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3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待她反应,便将她一把抱起,放回按摩的小床上,精溜的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裸裎肌白的她,吻又落了下来……

    "啊--"尽管她咬住下唇,仍抵不住冲击而低吟出声。

    "放轻松,呻吟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他鼓励她为他反应。

    "别--"她仍旧试图推开他

    这个男人似乎对她的身体,比对她这个人更感兴趣!

    她……不愿意如此!

    尽管她的婚姻记录不良,但到底还是个处子,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现在的你,真令我惊讶。"纪孟然心忖,自己该好好地对待她,怎幺说,这也是他们的"第一次"。

    他说什幺"惊讶"?

    惊讶什幺?是惊讶她正是他眼中的放荡女人?还是惊讶她的故作矜持,到最后还是上了他的床?

    羞愤与误解顿时让她回过神来,连爬带跌地捡回被他扯落的浴巾,抖着双手将牢牢地系在自己的胸前。

    "我--我--你--你的任何惊讶,都与我无关!如果你想找女人发泄,别动脑筋到我头上,我们说好的,井水不犯河水!伙--你给我滚出这个房间!"她气喘吁吁地说着。激情潮红仍未从双额退去。

    欲望未得餍足、又被曲解的纪孟然,仿佛被人以一盆冰水兜头淋下,愤怒地盯着这个有如魔女般的女人,"只有我叫人家滚,还没有人敢对我发号施令,你倪黛眉最好不要如此嚣张无礼。"他迅速整理自己仪容。

    "我嚣张无礼?"倪黛眉一面牢牢地拉紧胸前的浴巾,一面忍不住大声响应,"真不知是谁不经他人同意,便擅进私人包厢!"

    "我没有经人同意,便擅进私人包厢。"欲人未熄,怒火陡起,"倪黛眉,我纪孟然可是有教养的人,我是敲过门,而且经人'准许'后才进来的。"

    是吗?

    好象是有这幺回事。

    但当时自己迷迷糊糊的,直以为他是俱乐部的女服务生,所以……"那也不必像头恶狼似地,一进门就往女人身上扑!"倪黛眉不甘示弱地回击着。

    "我像恶狼!'纪孟然何时曾被人冠上那幺不雅的称号,这口气他怎咽得下,"又不知是谁像个饥渴的女人激烈响应?"

    一想到刚才那激烈的画面,倪黛眉不禁双颊臊红。"纪孟然--你--无耻!"

    "嗯!亏你还结过八次婚,还如此的无知!"  刚才被骂"恶狼",现在被骂"无耻",他纪孟然何时受过这种污辱,说起话来也就益发尖酸刻薄,"难道你前八任丈夫,都没有让你享受过刚才的'喜悦'及'激情'吗?我告诉你,我不是恶狼,更不无耻,先前的一切应该说是"男欢女爱'才对!更何况,你不也很沉醉其中?"

    "纪孟然!你给我滚出去!"这下倪黛眉也顾不得形象了,忍不住提高分贝下达逐客令。

    他们的"对骂",终于引来俱乐部的管理人员的关切,"怎幺回事?"

    "我找雪莉!柜台小姐告诉我二O一房!"  纪孟然温怒道。

    "哦,对不起,倪小姐。对不起,这位先生,雪莉换到二0五号房了,请随我来。"工作人员连忙替纪孟然开门。

    倪黛眉却在乍闻这个女人名字后,满腔愁闷,不识塞满胸口那种欲裂的疼痛是什么?

    "要找女人最好先弄清楚房间号码!"她不禁怒视着走出房门的纪孟然冷遁。

    陡地,鼓胀灼躁的胸口似乎有把火在燃烧,灼痛一再提醒她,待会儿,纪孟然也会以抚弄她全身的手去抚摸另一个女人,一个叫雪莉的女人!

    她……她讨厌这种感觉!

    对于自己这种脱僵而出的念头,她感到害怕。

    谁知,才踏出二O一房的纪孟然又折了回来,"下次,如果不是要引诱男人,最好把门锁好!"

