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7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来是这幺回事!纪孟然旋即松了口气地收回全身的狷刺。

    倪黛眉晃眼间读出他的隐忧,诡恻地笑了,"想不到花名在外的纪三少,也罹患了婚前症候群症,患得患失,我以为你是那种害怕结婚的不婚男人,就像猪怕被盖上印戳一样,因为那代表--待宰!哈--"

    "住嘴!"他抓狂地喝令。

    她果真收口,唇角仍逸着得意的唇线。再次撩起纱裙重新坐回沙发上,"好吧,看来你没将情绪发个够,是不会放我回房的,那我们就在这情话绵绵到天明好了。"

    要结婚,就要有视死如"龟"  的精神,像乌龟般"能伸能缩"走在这条婚姻的死路上。尤其她的婚姻只不过是场"实验"。潇洒以对总比正经八百来得写意畅快多了。

    纪孟然一生风流潇洒,这次可真是阴沟里翻船,潇洒难再。为了避免一再失势,霍地绝地反攻,"跟你?那不是误把流沙当水泥混入其中,陷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你听好,我永远不会和你缠绵到天明,你知道为什幺吗?"

    为什幺?

    她也想知道。

    "因为你根本不懂男人的心!一个不是女人的女人,如何能捕捉到男人最想要的是什幺?你--不过是我纪孟然以'黄金屋'交换并收藏的一个名字像女人的人罢了。"

    他森绝的豹子特性剎那间被唤醒,正以它磨利的爪子与牙齿扑向猎物,一尝思念已久的鲜血与腥暴。

    "不要妄想我会爱上你或受你摆布,今晚的事,我只是让你明白,我不喜欢见不得光的事,也憎恨盛情假意的礼数,更不愿意被当成小丑呼之即来、挥之则去!所以不要再以冷嘲热讽,或是置之不理的态度,来考验我的耐心。"

    说毕,他站起了身子往大门走去。"明天的婚礼照常举行!别想要我!否则,恶果自食!"他猛力地拉开门,早忘了先前的温存与依恋。

    "小心点,别弄坏门锁。"她的心里似有一团火在燃烧,但是"幽默"  的警告,却轻松地传进纪孟然的耳朵里。

    什幺?这时候还有人会顾及门把的事,恐怕只有倪黛眉一个人!

    他冷哼了一声便大步迈出,才向前跨了一步,就被一名身材硕壮、四十初头的美国男子撞个正着。

    他不假思索地对着来人吼道,"你又是她第几任丈夫?"

    这个异国男子错愕了半晌,任仲地问:"倪小姐在吗?"

    "只剩下三小时你可以唤她是倪小姐;过后你就得称她'纪太太'懂了没?纪太太!不管你以前排行'老几',现在我是'老大',谁教你和她离了婚!"浓烈的蛮横情绪如诗似浪,将他仅有的理智击得七零八落。

    "纪孟然,别这幺无礼,否则明天我不在乎演出失踪记!他只不过是我们这个社区的义工,你这种态度真令我失望。"她到底做了什幺"缺德"事,竟会碰上他这个该下地狱的大男人!

    "这要问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该死的烂记录!"他牵强地抵御着。

    为了面子,也为了争一口气,他就是硬起心肠冲出她的庭园,匆匆跨进驾驶座,对着门外的倪黛眉警告着,"不要挑战我的能耐,更休想演出失踪记,否则就算你人地狱,我也会将你揪出来!"

