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25章

作者:叶倪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敢后悔!”她眯起眸子,“我可是个跋扈的坏女人,小心我会怀恨在心,找你报仇。”

    “是是,我早就听说金大小姐个性固执,为了心爱的男人连命都可以不要,我又怎敢触怒你呢?”他揉揉她的脑袋,取笑道。

    “谁……谁说你是我心爱的男人?”金可儿小脸一臊。

    “咦,我有说是我吗?怎么有人自动招认呀!”一丝笑纹藏在曲袖风的唇角,看着她如花般动人的美貌,他想不管今后去哪儿,只要身边有她便是最大的幸福。

    “曲袖风,没想到你也挺会说话的,我都说不过你了。”她噘起小嘴,不依的说。

    “呵呵!你不知道吗?我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着,他便仰首大笑,洒落一串串畅意的笑声。

    金可儿失神的望着他,头一次……她头一次见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大笑,那笑容好阳光,而那股喜悦也感染了她。

    发现她没有回应他,曲袖风敛下笑容望着她,正好接收到她痴迷的眼神。

    “怎么这么看着我?”他勾唇一笑。

    “怎么办?我好像愈来愈爱你,彻底被你给迷惑了。”金可儿的可爱之处就是不会隐藏心思,喜欢就是喜欢,无法隐瞒。

    “傻可儿!”他一双长臂圈住她的腰,“何只我迷惑了你,其实你才真正迷惑了我。”

    “这……这么说你爱我啰?”她进一步大胆的追问。

    “明知故问。”他撇嘴笑笑,拉着缰绳继续走,却故意不说。

    “那我就当你是爱我啰?”瞧他一脸不自在,金可儿嘻嘻笑的跟在他身边,嘴里继续叨念着。

    她柔美的笑让他心一热,拉着她来到一块大石后方,躲过震坤不时朝他们瞟来的眼神。

    “知道我早就不能没有你,还问。”

    “知道归知道,但我要亲口听你说。”她撒娇道。

    “我爱你。”他附在她耳边说。

    “太小声了,我听不见。”她故意拉拉耳朵。

    “我……我爱你……”曲袖风贴在她耳畔又说了逼。

    “还是太小声了……”她摇摇头。

    “你这丫头!”曲袖风随即攀往她的肩,俯身攫住她的红唇……他狂肆的吮吻、霸气的揉过她甜美的唇瓣,轻轻咬着丁香舌,细细品味着。

    他粗犷的身子挡住寒沁的风,缓缓解开她的衣襟,抚上她滚烫的肌肤,舌尖舔吻着她两排贝齿,感受到她浑身散发的热度。

    随即,他的热唇来到她韵胸口,闻着她迷人的香气。

    他确信,如果此处不是在荒山野地、不是在冷沁大雪之境,他一定会按捺不住地要了她!

    “好冷,快将衣裳扣上。”他用力把持住自己的欲望,将她紧揽于胸前,“走吧!咱们继续赶路,嗯?”

    金可儿垂着脑袋,含羞带怯的点点头,此刻她脑子里、耳边回荡的全是曲袖风温柔的爱语。

    那一句句、一字字就好像暖流般,温暖了她整个心窝!

    尾声

    回到首都长安,曲袖风正想将震坤交给赵孟齐,让朝廷来处置此人,万万没想到赵孟齐已被降级,在城门口当个看门官!

    为此,曲袖风只好独自进宫面圣,将震坤还押朝廷。

    大殿上,皇上望着跪在底下的曲袖风与金可儿,“听说你过去曾在赵孟齐麾下?”

    “是的。”曲袖风垂首道。

    “什么样的军衔?”皇上又问。

    “小的并无任何军衔,只因为赵将军看得起,让我做他的智囊,出出主意罢了。”他老实回道。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会落下把柄在他手上?”皇上此话一出,让他猛然震住!

    这么说皇上已得知一切,也知道可儿以女儿身从事医员一事了?

    不等曲袖风厘清一切,金可已先行开口,“皇上,错在我,曲袖风才会被赵将军给利用,若要惩处,请皇上惩处小女子。”

    “说说看,你何错之有?”皇上闭眼沉吟。

    “我……是我乔装男装到营地里担任医员,曲袖风完全不知情。”金可儿跪在地上,恭敬地说道。

    “可儿,你就别再说了。”曲袖风担心说话直率的她会惹祸上身。

    “我非说不可。”她仍执意,“本来错就在我。”

    “好了,你们都别说,就让朕说吧!”皇上扯扯嘴角又捻了捻须,“曲袖风,听说你极具领导能力也非常有战略头脑,立下不少战功。”

    “这是小的该做的。”

    “赵孟齐虽然知人善用,却因为野心太大,想利用你取下震坤首级以立功,完全不顾及底下五百士兵的性命。”皇上以睿智的目光看他。

    “皇上……”他非常震惊皇上会知道这些事。

    “呵!别这么意外,其实我也是有眼线的。”皇上看看他们又说:“金可儿扮男装报考医员确实有罪,不过看在她救了不少士兵将功折罪的分上,朕可以不予治罪。至于你……”

    “皇上!”金可儿忍不住插了话,“既然小女子无罪,曲袖风也该无罪呀!”

    “朕可治他罪了?你别心急。”

    皇上还真是被这对有情人给逗笑了,“赵孟齐利用下属弱点来谋求自身利益,已被我贬为城门校尉,至于他原先的将军一职就由你曲袖风接替。”

    闻言,曲袖风立即俯身谢恩,“谢主隆恩。”

    “今后与西域各国的沟通全靠你了,可以平和相处就别以武力抗衡,除非像震坤这类冥顽不灵之辈。”皇上遂道。

    “属下明白。”

    “好了,你们两个可以退下了。”

    “是。”曲袖风与金可儿再次行跪拜大礼,这才走出大殿。

    “现在我们可以回麒麟镇了,是不是?”她兴高采烈的问。

    “没错,我们现在就回麒麟镇,我想金老爷一定非常想念你。”曲袖风抬头看着艳阳,一点儿也感受不到现在正是冬天。

    “我也好想我爹,不知我们捎去的信他收到了没?”

    自从她的身体康复后,决定留在山上多待一年,那时已写了封家书回去,只是他们在山上,爹无法回信给她。

    想起爹爹,她已迫不及待的拉起他的手,“快……我们快点。”

    “你急什么?”

    “我就是急,咱们去租马车,快……”

    金可儿说着便往前头奔跑而去,曲袖风看着她那副心急样,也只能摇摇头加快脚步追上她。

    看来,他这一生有这小丫头为伴,可有得忙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