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9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别装。"他龇牙别嘴地附耳警告着。

    "你-"真可霸!翻痛得要命,这小子竟然这幺待她"放手!'恼怒地低吼。

    他果真"听令行事"心一横。手一松--

    "哦。"倪黛眉痛得又往一旁倒去。

    纪孟然见状,心不甘、情不愿地扶住她,"爱逞强。"

    "你--"痛与难堪逼迫她强忍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最后还是被她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无泪的啐责,有时反而更较珠泪纷飞让人牵挂不下,纪孟然忽然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重,凝视着她强忍珠泪的模样,忽然感到一条无形的皮鞭,狠厉地鞭苔着他的良心。

    "妈、爸,我带她去看医生。"倏地,他一把抱起她,头也不回地走出纪家大宅。

    心……竟有些拧疼。

    今夜星光多灿烂,两颗心却一闪一闪地眨不停,没有人打破沉默。

    第四章

    纪孟然终于将车子驶进倪黛眉的家口,将车泊好,一声不响地开了车门,走到右侧车门边为她拉开车门,不待她反应又将她抱了下来。

    "你--你在干什幺?"对于这种亲密的接触,倪黛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你说我在干嘛?"他没好气地堵了她一句,继续他的动作。

    "放我下来。"在她的世界中,所听所闻全是鄙陋的行径,首次被人这幺"呵护"着,还真有点无所适从。

    "女人该温柔时要懂得温柔!"一个没有女人味的女人,足以令男人倒足胃口、退避三舍的。"纪孟然生气地嚷着。

    好心没好报。他只不过依照那个骨科医生的意见"抱"她回家,别再让她自戕自己的脚;也省得外人编派他这个"丈夫"不体贴、不懂得怜香惜玉。

    "你--你这只沙猪。"她怎幺又失去理性了。

    "闭嘴!"  真是什幺人说什幺话,律师成日与那群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无赖、流氓在一起,果然出口成"脏"。

    倪黛眉突然不语,恁他抱她进了自家的花园。

    对于她的缄默他有些不习惯,只是佯装不受影响地抱她人内。就在走近大门前时,她嘤哺的嗓音终于划破彼此间的紧窒张力。

    "请放我下来,谢谢。"她说得轻柔却不容置疑。

    "我应该送你进去。"

    "我可以自己走进去。"  她很坚持。

    "病人只有听话的权利。"他拗起来也够呛人的。

    "这是我的家,我有权发号施令。"她也不甘示弱地回了他一句。不知是否是"病"了,人也跟着沉不住气。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待会儿再跌断腿,可别鸡猫子鬼叫,因为我已经听不见了。"真是见鬼了,好好的晚餐他不但没吃着,还得听这个女人颐指气使!

    怒火中烧的纪孟然,一气之下便将她"丢"  向地面,转身就走。

    "喂!"她登时觉得自己今天的风度真的很糟。

    "怎幺?"  看吧!没有他就是不行嘛,逞什幺能!

    女人!

    "谢谢。"

    她甜柔的语气像一条清澈涓流划过他的心中,顿时舒展他原本拢紧的眉。清了清喉头说道:"不客气。"一种急于逃离现场的尴尬,让他急急往回走。

    那俊俏容颜因她突来的谢意,登时染上无所适从的腼腆;倪黛眉洗练的心湖旋即荡漾起来。

    他……真是个花花公子吗?

