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2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雪莉,晚上我去找你。"男人的原始欲望突然高涨。

    "真的?"雪莉立时扬起涎笑,芙蓉如面的脸忽而转恿阴沉的算计。

    "真的。"他笃定的回答,以为她喜极反问。

    "谢谢你。"渗着哽咽的音调,刻意彰显她的感动。

    "今晚我在"曲线美人俱乐部"洗三温暖,你方便来接我吗?它是私人俱乐部,每个人都有隐密的房间,我们可以……"最后未完的话语像是深度爱抚,撩拨着等待举枪上阵的雄心大汉。

    "你这只小野猫!"他诡笑地佯咒。

    "等你来……"她继续以性感慵懒的语调蛊惑他。

    ☆☆☆

    夕阳鲜红的光芒逐渐消失在摩天大楼中,天空瞬间变成紫色,夜幕悄悄掩下。太阳一沉,随处可见的霓红灯瞬间照满整个纽约城。

    纪孟然驾着他的跑车,快速地朝"曲线美人俱乐部"驶去,车上的音响突然传来令他错愕的声音--

    "各位,让我们欢迎纽约市人气最旺、当红不让的女律师,也是纽约救援协会会长及妇女问题的专家--倪黛眉女士。"

    她?

    英冷刀裁的容颜此刻正泛问着冷冽光芒,气势逼人地瞪着音响。

    这个女人究竟在搞什幺名堂?

    主持人的声音再次传来,"请问,倪女士,对于一个政治人物间性丑闻,您的看法如何?"

    倪黛眉面对主持人问题沉稳以对,娇朗清爽的声调霎时令人忘了所有烦优。

    "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于公而言,对一个影响力甚大的公众人物,他的一言一行,的确会造成正负两面的效应,一般观众对是非判断的程度有深有浅,深思者大多可以细思私德败坏时所带来的启示;然而,一般人大多只能看到表相,继而杂声四起,造成不可抚平的舆论,社会也会因此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我想,身为一个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应更加谨慎,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瑕疵会为社会、民众甚或是自己,带来什幺样的影响或是损失。"倪黛眉口气持平,态度已超脱"女人"角色的范畴。

    纪孟然登时竟有"不识庐山真面目"的震撼。

    她--竟是这幺一个条理分明的妙女子。

    她的话再一次敲响他的心门,"于私方面,我想自己不够资格评断任何人,即使对方的人格真有瑕疵。但我必须说'秋来不在夏尽处',也就是说,夏天不是在结束时秋天才来到;而是在夏季里早已酝酿秋的气息。简单地说,人的品德行为是因如何想,而产生行为、习惯、性格,到决定他一生的命运。"

    纪孟然听她如此应对,再次惊诧不已,一颗心似乎找不到回头路。

    接着倪黛眉不疾不徐地补充道:"我想就以十九世纪英国作家萨克莱的知名金句,作为今天访谈的终结。它是我非常喜欢的名句,不时以此自勉,也送给在收音机前的各位--

    播下一种思想,就衍生一种行为;

    播下一种行为,就衍生一种习惯;

    播下一种习惯,就衍生一种性格;

    播下一种性格,就衍生一种永恒的命运。"

    话闭,音乐声随即响起,纪孟然却久久不能回神。

    他再也不能忽略她的真才实学与严以律己的生活态度。

    表相,总是以讹传讹的。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有些卑鄙!

    他即将结婚,不管这个婚姻是出自自愿或是被迫,甚或只是场"交易",此刻他都不该。

    也不适宜--去和另一个女人……该死!

    这个倪黛眉到底给自己下了什幺药?

    为什幺会让他因为和其它女人约会,而感到自责呢?

    嘶地一声,他将车头调了个方向。

    他得冷静一下!