    "你--你无耻!"这可恶的纪孟然,竟然还恶人先告状。她是在等安妮来帮她按摩,他在鬼扯个什幺劲儿。

    要不是只有身上这块浴巾,她一定会脱下来勒毙他!

    "哈--"他冷残地笑看,有种夺回主控权的窃喜。

    这些日子,他在她前面一直"处于下风",这会儿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原来……女人衣不蔽体的时候,最脆弱。

    不过,纪孟然也没有赴约的心情了,只见他走到柜台前向服务人员要了张纸,写下几句话后,便转交给服务人员,"麻烦你们将这张纸条转交给二O五号房的雪莉小姐。"人便匆匆离去。

    第六章

    倪氏夫妻风尘仆仆地由加州飞往女儿纽约的家,还未喘一口气,倪龙召便迫不及待地笑问:"你的准夫婿呢?"

    "我叫他早点来的,怎幺还不见人影,真是太目无尊长了!"

    佯怒的指责口气,倒引起向来肚大量大的倪龙召的丑笑。"女儿,你这是……第几次花嫁?难怪新……嘿……"

    倪龙召只参加过她的第一次婚礼,其它的根本都懒得来。实在是他这个太富正义感的女儿,总将"婚姻"视为儿戏,自然记不得她花嫁了几回。

    不过,这次倒奇了,怎么非他二老出席婚礼?只因为对方是财大气的名门?

    "老爹,拜托你有回职业道德嘛。'倪黛眉的眉头刻意挤出波纹。

    "什幺职业道德?你结几次婚跟我有没有职业道德有什幺关系?"倪龙召一脸殉教徒的表情,并将老伴拢近自己,颇有"联合阵线"抵御外侮的姿态。

    "老爹,你想想看,我一共结了八次婚,每一次都有一些收人或杂七杂八的赠品,除了捐给慈善机关之外,就全数落人您老的裤腰袋中。所谓拿人手短,您怎幺可以这幺不敬业,连馈赠者的来源及次数都弄不清楚?您说,这是不是太不敬业了?"

    她和父母的关系像朋友,也像知交,虽说她不像一般子女对父母必恭必敬,但对他们的爱却从不打折扣。

    "哈!我真后侮供你去读法律系。"倪龙召笑拈胡须,似乎得意得很。

    "老爹,您老了。记性也变差了。是我自己半工半读,外加领奖学金及申请州政府的经费,才完成学业的。"

    "是……是吗?"他显然故意忘记。

    一言未发的母亲贾琳,终于打断他们父女的对话,"女儿,这次为什幺将我们唤来?是真的爱上那个小子了吗?"这是每个母亲最大的冀盼。

    "拜托,妈,天下有多少对像你们一样恩爱的夫妻?起码在我的周围没看见半对。"睥睨爱情的容颜充满了嘲弄。

    "那还叫我们来!"倪龙召赏了女儿一个大白眼。

    "这样才像结婚嘛。"她打的主意就是"完整"  的结婚过程,以利写书。

    "什幺意思?你这次不是友情演出?而是另有所图?"倪龙召知道女儿从不浪费时间做无意义的事。

    "一百分!老爹爹,我这次是真的有所图,纯粹是金钱交易,各取所需。离婚后,爹娘在纽约就有一栋'黄金屋'了。"  她说得自鸣得意。只有父母可以让她随心所欲地发泄她天真的情绪。

    "小眉,老妈不喜欢你这个样子。"贾琳有些心疼。

    眼下的女儿似乎有点"自暴自弃"、自甘沉沦。谁说有过多次婚姻的女人,就不能享有真爱?

    "妈,别担心,我和纪孟然是你情我愿巧扮这对虚龙假凤的,反正我也没有损失,我经是大人了,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再说……他也乐意,只是……"她耸了耸肩,"反正,我只要作到让他的家人相信我们彼此相爱就好了。三个月过后,一拍两散,男婚女嫁各不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