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8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倪黛眉一走进纪家大厅,便怔住了。

    纪家的大厅可以用八个宇来形容"匠心独运、鬼斧神工"。室内的设计除了名家字画之外,就是坐拥万卷的书籍。

    倪黛眉算是开了眼界,一直以为她家的书已逾汗牛充栋之境,没想到一山自有一山高,纪家的书籍足以与纽约市立图书馆一较长短。

    她真心赞美与欣赏的目光,毫不造假地在她晶彩的瞳眸中闪现,甚至忘了要和亲自应门的纪显瞱打招呼。还是纪孟然顶了她一下,她方才大梦初醒,忙着点头致歉,"哦,哦,对不起,我失态了。"

    "这是家父,这是我母亲。"纪孟然一锁剑眉。

    "纪伯父、纪伯母,你们好。'我是倪黛眉。你们真的好幸福哦,有这么多的书。"光彩的品眸里,此刻只有那成架的书籍。

    纪显瞱突然被她这份贩书的情绪感染,先前对她的提防之心也卸下三分,"这些都是我一生的收藏。"他极为自豪地说着。

    江芋瑜知道丈夫一提及这些书时,眼瞳总是充满粲光,比净收个一亿八千万来得起劲儿,没想到碰上"同好"就更得意了。

    她疼爱地引倪黛眉进门,满意地笑着,"小眉,你该改口了。"

    "改口?"她一时没能意会。

    "叫爸妈啦!"江芋瑜喜上眉梢地说。一种女人直觉,这个媳妇她是收定了。

    纪孟然可没母亲这幺达观,又怕倪黛眉闯祸,连忙说:"妈,我们两小时后还有事,她,我已带给你们看过了。"

    "不急,好不容易才见到你的心肝宝贝,让老妈多瞧两眼。"  江辛瑜早知这小子有鬼,好不容易这着机会,怎能放过,"小眉,你说对不对?"

    "您说得是,不过,小然说什幺,身为他未来的妻子当然以他马首是瞻,希望伯母,不,是妈咪您别介意才好。"倪黛眉这会儿像个一嘴涂满蜂蜜的女孩。明着是褒扬,私下却是暗讽着纪孟然。

    有意思!江芋瑜对这个媳妇满意极了。

    老三一向"放荡"惯了,没一个女人能真正捉住他,虽然她不相信孟然是心甘情愿束手就缚的,但却看得出来他拿这个女孩没辙。

    好,有这一个"准"媳妇,她想拴住儿子兼抱孙子的图像就越来越清晰了。

    "好,好媳妇。"拍了拍倪黛眉的小手,宝贝地说着,晶粲的波光除了喜欢之外,也夹着一丝慧黠的心照不宣。

    好厉害!

    倪黛眉心头一凛,纪氏夫妻果然不是一般等着含饴弄孙的单纯老人,难怪纪孟然会这幺费心地为她选衣服。

    不过,她看得出来,尽管作戏,但江芋瑜并没有勉强自己喜欢她的态度,这就好办多了;眼前就只剩下"公公"须费心了。

    还好,事前得知他老人家是个书迷,谈书议风对她不算太难。"纪伯伯。"

    "叫爸爸。"江芋瑜又在一旁边腔。

    "是,爸爸。"她说得羞人答答,将知书达礼、懂得应对进退的大家闺秀角色演得称职极了。

    这可让精神紧绷的纪显瞱松了弦,"什幺事?"

    "小然,麻烦你将礼物交给我好吗?"倪黛眉妩媚生姿地凝向纪孟然,甜了在场每个人的心。

    纪氏夫妻互相望了一眼,对这个准儿媳的一举一动与私下调查的结果大相径庭,不禁感到好奇。

    纪孟然这才想起手中捧了很久的礼盒,一古脑儿地往倪黛眉手中送,完全没有情人间的体贴。

    "谢谢。"不与他计较,倪黛眉连忙将礼物双上奉上,"爸,妈,这是我特别为您们选的,希望您们喜欢。"

    二老这辈子收礼无数,但对"媳妇"  的知礼、懂礼,倒也一阵窝心,"谢谢。"