    如果他是悠游脂粉阵中的浪荡子,那幺刚才为何会出现几近天真、坦率的神韵?如果这些都能矫作,那他铁定是撒旦的化身,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混淆人们的判断力,使人无法看清事实而载浮载沉。

    不过,她相信自己"律师的眼睛"、"律师的观察",先前他的表现绝对是出于下意识的动作。

    如此说来,纪孟然这个人不全然不可取。冲着这点,她朝着已经钻进车内的他高声喊道:"小心开车。"又指了指他方向盘上的双手,以示关心。

    纪孟然的脸上浮上一沬不可思议的表情,更急于加速马力逃离此地。

    他告诫自己,她绝对是个女巫,不但可以把人逼疯;也可以让人为她痴狂;远离她是惟一安全的出口。

    倪黛眉见他这般如赶着去投胎的速度好笑也好气,摇了摇头,准备进门--

    才一推开大门就闻到一股异常气息,想回头叫住纪孟然已来不及,只好自救。

    她小心翼翼地从皮包内抽出把迷你手枪,朝屋内巡寻。

    屋内的神秘客却悠哉悠哉地坐在沙发上,"啪地"拉开身边的高脚灯柱,客厅登时一片通明。

    "小眉,又要嫁人了?"男人眉宇间的英气与飒爽全隐在那若有似无的笑纹里。

    "山口!"倪黛眉顿时松了口气,连忙收起手枪,扬逸着甜美笑 ,便一拐一拐地走近他。"你这幺不声不响地进来,也不怕吃子弹?"

    山口尝君忙不迭地起身,搀扶住这个拐脚小美人诡笑道:"你的枪法是我教出来的,死在你手里……不太可能吧。"咯咯地笑声,有着无比的自信。

    "大男人主义。"她在他的搀扶下坐了下来,"说吧,这次闯空门又有什幺事?"他们上次的婚姻就是在这种情形开始的。

    大约半年前,这个俊逸得近乎不真实的山口尝君,就这幺"闯"进她的家,向她提出结婚的"申请",只要她答应,他就教她射击并训练成为一等一的神枪手,以防罪犯出狱找她算账时,借此保命。

    那时她只当他玩笑一句,谁知这小子还"当真"要她下嫁,以便给他一个"身分"好办事。

    凭良心说,她这个纽约救援协会的会长,在决定和山口结婚之前的前七次婚姻,都是"友谊"演出,心想再因"救助"结一次婚,也没有什幺

    损失,反正,他和她前七任前夫一样"只有名分,无实质接触",又可以成为"神枪手",就"勉强"地答应和他结婚了。

    绝对是,一办好结婚登记,这个丈夫立刻凭空消失,直到离婚前才又翩然出现,不过他倒也实践诺言教她射击,不知是自己慧根不够。还是……他教得时间太少,反正--她没成为神枪手,倒把扣扳机的手指头给磨破了皮,害她好些天写字、打计算机都疼得紧呢。

    不过.他可是她八任丈夫中最有格调,甚至可说是无人能出其右的美男子兼智者的化身;而他也认为她是个少见集美丽与智能于一身的女人,奇怪的是--

    他们竟然没有"假戏真作";倒成了朋友。

    山口尝君朝她笑了笑,"知我者莫若小眉也。"

    "少灌迷汤了,深夜造访为了什幺事?"他们之间的对话有时像香摈,啵地一声后冒出一串串辛辣珠泡,那种加味的感觉让他们之间的交流更有生气。

    "没事,只是知道你又要他嫁,我来还这个。"  山口晃荡着手中的钥匙。

    倪黛眉见状,扑哧一笑,"就这幺单纯?"一对灵动彩瞳包藏着律师的置疑。

    "我早劝你别再为人打官司了,偏又爱学什幺XX夫人不时在媒体上大谈先生孩子、两性关系成天疑神疑鬼的,最后不弄得昏头转向才怪。"  山口尝君撤下霜冷的脸,调侃地笑道。

    "山口,我闻到你鄙视女性的偏激言论哦!在美国,尤其是纽约,这可是会吃上官司的哦。"她笑了,却不忘夹着法律条文佯装控诉。

    "你看,我没说错吧,你什幺都好,就是'大女人主义'了些。"他将钥匙拋向桌面。

    "你,什幺都好,就是大男人主义得令人气蹶。"她这会儿可是眉儿弯弯、眼儿邪邪、嘴巴直咧到天边,一脸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