    ☆☆☆

    曲线美人俱乐部。

    "倪小姐,很抱歉要请你换个房间。"一个专门为倪黛眉按摩的小姐安妮说着。

    "哦,没问题。"她裹着一条浴巾随着安妮往前面的二o一号房走去。

    而倪黛眉原本那间房间却走进去另一个妙龄女子,正是与纪孟然约好见面的雪莉。

    ☆☆☆

    纪盂然在听完倪黛眉的节目后,整个人恍恍惚惚地,就这幺开着他的黑色捷豹在纽约市的大街,足足穿梭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决定去找雪莉。

    嘶--地一声,他猛踩煞车,重新打回方向盘往曲线美人俱乐部开去。

    其实,今晚,他早就没了见雪莉的心情。

    只是"守信"是他为人处世的金字招牌。尽管多不开心,一旦承诺,他必定信守。

    今晚,他只是去和雪莉打个招呼,绝不会发生任何的"事"!不会有事的!因为他的心田,早已被倪黛眉的话填满--

    他不打算再为取暖与发泄,找一个女人打发时间。

    起码今晚不想!

    车子一驶进曲线美人俱乐部的大门,他便匆匆跳下车,对着门僮撂下话,"我五分钟后就回来。"便如疾风冲进室内。

    "请问雪莉在哪间房?"他瞥了柜台的小姐一眼。

    "哦,在……在……"显然是生手。"在二O一房。"

    纪孟然像赶赴沙场的战士,肃然地瞄着一间间的门牌。

    二O一!

    他礼貌地敲了门,耐心地站在门外候着。

    尽管他和雪莉已有过肌肤之亲,但该有的礼数绝不少。这是他的坚持,也是许多女孩在分手后,仍称赞他是个好情人的原因。

    "请进。"里面的人哺哺嗯道,声音夹着困顿的绵软。

    纪孟然一阵轻颤,不明所以地推开门。

    氲烟的蒸气中只见一具光裸的女体,平躺在蒸气浴中的木椅上,她脸上敷着一条洁白的毛巾,根本看不出毛巾下方的长相。

    但是,他却为她精雕细凿、玲珑有致的身姿所惑,怔在原地。

    以巾罩面的女孩因这有别于以往的抚触,惊悸地拉开毛巾,瞪视着贸然闯入者,失声低嚷,"啊--"

    是他?

    "转过身去!"倪黛眉害羞地令喝,急忙地抓起身后的大浴巾,迅速的围了起来。

    他也怔住了。但却听令转过身子,不解地反问:"怎幺会是你?"

    她既羞又怒,"我不知道你为什幺跟踪我?但我命令你马上消失在我眼前!可恶!"

    纪孟然面对这般嘲讽,先前的醉人张力霎时一扫而空,继而反击,"向来只有女人跟踪我;我从不做这种无聊事!"  当下回过头,瞪着抓着大浴巾、双颊泛红的倪黛眉,忽然有点心软。

    她真的很--"可口"!原来刚才是她引起他的本能反应;而不是雪莉。

    对于这个"发现",他感到有丝的兴奋。

    "你-给我滚出这房间!"半裸的她,不但不见平日的精明,还带召青涩少女的生嫩与无助,格外惹人怜爱。

    突然,他笑睇着她,不但没有离去,反而饶富兴味地向她逼近,"原来你也有这-面。'他低哑的嗓音透着古老调情的旋律。

    "你--你--还不走。"她那如夜莺般的嗓声因戒慎而轻颤着,双手紧紧抓住胸前的浴巾,模样无辜极了。

    这表情像道无法破解的魔咒,再次勾引着纪孟然,他突然将她一把搂近自己,"这次换我主动,以示公平!"一记独占而狂嚣的吻,就这幺落了下来。

    "嗯--"她惊骇地嘤咛出声,一双粉拳一边要防着浴巾脱落、一边又要忙于推拒这霸王硬上弓的吻,只是尚是处子的她,根本奈何不了久经花丛的纪孟然。

    他急切地解开自己的领带,抽出衬衫,以期和她共效于飞。

    "你--你--"  她迷蒙双眼在他扯动上衣的同时,略为回神。

    "我会好好爱你。"他说得轻巧,也说得真诚。他真的好喜欢现在这个衣不蔽体的她!像个温柔旖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