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3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如今说什幺都太迟了,怪只怪自己以为可以跳脱红尘之外,一心相信她绝不会人落入男欢女爱的窠臼中,到头来却损兵折将、丢心落肺!

    真是欲哭无泪啊!

    第一次,她像个失控的小女人,抓起脚上的拖鞋,向紧闭的房门砸了去。

    纪孟然听着倪黛眉行为失控的砸门声,继而一愣,纷乱一如秋天的小雨,滴滴答答搅得人心烦意乱,再回首,他一语劈下,"雪莉,用这种方法逼婚,不高明哦!"俊杰冷漠的脸庞上始没有笑痕,冷霸的眸子闪映着令人窒息的光,"说,是谁的?”

    "是……是你的。"雪莉心虚声弱,梨花带雨的丽容却已打动不了他的心。

    "说实话!"他随时可能会爆发喷出岩浆的眸子,敛者无情的戾气紧扣着雪莉的柔腕。

    她突然怕了,真的怕了。

    纪孟然从未展现过这种阴騺的冷酷作风,她赫然觉得自己不曾真正认识过他,忽地一转念,决定不玩了。

    她一把使劲儿地甩开他钳紧的手,拔腿就逃。

    纪孟然反倒愣在原地。

    "如果当初你没碰过她,人家也不会拿这个理由来威胁你!"倪黛眉忽然像个鬼怒般地出现在他身后,冷冷嗤嘲道。

    纪孟然刀镌的脸旋即僵硬起来,斜射出阴森寒气,"你给我闭嘴!"才转过身,就看见她肿胀的脸,本想伸手抚摸她,却为她寡言的眸光所叱退。

    "你以为为你是什么东西,总是对我大呼小叫,那你与纽约监狱的罪犯又有什么差距?"瞳孔一缩,瞳里的火焰立即敛成一个极点,散发着兽类绝地反击的狡酷。

    "你又好到哪里去了?凭什么编我不是,你只不过是以八次婚姻作为包装,让你的性行为合理化﹐相较于我们又高明多少?起码,雪莉的第一次是给了我!"

    "你真可恨、也可悲,标准的处女膜情结的崇拜者!"团团的簇火烧得冷青,也燃得狂暴,更淬着妒忌不满。

    她不会告诉他,她也是处女!好借此满足他虚荣的大男人主义!

    除非,他能够在他认定"不完美"  的形象之下爱上她,否则,她不会开口求他怜爱自己。

    倔强的女人想获得真爱的机会,总是比温柔的女子来得艰辛与耗时,倪黛眉似乎没有看清这点,一劲儿地淬瞪着纪孟然,发胀的脸似乎更肿了些。

    纪孟然天生吃软不吃硬,英冷的俊颜更形森冽,"你这脸准是那些受不了你尖酸刻薄话峰的人赏给你的吧?我该说打得好,还是佯装同情?"男人向来不愿输在台面上,挖苦也就如掘土越凿越深。

    "纪孟然,你这个魔鬼,你损人的本事岂会在我之下。我早就说过咱们根本不合,果不其然,这桩婚姻在你的劣根性与口不择言下,早已名存实亡;我不会再留下来受罪了!"愤怒的视界已被猩红的烈焰遮蔽,再也眺不见光明。

    "你不用走,明天,我就要去南美,这屋子留给你一个人,爱怎办就怎幺办!不过,别忘了去向我父母请安,三个月的时间约定未到,你就必须履约而行!'话一撂下,他便七窍生烟地甩门进了卧室收拾行李。

    倪黛眉顿时如震断的钟摆,停格了。

    他去南美哪里?为什幺要离开?离开多久?还会再回来吗?

    一连串的问题倏地如爆涨的汽泡,不断地自心底冒了出来,辛辣呛鼻的感觉也弥漫整个喉间,说不出是不舍,还是恍然失去时的不能适应。

    她像找不到舵手的无助船员,只能随波漂流。

    为什幺?他为什幺要走?

    她好想问他,像一个真正的妻子基于爱、也基权利,间问他,为何要离开?

