明明就是她撞上来,偏偏强词夺理是他的错?!

    他向来就不是个仁慈的人。谈雷碁自腰间拿起手机,拨了一组号码。

    「察局?我这里是……」

    还没说完,就听到碰的一声,他的手机立刻被匆忙下车的白小六抢了过去。

    白小六急忙忙的将手机上的通话键按取消,再丢还给他。

    开玩笑!这告到警察局还得了?明天她一定会上社会版头条。而且是很难看的那一种。

    一想起那些八卦杂志会怎麽乱写,白小六的嚣张气焰立刻消失无踪。

    「我……我下来了。你想怎样?」她故作镇定的问。

    「你撞了我的车,该怎麽赔?」谈宙碁的声音依旧冷酷。

    白小六看了看前面的凯迪拉克。没什麽太大的损害呀!只不过是他车子屁股被撞歪了一边。反观她的Kitty可是整个歪掉了。

    害她必须重新将它送入修车厂维修。啊——可恶!

    「没……你的车子没什麽大碍呀?」

    「是吗?那这是什麽?」他指了指被撞歪的车屁股。

    「大……大不了赔钱嘛!喂!给你。」

    白小六自皮夹里拿出一叠钞票递给他。

    「你认为这样赔钱就可了事?」

    「要不,你要怎麽办?」

    白小六偷偷瞄了一眼腕表。糟糕,宴会快迟到了!

    「我要你立刻修好它。」谈宙碁冷沉的说。

    「开玩笑!我又不是修车的,怎麽能帮你修嘛!赔钱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收不收随便你。」

    谈宙碁并没有接过她手中的钞票,立刻转身坐回自己车里,油门一踩,快速的消失在她眼前。

    临走前,对白小六撂下一句。

    「小姐!你没事别把劳斯莱斯的marker换成了Hello  Kitty,不仅幼稚,而且难看!」

    「喂你回来呀!你这个怪人,你你回来呀!」

    此时,白小六才惊觉她不该逞一时口舌之快。

    如果方才她能好言好语的跟他说话,或许那男人会发发慈悲载她一程。现在这样子,她该怎麽办?

    车子无法动弹,她总不能学阻街女郎一样,把裙子撩起,对那些来往车辆伸大腿吧!

    白小六无语问苍天!

    在「东联集团」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里,一名身材挺俊的男子,正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外头的景色。

    谈宙碁,曾经是个不经事的顽劣少年。如今,却成了一名跨国企业的主事者。

    年方满三十的他,在短短两年内,成为「东联集团」坐拥实权的总裁。

    放眼天下,有多少男子能在三十岁时就能像他有今天这样的地位?这是他有些骄傲的。

    两年前,「东联集团」的主事者仍是他的父亲——谈东远。

    若不是谈东远心脏病突发的关系,让老人警觉到自己不能再过度操劳,必须交棒的话,或许他今天仍旧是个安於逸乐的大少爷!

    但是,世人绝对不会知道他为了接掌自家企业,做过多少努力。在他人眼中,他永远是个捡现成便宜的总裁。

    可是,事实证明,他天生而来的王者气势,以且独断的经商手腕,和其父相比毫不逊色。

    卓越的商业头脑,也足以让外界对谈氏企业礼让三分。

    为了今天早上的重要会议,谈宙碁已经有三天的时间待在公司里奋斗。

    他有自信,和「夏氏企业」的合作方案,今天一定可以成功的达成目标。到时候,谈氏就可以在澳洲站稳脚步,离他的理想目标更向前迈进。

    该是踌躇满志的男人,现在却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外面的景色。

    他昂然挺立的背影,给人一种桀傲不驯,充满侵略的感觉。令人望而生畏。

    刚毅有型的脸上找不出平日自信满满的样子,他敛眉深锁,正在为另外一件事而烦躁。

    他并不多愁善感,因为这太浪费时间。而且他也早已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别扭年纪,若还浪费在这些风花雪月的事上头,那才叫浪费生命。

    所以,当他一早发现放在他桌上的传真文件时,眉头突然开始深锁。

    回头瞥了一眼父亲传真过来的文件,他突然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谈宙碁转回办公桌前,按下了内线对讲机,没等来人出声,立即道:「子奕,上来!」

    说完,他将目光调到传真文件上头。

    没过一会,一名身著黑色西装的俊美男子打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走进,随後惬意的将自己抛在舒适的大沙发上。

    「找我啥事?」身为谈宙碁的死党兼特别助理,男子嘴中满是调侃的口吻。

    「听说你昨晚惹到了一个大麻烦?」谈宙碁头也不抬的问道。

    「说到麻烦,你的麻烦似乎不比我小。」

    名唤子奕的男子跳下沙发,稳健的步伐直朝谈宙碁走去。来到办公桌前,他指了指谈宙碁手上的文件。

    「你看过了?」

    「没有。不过看你眉头深锁的样子,应该是个不小的麻烦!有什麽不对?」

    「这是今天早上,我父亲传真过来的一份文件。」

    谈宙碁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了子奕。子奕来来回回的将文件翻了好几遍,每看一次,眼睛就睁得愈大。

    看完後,他轻吹了一声口哨说:  「你父亲真是个老狐狸!怎麽用这种方法来威胁你?」

    「老狐狸?!」谈宙碁的语气里满是嘲讽的意味,这称呼还挺贴切的。

    子奕将手中的资料还给谈宙碁,关心的问道:「你想怎麽做?答应、还是不答应?」

    谈宙碁并不回答,反问:「如果是你,你会答应吗?」

    子奕沉思了一会,说道:「站在公司的立场,我会接受。毕竟能获得白家的帮助,对我们未来进军澳洲的计画颇有助益。」

    一年的心血,难道就要这样让它付诸流水吗?

    「是啊!我若是不答应他的条件,就必须让出和『夏氏企业』合作计画的主导权。并且让一些无用的人去接手……」

    「可是,若只是为了这一点小事就要剥夺你的主导权,谈老爷也未免太小题大作了吧?」魏子奕狐疑道:「我怀疑他另有目的。」

    「哦?」谈雷碁挑眉看著好友。

    「想想看,若只是为了介绍好友的女儿进入公司做事,何必那麽大费周章?况且,她不过是来『商业实习』,为什麽一定要是你的『贴身秘书』?这其中……」魏子奕突然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什麽?」

    「我觉得你父亲是想塞个女人给你,好让你早日成家立业,他好抱金孙。」魏子奕替自己的聪明想法感到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