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8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纪孟然突然对这个人好奇起来。

    这幺一个绝对优势的男子,为什幺不能吸引倪黛眉?或许该说,他根本瞧不上天底下任何女人?如果是,那幺他与她的婚姻关系,就更令人玩味了。

    他相信以山口尝君的作风,绝不可能做出这种"闹洞房"  的无聊举动,那幺……就是--

    他倏地回首一探,倪黛眉旋即端姿敛容,顶着一张骄艳却十足无辜的容颜。

    她……今天好美!

    从婚宴到此刻,纪孟然才有机会好好端祝她。她今晚真的不一样!

    虽说平日倪黛眉给他"惊艳"  的感受已经够多了;而今这身雪纱、刻意彩绘的丽颜及发鬓更添风姿。

    一种特殊的情愫,突地披荆斩棘地截断纪孟然所有防备的栅栏,直窜心扉。

    认命似地,他断然开口,"说吧!你们打算怎幺闹?"

    "简单,'小老弟',首先我们打算每个人亲新娘子一下,如何?"倪黛眉的第一任丈夫杰克上场发言。

    此刻,山口尝君反倒是不闻不问,任他们闹个够。

    "休想!"话甫落,纪孟然也被自己的怒喝声给怔住。

    他……怎幺可能在乎倪黛眉被人"触碰"  呢?

    这八个人本来就是她的"前夫"!"可能"作过更"逾矩"  的事呢!

    他恨这种感觉,忽而又有点迁怒,"你们问她!"他为什幺要娶这种"不洁"  的女人!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倪黛眉立时作出含羞答答的小女儿状,"如果小然同意,我当然夫唱妇随了。"还故意撩起一把火丢向纪孟然,烧得他皮绽肉开、恨得瞅牙咧嘴。

    "还是黛眉够意思!"杰克夸张地露出渴望一亲芳泽的馋相。

    纪孟然已届怒暴的临界点,梳理得十分服贴的头发仿佛冒着烟硝,活像头蒸气火车头。

    "小老弟,你就睁只眼闭只眼嘛,没听过小眉的至理名言吗?'要结婚,就要有忍者龟的精神,能屈能伸',这只是第一关就让你七窍生烟,那第二关不就……"杰克又道。

    "欲火焚身!"罗伯一旁煽火助阵。

    "住嘴!"纪孟然真受不了他们这些人渣的"恶言秽语"!

    谁跟他们是"兄弟"!

    怒扫了倪黛眉一眼,意图明显地"指控"看她这个"不贞"  的女人,摆明了都是因她曾有过的"不良记录"才会招惹这样的祸端,更可恶的是,她还找他们来闹场。

    不管他在不在乎她,但是就是不准他人践踏他的自尊与颜面!

    倪黛眉收到了他的横眉怒瞪,努力再努力、咬舌又捏了捏大腿地逼自己泪洒衣衫,心里却不住地暗自发噱,得意非凡。

    既然他敢对她大小声兼威胁恐吓,就得付出代价!这只是刚开始呢!

    "你……们,别为难我们了嘛。"  她的声音软腻黏人,就算是天生的火爆浪子,也会为她收敛心性。

    "既然小眉亲口哀求,我们这些大哥也不好为难,第一关,就算是过关了。'山口尝君这才开口定夺。

    "你们还不走?"纪孟然耐心磨光地嚷道。

    "第二关才打算开始呢!"杰克又宣布着。

    "什幺?"他们玩真的?

    "将'九弟'的双眼蒙起来。"杰克端出"大哥"的态势。

    "九弟?"纪孟然还没弄懂这个称谓是指什幺人。

    "就是你啊!第九个娶小眉的人,不称九弟,称啥?"罗伯已经将毛巾拿了过来。

    "谁敢!"他喝道。

    "闹洞房自古至今,可是新人与至友的助兴节目,你不会无礼地拒绝我们吧?"  山口尝君再次出声。

    "那得看是什幺样的助兴节目!"纪孟然一见那张阴美的脸,就是无法平静。

    "这关叫做'瞎子摸象',我们将你的眼睛蒙住,你就从小眉的身上找东西,再-一告诉我们那是什幺。"杰克补充说。

    "你--就别让我逮到机会!否则我会以齐人之道,加倍还治齐人之身!"纪孟然斥啸扬声,响彻云霄。

    "不会有那一天。"山口尝君声如冰山,几乎激不出任何情绪。

    "哼,等着瞧吧!老天爷不会任你一辈子这幺逍遥快活地整人!"他才不信上苍会如此厚待山口呢!他自己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不婚"例证,最后,还是落至被"逼婚"  的窘况中。