    咻地,黑色捷豹似箭地冲出跑道,留下许多未解  的疑团任倪黛眉咀嚼。

    ☆☆☆

    倪黛眉与纪孟然的婚礼,终于在父母的首肯、媒体的关爱下"照常举行"。

    "失踪记"虽没有演出,但让纪孟然"好过",也不是她倪黛眉会做的事。

    她早就-一通知所有的"前夫",今晚一定要留下来"闹洞房",而且花样得翻新,非整得纪孟然七荤八素不可。

    这些当年受过她"恩惠"  的假前夫,自然乐于"报恩"。

    如今曲终宴散,好戏正要上场,纪家人当然知道,不免会有人来闹洞房,于是由大哥纪斐然与二哥纪霍然当门神,阻挡闲杂人等,坏了三弟孟然的好事。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精通药学的山口尝君,也会插上一脚。

    这会儿由他当道,率"众兄弟"  站在纪孟然的新房门口,盯着这两个与自己一般高的美男子面前,极其威严地说道:"端上来。"

    只见号称倪黛眉第七任前夫的罗伯,手持着银盘,走近山口尝君。

    纪斐然面对山口门着奇诡光彩的黑眸,露出难得的表情,"这是做什幺?"

    "这洞房我们众兄弟是闹定了。但我们也深知你俩铁定会保这趟镖,所以,为求公平,咱们打个商量。"

    纪霍然看着曾经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于是率性应对,"说吧,打算怎幺办?"

    "还是纪二公子有担当。"  山口尝君勾着似笑非笑的唇角,欣赏地看着他兄弟俩,"罗伯,敬茶。"

    罗伯利落地自银盘上执起银壶,为他二人斟了两杯黄澄澄的茶水,恭谨的奉了上去,"请用。"

    "这是?"  纪斐然冷着一张脸,眼中写满了提防与疑问。

    "哈--若我说这里面没有东西,你们铁定不会相信的;若说它有东西,又太过牵强。总之,你俩既为门神,就算它是砒霜,两位兄台也得克尽己职的饮歹它,以保正主。不付我山口向来以仁待人.不会害各位的,只要你们喝下去,五分钟没事我们就散,让纪孟然这小子一夜恩爱到天明。"他的每一句话都带有玄机与半胁迫性,教人防不胜防。

    "我先喝!"纪霍然豁出去地抓起银杯,一饮而尽。

    "好!够爽快!"  山口尝君喝采道,俊美容颜益发光灿夺人。

    纪斐然面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况下,只好跟进,"我喝!"也举杯饮个干脆。

    山口身后的七个"兄弟",立刻抱以热烈的掌声,"纪家人果然与众不同!"

    这话说完后,两路人马看着手中的表开始汁时。

    时间就这幺一秒一秒地过去,纪霍然首先阵亡;纪斐然想伸手抓住他,也因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而无力承担他的重量,双双跌倒在地。

    "扶起他们吧。"  山口那双摸不透的深沉双瞳,仿佛是深不见底的黑洞,不论怎幺深探都不可测。

    "好的。"于是他们迅速将纪氏兄弟,安置到新房隔壁的客房。

    "你到底给他们喝什幺?"罗伯好奇地问。其它的人也露出兴味十足的表情。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不过,如果各位再婚时,我会请你们的门神喝一次。"  山口有神的脸庞泛着幽幽灵气,"走吧,咱们得一享'正餐'了。"

    罗伯于是拿出先前从纪家兄弟身上"扒"到的钥匙,将新房的大门给打开。"我们来闹洞房了!"他大声地宣布着。

    这会儿倪黛眉一身酒红色的晚宴礼服,妩媚生姿、笑容可掬地迎向他们,并朝这八个兄弟挤眉弄眼打着讯号。

    纪孟然一见到那个比女人还俊美的山口尝君,说不出的妒意再次上扬,"我哥他们呢?"

    "被摆平了!"罗伯抢答。

    "不可能吧?"他的两个哥哥天生多疑,尤其大哥更是谨言慎行,要摆平他哪这幺容易?

    倪黛眉躲在纪孟然身后窃笑,对于山口尝君的本领再次献上无限的敬意。

    帅啊!

    她又朝他拋了一记"够意思"的眼波,闷不出声让她"老公"  出头。

    山口尝君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如颁布命令地宣布,"令兄是真的醉了,而且睡在隔壁的房间内。"

    人的神情若能形色于外,或许可以猜测出他的心思,但山口尝君脸上无波无纹、似笑又非笑,还有那对诡诡辩极点的眸子,逼得人倒抽凉气,自然混淆了人们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