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3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恶!"纪孟然一跤跌了下去,正好摔在一个已有七分醉的酒客身上,狼狈至极,更添怒意。

    "你骂我什幺?"那人趁着酒精作祟,雷声大作地吼了起来,"你再说一遍,老字就要你--血溅--咦?哟哟哟!这不是咱们纽约有名的纪三少嘛!失敬失敬!"皮耶歪歪倒倒地嗤嘲着,用力大无穷的力道拍打着他的肩膀,颇有打压对方的态势。

    纪孟然今个儿就是受了一肚子憋气,要来这发泄的,没想到反而被人当猴耍,顿时怒火攻心地站了起来,"别再说任何一句我听不顺耳的话,否则--"深不见底的黑瞳,突地进射出一道阴冷又刺骨的寒气。

    "否则,你--这个绣花枕头能把我怎幺样?哈--"皮耶根本就醉茫茫,完全无视对方那股慑人的霸气下所隐藏的无限爆发力。

    纪孟然一拳倏出,皮耶鼻梁上的眼镜立时断成两截,"别让我再听见任何挑衅的话,否则这一拳就不是落在眼镜上了!"冷呼一声,纪孟然便朝一拥而上的死党的包厢走去。

    倪黛眉与小咪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小咪这下子对纪孟然的爱慕更加一成,"好酷哦!"

    倪黛眉却为他的冲动减分。冲动的男人容易误事!

    花心加上冲动,这个男人--唉!在她心中的评价越来越低了。

    不过,就璀璨王朝仅存的未婚三公子的身分,佐以俊伟焕然、身材精练的外表及不可计数的财富,他的确是她准备撰写"贵妇人生活探讨"新书的最好实验对象。

    好吧!算她吃亏一点,还是选他好了。

    一幕才落,一幕又起,就在纪孟然就坐后,在他们隔座包厢中,一名行迹奇诡的男子突然站了起来,向纪孟然所坐的包厢前靠近,随着俱乐部的鼓噪音乐声及霓虹灯的光影,那人加速脚步来到纪孟然面前就是一鞠躬,忽而诡笑……

    他是个"拿钱杀人"的职业杀手,只要雇主将钱及欲杀对象的数据交给他,定会在七日之内完成使命。而皮耶,正是他这次的"任务"。

    倪黛眉直觉地盯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律师的职业反应,她总觉得这个人不属于这里。

    就在那人一转过身子,她看见那人脖子上有一道难看的刀疤,直连到耳垂下方十分恶心。

    这时皮耶与纪孟然同包厢的友人,似乎毫不在意先前的争执,一一往舞池中间舞去。

    而那个怪人又踏着步子,像被灌醉的河蛙,癫踬地向皮耶挨近。

    满场的人陆续往舞池中聚拢,剎那间遮住倪黛眉观察那人的视线,一种直觉让她旋即站起身,尾随他向皮耶移近。

    就在灯光一明一灭中,那个怪人突然向落单的皮耶一刀刺去--

    须臾间,皮耶像棵被人恶意重砍的残木,向一旁倒去。

    眼下这一幕宛若跳格的影片,没有人察觉,众人继续舞着、笑着。

    倪黛眉见状既不惊慌,也没有失控尖叫,仿佛知道那怪人就是会这幺做似的。

    那名几近变态的凶手,不慌不忙地将凶刀塞进距离他数步之遥的纪孟然手中。

    邪佞的笑瞬间漫开,当纪孟然赫然清醒时,那人便像只狡猾的狐狸从混乱的尖叫声中火速消失。

    "杀人了!杀人了广尖叫的求救声和着喧天的音乐声,整个现场一片紊乱。

    所有目光焦点全指向同一个方向--

    就是手持着鲜血淋漓凶器的纪统孟然。

    "我没有  !"

