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章

作者:席晴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序

    各位好!

    这本"黄金美人"女主角的俏皮个性及利落的应对,我可是费心地研究了好久,简直--给她太完美了!希望你们会和我一样喜欢她。好了,

    言归正传,现今的社会越来越冷漠,"感动"与"心痛"的感觉似乎渐渐淡薄。

    一日,我被自己的"无动于衷"给骇着了,打从我会使用后,就开始写日记,直到今日已撰拟过三十本以上十万字的书籍(不计算报纸稿、

    广告文案、企划书)

    可是,越写感动越少,这是多幺可怕的事!

    一篇没有灵魂的文字,如何引起共鸣?如何深植人心?

    我向来对自己的作品要求极高,但若忘了加上"感动",再精美的文字也可能只是堆"垃圾",我怕,真的很怕。因此,每一天坐在桌前,我

    都会勉励自己以"爱"的心情,写下每一篇爱的诗篇,并以此呈现给各位。

    "黄金美人"是我特意挖掘的题材,男主角--纪孟然,人如其名"孟浪、超然"。这幺一个风流多金的男子,在他的思维里"爱情"几乎不可能

    存在;而他却撞上在纽约长大的女律师--倪黛眉。成日与纽约那些牛鬼蛇神的罪犯"搅和"的她,对爱情更是嗤之以鼻。

    两个完全不相信爱情的人,在一场凶杀案中交手了。他们织出一连串诡谲的际遇,也重新面对不曾感动的"爱情",然而在金钱利诱的主导

    下,又会衍生出什幺样的波

    涛?

    身为女人,我必须说,我喜欢"倪黛眉"的个性,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是深刻地着墨,也希望天底下的女孩,都有机会变得像她这幺"坚强

    却不失幽默"。

    故事简略的说完了,鼓励各位一览本书的菁华。

    楔子

    "璀璨王朝"是个创立于纽约的宝石家族,其中分为"钻石"、"红、蓝、绿宝石"、"黄金"、"珍珠"、"水晶"、"璞玉"六个项系,由龙头老大

    纪显

    瞱他的六个子女,分别管理。

    他们的势力范围纵横全球,光芒逼人,却又无人能打击他们!

    因为纪显瞱严格规定--每个子女都必须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经营管理、珠宝鉴定等等皆需精通,防身术更是必修的课程。

    然而,他再怎幺替他们"精打细算",只有一门学问使不上力--爱情。这也是受妻子的影响,他绝不勉强子女嫁娶,但若要结婚,就必须是在一个条件下--真正的彼此相爱。

    第一章

    纽约极品黄金集团办公室。

    "你再说一遍!"纪孟然那一头有型的鬈发,犹似被火箝烤过一般,正冒着炙热的烟硝。

    "欧汀先生表示,如果想开采他们公司的金矿必需是家庭幸福及健全者。"他的机要秘书兼同学--维克面不改色地重复一遍。

    "他说的是什幺话!"谁人不知他们璀璨王朝上至父母,下至六个兄弟姊妹全家一条心,父母恩爱、手足情深,而且个个富可敌国,有哪一个家庭的组成成员比他们更适合成为欧汀家族金山矿产的最佳合伙人?

    维克当然知道纪孟然不服,忙不迭地将办公室大门关上,以免下面的话,让他纪三公子叫嚣跳脚、影响形象。

    "欧汀先生所说的家庭幸福及健全,是指你本身。"维克不疾不徐地补充。

    "我?"纪孟然脆冷的音调乍扬,连桌上杯中的水,都险些冻结。

    "嗯,就是你。简单地说,你必需是个结过婚的幸福男人。"

    "可恶,我结不结婚关那老怪物什幺事!"冷厉突下。

    他恨透了这个话题!

    他至今之所以可以对女人呼风唤雨,除了他家财万贯、风流惆戃之外,最值钱的就属这张"未婚"  的招牌了,一旦结婚,只怕--

    不可否认,他爱极了女人对他趋之若骛的飘飘然感觉,而且他从来不掩饰他对这种感觉的喜好。

    在纽约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纪孟然"三个字就代表--多金、英俊、单身!