    "打开来看看,喜不喜欢。"她鼓励着。

    江芋瑜首先拆开礼盒,但见白色礼盒中放着一粒粒小圆豆状的东西,看得纪显瞱目瞪口呆。

    "你送我妈巧克力?!"纪孟然直想掐死她。

    倪黛眉只是淡笑,丰采夺目的眸光流露出只有江芋瑜才懂的色彩。

    纪显瞱一阵错愕后,什幺也没说,陪着干笑;只有江芋瑜感动得儒湿了一双眼。

    "这是千雪兰的种子。"  她想要这种兰花已有许多年,由于地球温室效应,使得很多地方已不适合栽植这种兰花,透过很多爱好人士去寻找也多无下文,谁知……却意外获得。

    "家父一生爱兰,这是我向他--拿来的,听小然说您喜欢兰花,所以就将它送给您。"她说得真切,没有一点献宝之意。

    "谢谢,谢谢你。"  江芋瑜高兴地往厨房叫着,

    "林嫂,快替我准备种植兰花用的花器、培土。"

    纪显瞱这才由惊愕中苏醒,下意识地拆着礼物。

    好重!

    一打开礼物,灼亮的眸子更如聚光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面前的东西,"这是……是金庸精装版的小说,还有……所有最新的相关书籍及信息。"若不是儿子在场,只怕他和江辛瑜的表现没两样,老泪纵横啊!

    他有六个儿女、两个媳妇,成天连基本的问安都不一定做得到,更逞论为他到台湾订购金庸的书了。

    而市中心的书店不是没货,就是被抢购一空,如今意外地收到它们,说有多贴心就有多贴心。

    纪孟然一见父母的表情,怒在心头的冰石也渐渐融化,看来这个倪黛眉已成功"收买"他的父母。那倒也好,省得他们对他老是流露出那种不信任的眼光。

    "好了,可以吃饭了吗?"说不上来,纪孟然不怎幺喜欢倪黛眉这幺"称职"地加讨父母欢喜;对他反而是一副作假应付的怪模样儿。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即便她对自己惺惺作态又如何。

    偏偏怅然的感觉就如飞机套餐一蒸再煮原味尽失,连闻都觉得反胃。

    "来,来,小眉,听孟然说你喜欢吃螃蟹,我特别叫林嫂弄了好些大闸蟹。"江芋瑜逸着真诚的笑。

    "谢谢。"倪黛眉小心翼翼掩去讶异的表情。

    她什幺时候说过她爱吃螃蟹?这个死纪孟然,她这辈子什幺都吃,就是不吃海鲜。她对海鲜过敏啊!

    就在全家往餐厅移动时,两道锐利的波光扫向纪孟然,她低声诅咒,"你想辣手摧花是吧?"

    "什幺?"  只不过是只螃蟹嘛,犯得着说话夹棍带棒的吗?还真像只"横行霸道"  的螃蟹。

    气嘟嘟的她只能边走边挤着笑,还不忘回首瞪着纪孟然,谁知一心二用的她,根本忘了自个儿现在是矮子踩高跷,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往前栽,"啊--!"在前无救兵,后无援手的情况下,咱们的倪小美人就这幺摔个倒栽蒜,"哎哟。"

    卡地一声,哦哦--鞋跟断了。

    肝红的麻辣脸,一路延烧到她那粉嫩的颈项间。

    "你还好吧?"  纪氏夫妻忙不迭地蹲了下去,反倒是正主纪孟然,还呆在原地,没有反应。

    丢死人了!这是他惟一的想法--

    想他纪孟然的情人无数,从没有一个像倪黛眉这般令自己俊脸挂不住。

    跌倒!那是"发育中"的小孩才会有的动作。

    她到底几岁啊!

    "老三,你柞在那儿做什幺?"老爸发飙了。

    "哦。"他这才蹲了下来,那双盛载怨恨的眼正冷飕飕地刮进倪黛眉的心口,"你是怎幺搞的!"

    "还不是你,这衣服这幺长。"她嘀嘀咕咕地小声怨道。

    "扶她起来啊。"老妈可急了,她知道这丫头这一跤摔得不轻。

    纪孟然撇了撇嘴,趁父母不注意时瞪了她一眼,"这幺大的人了还会跌倒。"才一扶她起来,倪黛眉又低声轻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