    他今天是走了什幺狗屎运。

    他难然极力否认,但没有人相信他!尤其在他与皮耶有过冲突后,就更没人会相信他。

    倪黛眉将这一切尽收在眼底,走近被害人的身边,以戴了手套的双指触及他颈上的大动脉后,幽冷地宣布:"他死了。"

    "什幺?"纪孟然手中的刀柄登时落地,险叫出声。

    在场的人大都先人为主的认定,是纪孟然想给皮耶先前的无礼一点教训,却不幸失手,令对方一刀毙命。

    环视四周的目光,有惊慌、  有同情、也有存心看笑话的,就是没有一个人感同身受的关心这件事。

    只有一个人例外。

    倪黛眉深幽如汪洋的瞳眸,突而闪现生机。

    "别慌。"一道狂卷成形的诡谲想法,旋即如巨浪漫过倪黛眉的心坎,她一双美丽却强势的眼勾视着纪孟然,并不疾不徐地在他的耳际低语:"我可以救你,但是你必需和我结婚。"

    这话犹如南极寒冻,倏地唤回纪孟然剥离的理智,"你说什幺?"他今晚之所以会跑到俱乐部,就是为了逃避欧汀的无理要求,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竟又撞上这邪门的鬼杀人事件;这会儿,这个疯女人还来插花搅局!

    倪黛眉不以为意地望着他,明媚的美颜此刻正释放出一股迫人的气势,楔而不舍地低语,"我看见凶杀案的全部过程。"

    "你?"这幺说,她是惟一可以还他清白的人?

    "如何?"她正以一种以逸待劳的气息请君人瓮。

    纪孟然屯积已久的怨怒,在她轻松、诡谑的波光中几乎爆发,那向来风流自信的脸孔登时隐恨,连周边的空气也随之凝结。

    呜--呜--警车的鸣声已自远而近的传来。

    倪黛眉对这种声音及阵仗,不知已见过多少回,自然无视它的迫近,诱人的眸光里尽是两泓深幽。

    "你只有一分钟考虑了。一旦进了警局,所有的话将作为呈堂供证。"

    "你--"纪孟然气得龇牙咧嘴。

    霍地,深埋在心底一天的沉闷,有了某种转机。

    也许,他可以……

    "如何?"她睇见他泽盼中的转变,她相信自己的"机会"  来了。

    一分钟后,大批的刑警员蜂拥而至。

    纪孟然也就在倪黛眉"陪同"  下,首次"光顾"了纽约市警局,并在翻记起她是谁了!

    她正是纽约当红的知名女律师,也是他这辈子避之为恐不及的女人  --离过八次婚的超旧破鞋!

    第二章

    纪家今夜格外的热闹,全是为了迎接纪家老二纪霍然携带妻子叶彤蜜月回国。除了纪孟然因有事提前离席之外,纪家全员齐聚一堂,温馨尽欢自不在话下。

    就在这一片欢腾声中,老管家突然三步并两步地冲进客厅。

    "大少爷!大少爷!"

    "什幺事跑得这幺气喘吁吁的?"  纪斐然不动如山地问道。

    "大少爷,有一个叫倪黛眉小姐的打电话来,指名要找大少爷您。"老管家吁吁大喘地将无线电话交给纪斐然,"她说……她说……"

    "我来听。"  纪斐然立刻接过电话。

    "喂,纪斐然。"他自报姓名。

    "我是倪黛眉。"  电话那端娇柔的声音,冷静而不失礼。

    "不知有何贵干?"纪斐然这个人向来不说废话。

    倪黛眉也简单明了地道明来意,"你三弟纪孟然杀人了,现在正在纽约市警局。"

    "什么?"他不敢置信。

    "听好,你们只有七十二小时可以援助他。"说完,倪黛眉便收了线。

    纪斐然这座坚冰,终于在这激狂沸腾的消息中碎了。

    一挂上电话,他立即地宣布,"孟然杀了人!"睇了双亲一眼,又将目光调到二弟身上,"霍然,快打电话给我们公司的律师,我先赶到纽约市警局!"  话落,他便头也不回地冲出家门。

    ☆★☆

    纽约市警局。

    倪黛眉因自愿担任纪孟然的辩护律师,而得以在警局的监视室里和他会面。

    "纪孟然,你打算怎幺做?"倪黛眉想知道他目前的想法。

    此刻纪孟然那炯黑的双瞳,因先前一连串的质询与炮轰而显得落拓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