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1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果然,她是被那个被嫉妒冲晕头的纪孟然给"软禁"  了。

    "别难过,我这不是来了。"  山口尝君拍了拍她的肩头,轻轻地将她扳正,保持距离。

    这里总是纪盂然的家,谨言慎行行对倪黛眉只有好处。

    "他竟然将我囚禁起来!我发誓.只要我踏出这扇大门,我非告他个身败名裂不可!"情绪化的成分显然多于实际可能采取的行动。

    "为什幺舍不得?他以为他是谁?"她咬牙切齿地怒道。

    "哈--"他却觉得她说得有些牵强。

    "咦?你--你怎幺进来的?"这时,她才恢复律师该有的冷静。

    "我是山口尝君呀!"他自信地谈笑,并未说明他是以一种日本罕见的迷药,将门口的保镖摆平,再"光明正大"走进来的。

    "也对!"山口就是这幺一个人,像个"奇迹",总能令毫无转寰余地的事起死回生。

    "我只是要告诉你,关于我请求你的事,就此打住。"

    他话未尽,就为倪黛眉抢白,"不行!你不可以为了我,使自己深陷危机之中。"

    "傻女孩,事实比你想象中的容易,我已经解决它了,不再需要那笔钱。这样也好,你就可以和纪孟然重拾欢乐。"

    "我和他没有欢乐,只有怨恨!"倪黛眉情绪激动地说。

    "这不像我认识的女孩哦。"  山口双肾交错地看着这个显少动怒的女孩情绪失控。

    "她本来就是这个德行!"纪孟然的声音宛若平地一声雷,修地打散客厅中原有的和谐。

    "纪孟然?哼!我是什幺样的女人都不关你的事!我要离婚,而且是马上!"倪黛眉仗着人势劈啪地说着。

    一种被羞辱与不舍的情绪,霎时如急劲的海风,将纪孟然卷向高空中,再凛厉地拋下来,痛,已不足形容他的感受。"休想!"

    "纪孟然,你这幺意气用事,只会使事情变得更棘手。"  山口尝君实在不愿意两个明明有情于对方的人,因自尊与妒恨而情断意绝。

    "我们纪家的事你最好别插手!我没找你算账已经够客气了,下次别再让我发现你弄昏我的保镖、勾引我的妻子!"

    "纪孟然,你在胡说什幺!"倪黛眉早已不在乎他怎幺想,但污辱山口就是不该。

    "小眉是个好女孩,你不该这幺误会她的。"  山口尝君襄是持平地当和事老。

    "怎么,你现在才发现?那何必当初!如今她是我纪孟然的妻子,你只需要管好自己就好!请吧!"逐客令已如冰砖直劈而来。

    山口轻喟一声,冷冽直言,"你如果再不善待小眉,我会带走她的。"

    纪孟然挑战地迎向山口尝君,"别挑战我的能耐!你请吧,我不想再看见到你!"

    "那你不可以再软禁她!"他鬼魅般寒冽的眉宇有着不容漠视的绝决。

    "你似乎管太多了!"愤恨的目光突然转向倪黛眉,陡地,惶然心惊!

    她--哭了!她竟然哭了!

    是谁可以将这个一向自信乐观,鲜少失控的女人弄哭了?

    是谁?是谁?

    那珠泪濡湿的绝美容颜上,已不复见昔日的光采。

    为什幺?为什幺?

    是他……是他伤了她的心?是他吗?

    倪黛眉只是无言地冷凝着他,似乎为他的疑惑下着注脚。

    是他!是他让她伤心落泪的!

    这个发现让他百感交集,甚或说是悚然而栗!

    轻喟之后,他突然妥协,"她是自由的。"

    山口尝君得到纪孟然的保证后,继而转向倪黛眉,"女人,之所以为女人,是因为她们似水,似水柔情。似水载舟,愿……不似水覆舟。"言毕,悄然退出纪宅。

    这时,倪黛眉若有所思地折国客房,却在房门前打住,坚定地低语:"我想,我还是搬出去吧。"免得她一败涂地。

    但尾话她却没有说出口。

    因为,她不想让他知道,她的心早已为他沦陷!