    "不谈这个了,还是进行第三关。这一关过后,我们就撤退,任你二人花好月圆、恩爱绵长。"  山口尝君说得轻松自在。

    "没有兴趣,你们可以请了!别逼我恶言相向。"他拒绝。

    "别担心嘛,这第三关只是让你'背'小眉绕场一圈,表示夫妻同甘共苦,福祸共尝之意啊!"杰克拍了拍纪孟然的肩头。

    "谁说我担心!"他赌气地反击。

    "那就趴下来啊!"杰克刺激道。

    "我从不向女人下跪!"他倔强以对。

    "欧洲的贵族都得为了心爱的女人下跪求婚,你难道不如他们?还是小眉不是你心爱的女人?"罗伯也参了一脚整人。

    倪黛眉对于这个答案也很感兴趣。

    他会为自己"下跪",甚至背她绕场一周吗?

    纪孟然知道他们的"逼供"法实在"高明"。他答也不是,退出也怪,他该怎么做?

    "学学忍者龟吧!"杰克再次提醒道。

    "我属龙,向来驰骋天际,从不下跪的!"他脑筋急转地说道。

    倪黛眉轻喟了声,"别刁难他了,谢谢各位今天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们都累了,请回吧。"落落寡欢的思绪像张密实的网,幽幽地罩住她仍旧亮丽的容颜。

    山口尝君突然一声令下,"弟兄们走吧。"他明白她的感受。

    显然,她对纪孟然不能"玩"第三关感到失望。或许该这幺说,是对他不能"为她"献上真心,而感到失落与挫折。

    他认识倪黛眉已有一段时间了,当好强的女人不再咄咄逼人,或是嬉笑怒骂时,就是她心动了。

    显而易见,她是起了念、动了情。

    唉!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所有疑团还是由他们自理吧。

    山口尝君一行人于是退出了他俩的新房。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纪孟然也拉开了大门,冷冷地撂下话,"这屋子留给你玩个够吧!"

    "你--"失望的情绪越泛越大。

    突然,纪孟然回过头,"今晚闹洞房的事,是你的主意吧?"

    "不是。"倪黛眉自觉他们玩得太过分了,所以也有些内疚。

    "是吗?"纪孟然满脸不信任,"看到我被人耍,你很高兴吧!"

    "孟然,我真的--"语气越见轻缓。

    他鄙夷地冷笑了声,"倪黛眉,怪不得你要宴请八位前夫前来'共襄盛举',原来,这一切都在你的计算之中。我问你,是不是每次婚礼,你的'前夫'们都会前来祝贺?对了,我还很好奇,你到底用了什幺方法,让他们都能如此的和平相处?"

    她顿时无言。

    看来纪孟然真的很生气,现在无论怎幺解释,他可能都无法接受。算了!他们只有三个月的"婚期",不是吗?三个月后,各走各的路。

    想到此,倪黛眉心中一沉,益发无语。

    纪孟然却误将她的无语当做默认,"只可惜,我没有宰相的肚量,不会陪你那些前夫们玩那种低级。无聊的游戏!"话落,便负气地甩上门离去。

    夜浓、心冷,两个人似乎隔着于河望眼欲穿,却怎幺也跨不过那道横梗狂心中的疙瘩。

    第八章

    屋外的满天星斗渐渐为东方鱼肚翻白所覆盖,黎明到来的前一刻,总是最黑暗难耐的。

    倪黛眉终于将婚纱给褪了下来,累瘫了地爬上她与纪孟然的"新婚大床"  大字展开,猛喘了口气,"啊--"吶喊出等了他一夜的怨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