    但是,成串的酸涩化作无言直往肚里吞,始终未开口。

    铃……午夜的电话铃声总是报优不报喜。

    "请问是纪公馆吗?"

    对方有着西班牙语系的口音,更让倪黛眉整个心如濒临绷断的琴弦。

    "是。"

    "请问纪夫人在吗?"话筒对端的声音似乎有着揣揣难安的呼吸声。

    "我就是。您是?"恐惧顿时织罩得她透不过气来。

    "我是欧汀。"

    "欧汀先生,请问--有什幺事?"窒息难耐的思绪不断干扰她的冷静。

    "我们的人没有接到纪先生,所以,我们想由你这边了解他的情况。"欧汀平稳的语气还是传达了他的忧心。

    老天,她连他去欧汀那里的事都不知道,更逞论是知道他的去向!登时她好自责,是她将他推出自己身边的!如今他去向不明,实在令她坐立难安。

    "对不起,他没有和我联络,不知道你是否查过他搭乘的班机可有登机记录?"她虽慌却企图从这纷乱中找到平衡点。

    "我们查过了。他的确有登机,但是我们没接着。"

    欧订十分冷静。

    "什幺?"难道纪孟然被人绑架?不!"你们与他错过的时间有多久?"她再次问道。

    "四小时。"欧汀也为自己的臆测感到恐惧。

    "我想外子可能发生意外了,如果方便请留下您的电话,我相信如果这是绑架,那幺,我将会接到对方的电话,到时若需要您的支持,烦请您大力支持,我们将非常感激。"忽然,她忍住哀恸、勇于迎向挑战。

    "当然,纪夫人请随时与我们联络。"欧汀直觉纪孟然能娶得此妻,胜过千军万马。

    挂上电话后,倪黛眉忙不迭地取出她的通讯簿,翻找着山口尝君的电话,这时客厅的电话又响起。

    她沉稳的接起电话,"喂。"

    "是纪太太吧?"邪佞的腔调,流泄出拉丁语系与中东混合的口音。

    "是。'她答得斩钉截铁。没有比此刻更清楚自己的身分,及乐于承认这个事实。

    "你的丈夫-"

    "他在哪里?'她打断对方的话。

    "他在这里很安全。"那人诡祟得猥琐。

    "废话!说,你们要什么?"倪黛眉叱喝。常年和这一类的痞子过招,惟一学会的一件事就是"以暴制暴",绝不能心慈手软。

    "纪太太果然够上道!念在你这幺爽快的份上,也许我们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要多少?"她逼近。

    "你来了就知道了。不过得将你个人的支票、信用卡等财产证明带好。"诡佞的笑声背后,似乎有着更大的阴谋。

    "好!"明知山有虎,却也不得不向虎山行。

    这就是真正的夫妻,大难来时,绝不各自飞!

    她誓死要救出他,活见人、死见尸,怎幺也要对他说声"抱歉"。

    如果不是她对纪孟然的不满,也不会将他往外推,造成这次的绑架事件。

    看着山口尝君的电话号码,她火速地拨了去。

    "喂,孟然出事了,你可不可以为我找'浪潮'去救回他!"她哭了,坚强的女人哭了。

    为了她迟来醒悟的爱而哭、也为了她可能无法再见的丈夫而泣泪,更为了自己的冷言厉词而歉然。

    "别哭,等我来。"他知道这个倔强的女孩终于长大了。懂得爱、也懂得得优,值得他助他俩一臂之力。

    第十章

    巴西布里诺饭店

    "小眉,你待在这里别乱跑,我去营救纪孟然。"山口尝君笃定地说着。

    "那'浪潮'会来吗?"她相信这个令黑白两道都敬畏三分的"浪潮",一定能救出孟然的。

    上次他二哥纪霍然遭不明人士绑架时,也是通过她和山口的关系将他救回,这次,她失去的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怎幺说,都得央求山口找到他的挚友"浪潮"出这趟任务。

    "他?"  山口面有难色。

    "怎幺?他不答应出任务?他要多少钱?我有,我可以全给他,只要他肯救孟然。"倪黛眉对于"浪潮"可能无法搭救纪孟然的事,显提神神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