    第九章

    倪黛眉突然恨起黎明!

    新婚之夜她与纪孟然斗气弄得彻夜未眠,昨夜又是个惨淡不能成眠的夜晚,顶着熊猫眼目瞪到天明。

    收拾着简单的行李,她幽幽地打开房门,心灰意冷地走向大门。

    就在抓住大门锁的剎那,她停了下来,一种从未有的情保由中生起。

    她竟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间充满怒嚷、怨载的房子。

    为什幺?

    她问自己。一遍遍地问自己,最后不得不承认,她如果走出这扇门,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不回来就不回来,怎幺样?

    唉!

    她……是舍不下这个浑身沾满缺点又霸道的纪孟然。

    是吧!

    可是,若她"说话不算话",这个蛮小子绝对又会有话说,她怕……自己再也承受不了他任何一句狂烈的指责,或是再一次的软禁。

    她要自由,一种属于一个完整女人该有的自由。

    纪孟然对她而言,的确已如无意间被风吹落的花苞,在她心田抽芽、生根,但是她还是不愿因此而失去仰望蓝天,及呼吸自由空气的机会。

    "法律"早就告诫人、也警喻女人,婚姻除了有爱,还有许多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可笑的是,就算她有情于他;那他呢?

    只怕到头来,他们这桩契约婚约是场笑话,加上她个人的柔肠寸断!

    心一横、力一使,倪黛眉重新抓住门把,拉开了门。

    "早!"  纪孟然此刻的情形不比她好。

    散乱的头发、满布血丝的双眼、衣衫不整地坐在自家大门外,乍看之下,像是纽约市里找不到栖身之所的流浪汉,却又有着作曲家萨拉沙特所创作的"流浪者之歌"音符下优雅的风采。

    他就是这幺一个可以落魄得依然英俊的美男子。

    望着他的容颜,倪黛眉有些心软,心结百转千折之后,轻柔地说:"'黄金屋'我不要了,还给你。不过,你上次的官司费我已经请助理算出来,日后会寄给你,再见。"她狠下心,提着行李往外走。

    "别走。"哀求的语气中填满了温柔。

    这细碎的哀咛声,像只负伤的野兽在鸣咽。

    他……怎幺了?为何会对自己如此低声下气?

    "为什幺?"她深深地喘了口气问道。

    男人与女人的交往,总是美在模糊不清;但是恋爱中的女人却不愿盲从那份暧昧,因为她们的本质就是会去弄清楚是非黑白,不容接受模棱两可的答案。如果要她留下,就得给她一个明确可以信服的理由。

    "我们和解好吗?"他妥协地说。

    男人明知问题的重点所在,但事情一旦临身,总是说不出也辩不明,常弄得女人怒极攻心、忍无可忍。

    倪黛眉以为像纪孟然这幺一个花心大少,以花言巧语哄女人应是家常便饭,为何就不能"一视同仁"的善待她?

    显然,她是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也错估了纪孟然的本质,有钱的男人什幺样的女人得不到?

    "我们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从一开始,你就瞧不起我、强留下我,只会让我--我们彼此受伤害,何必呢?"她没说,自己可能会心碎得连用来补航天飞机的强力胶,也无法补合她的心。

    一切输赢事,认输总是比输了更难堪。为了保全的面子及能够全身而退的椎一办法,就是立刻提起行李走出纪家大门。

    "谁说我们不合!"纪孟然一跃而起,牢牢地将她圈进自己的胸臆,发狠地攫住她娇艳欲滴的芳唇,企图唤醒两人曾有过的缠绵片段,也撩起她不为他人所探采过的深处。

    深吻像一曲太平调,淙淙流过她的痛处,也平复他的自责。

    她的唇柔嫩似水,瞬时浇灌他久旱多年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