    要他结婚,等下辈子吧!

    维克一见他乍红乍紫的盛怒表情,故作同情状,"你若不结婚就别想接欧汀的生意!这可是那老头特别叮咛的。"

    "不接就不接!"纪孟然宛如被针扎似地弹跳了起来。

    "'孟然,冷静点。"维克褪去机要秘书的脸孔,换上老同学关怀与提示的口吻,"你不会拿每年倍数成长的收人开玩笑吧?"

    他的提示将纪孟然从怒潮中打醒,仿佛是阴霾信道中点亮的一盏明炬。

    生意就是生意!

    一个聪明、甚至是狡诈的商人,绝不会牺牲任何一个可能赚钱的机会。

    纪孟然的确花心,在英俊的外表下总给人一种混吃混喝公子哥的错觉,以至对手总认为他不足为惧。

    但他们全错了!这只是他的保护色,也是他高明的地方。这招叫做"扮猪吃老虎",吃得对手无话可说。

    虽然璀璨王朝自从他们父亲退休后,分别将旗下六大企业转交六个子女各自经营,并由大哥纪斐然统筹控管,但实际上,纪孟然是他们之中最像商人的商人。

    大哥纪斐然冷騺无情,容易得罪人;二哥性刚烈火,不免冲动;只有看似无害,却总是适时在利害当口伸出他抢钱的利爪,无人能挡。

    利字当头,纪孟然沉默了。

    维克太了解他了,沉默就是是他开始思虑作战的前奏,只消再加把劲儿,纪孟然八成会妥协,"你可知欧汀的矿产合作方案,最有魅力的点在哪儿?"

    "我在听。"

    "独家开采,而且属于他们的利润部分,愿意交由承接的公司制成成品行销全球。"

    剎那间,维克的话,已化成一条条国际标准的金砖,放在纪孟然面前。

    "好个奸诈的老头!"他好恨!这种"好康"的事竟必需拿他的自由来换。

    "维克见纪孟然越怒,知道他内心挣扎得越凶。此时间只需闭紧嘴巴,让他纪三少心甘情愿地走进礼堂,金矿自然就到手了。

    "可恶!"恶咒再扬,顿失平日翩翩情人的好风采。"大不了我买个大陆妹假结婚就是了!"纽约多得是这种想取得身分的投机女人。

    "  不成!欧汀早防到你这招了。"维克轻描淡写地一声谩笑,打散了他的美梦。

    "你说什幺?"困兽般的咆哮霍然响起。

    "欧汀把你的为人、能力及财务况,调查得一清二楚,尤其对你的私生活更是了如指掌,所以这招是行  不通的。'维克佯作呜呜咽咽的声音,更加深了戏剧化的效果。

    "这个老鬼!"爆裂的怒吼声平地再起。

    维克丝毫不受影响,纪孟然天生有副好脾气,甚至可以说受尽上下员工的爱戴,女人对他更是服贴地似波斯猫,可以惹恼他的惟独逼他"结婚"这件事。他想自己下面要说的话,准教纪孟然喷血,但是责任所在,不得不说。

    "还有更严苛的呢!"维克斯条慢理地说。

    "维克,你最好一次把话说完,否则我会解除你的职务,然后将你从这八十八楼层高的地方丢下去!"他真的火了。

    "欧汀说,你不但必需结婚,而且你名下的财产需以'夫妻共同财产制'的方式登记,才能证明你不是假结婚;欧汀也说了,如果你愿意邀请他参加婚礼,他非常乐意偕妻前来。"

    维克的宣布不啻在纪孟然心中,投下一枚巨大的原子弹,顿时天地为之风云变色。

    "免谈!"一个排山倒海的特大巨浪直撞下来,骠悍狂野的气势令人魂飞魄散。

    "夫妻共同财产制"对于一个有钱的纽约人而言,是多大的赌注,没有相当的爱为基础或"实质的利益",夫妻中任何有财力的一方,绝不会同意这幺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