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0章

作者:叶倪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是她却没料到,身子虚弱的她在经这一番发泄后,竟然脑子一眩,昏厥在他怀里!

    “小姐……小姐……”曲袖风接住她,惊喊着。

    金可儿半昏迷了会儿,而后缓缓睁开双眼,当发现自己倒在他怀中时,她努力想撑起自己却无能为力。

    “你……你放开我……”被他这么抱着,她感到浑身发热,心口一阵阵紧束。

    “只要你站得起来我就放开你。”他总不能真放了她,让她倒在地上吧!

    “我会站起来的。”金可儿拼了命的使力站直身子,可双脚却不停颤抖,“这下你该放手了吧!”

    发现她的脾气真的很硬,就算不放心曲袖风也只好放手,然而她这副赢弱的模样却让他一颗心狠狠拎着。

    姑且不论她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曲袖风明白退婚对一个姑娘而言是非常大的伤害,或许真是他一开始就做错了。

    “如果不想让我再晕一次,你就离开。”说完,金可儿踩着虚弱的脚步继续往前走。

    曲袖风怎可能离开呢?他只好拉开距离跟在她身后,保护着她的安全。

    金可儿可以感觉到他在身后跟随,却无力再抗拒,而是默默的往前走,直到找到一间书坊才步进店里。

    “老板,这里可有旧医书?愈久的愈好。”她翻翻案上一堆堆书册。

    “旧医书,不知姑娘要谁写的?不过古医书多已失传,我这里只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和……”老板一边找一边说。

    “那本我看过,那就不必了。”发现自己的注意力仍放在外面的曲袖风身上,她想还是回府吧!“我改天再来瞧瞧。”

    才转身,她眼前一黑,砰地倒在老板的脚前,惊得他大声问道:“姑娘……姑娘你怎么了?快醒醒……”

    守在外面的曲袖风听见老板的喊声,立刻奔进屋内,诧异的望着倒在地上的金可儿!

    “小姐……小姐……”他二话不说地将她抱起,往外头快步离开。

    没一会儿,金可儿缓缓张开眼,虚弱地说:“你要送我……送我去哪儿?”

    “送你回府。”曲袖风不停加快脚步。

    “不……不要,我不要回府。”如果让爹知道她昏倒在外。一定会很担心,还会限制她出府。

    她日后还有许多事要做,如果被限制行动,她的计划就无法进行了。

    “那你……”

    “拜托,我真的不能回去。”天啦!她的脑子怎么这么眩呢?

    看她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一脸乞求,曲袖风顿时陷入犹豫中,再望着她苍白的脸蛋,他心底升起一丝犹豫,须臾过后他便转了个方向,往附近的客栈而去。

    “给我一个干净的上房。”一进客栈,他便向掌柜要一间房。

    “是。”掌柜看看他怀里的女人,“这位姑娘怎么了?”

    “她病了,麻烦你再请位大夫过来,要快。”曲袖风说完便和小二上楼来到房间,将又昏迷过去的金可儿放在床上。

    “小二哥,麻烦再打盆热水过来。”他赶紧交代道。

    “是的,我马上去。”小二恭敬的退下。

    曲袖风坐在金可儿身侧,瞧她不但脸色泛白、连唇都不见血色,他的心整个扭绞起来。

    她是怎么搞的,明明是个大夫却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此时,小二端来热水,“大夫马上到,您再稍等会儿。”

    “好,谢谢你了小二哥。”曲袖风朝他点点头,“如果大夫到了,请你尽快带他过来。”

    “是的,我知道。”小二退了出去。

    曲袖风随即拧了热毛巾将她鬓边的汗水擦拭掉,见她两片唇轻抿了下,于是将她扶起喂她喝了几口茶。“喝点儿水。”

    金可儿喝完水躺回床上后便不再动,曲袖风见她如此不对劲,心口紧紧束缚着。

    “客倌,大夫来了。”

    此时小二正好将大夫带上来,曲袖风赶紧打开门让大夫进房,“大夫,请看看她怎么了?”

    大夫点点头后便放下医箱,坐在床畔为金可儿诊脉。良久他才对曲袖风说:“这位姑娘心肺郁气太重,再加上近来天气转变、秋雨之后又遇冬雪,寒气侵入体内所致。”

    “那该如何调理?”

    “让姑娘尽量放宽心不要伤神,我开个方子,只要服它三帖就没事了。”大夫站起,望着曲袖风担忧的脸色又笑笑道:“别担心,姑娘不会有事的。”

    “谢谢你,大夫。”曲袖风拱手道谢,接着拿出些银子,“这个你先拿着,药材我等会儿就去你诊坊拿。”

    “好的,我会尽快将药材包好,等你过来。”大夫接过银子,点点头之后便离开了。

    曲袖风低头望着闭上双眼的金可儿,低声道:“幸好没什么大碍,只是……你的郁气是因我而生的吗?”

    你就再忍忍吧!十二天后我就会离开,到时就没有人令你心烦了。

    仔细看看她的脸色已恢复些微红润,曲袖风这才安下心来。

    ***

    金可儿清醒后,发现留在她身边的人是海棠而不是曲袖风,不禁感到迷惘。

    印象中是他把她送到一处地方,又喂她喝了水,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小姐,谢天谢地,您终于醒了。”见金可儿终于睁开双眼,海棠一颗拎着的心随之落下。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金可儿吃力的坐起,才发现这里原来是间客栈。

    “是曲袖风派人回府告诉我的,他说您不愿让老爷知情.所以我也没敢告诉老爷,小姐放心吧!”海棠拿来刚刚请客栈厨房熬好的汤药,“这是大夫为您开的药,您快喝下,精神就会好些了。”

    本不想喝,但是又怕自己没办法回府而让爹知情,金可儿便勉为其难的喝下它,“对了,曲袖风呢?”

    “他回府了,他说要去向老爷禀报,说您心情不好,要我陪着您四处走走。”

    “这是他的意思?”

    “嗯,他说这么告诉老爷,老爷比较会相信。”海棠点点头。

    “他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昵?”金可儿苦涩一笑,“我们再休息会儿就可以回去了。”

    “是的,大小姐。”海棠拿着空碗,“那我把碗拿去给厨房。”

    才走了几步,她又想起什么对金可儿说:“对了,曲袖风要我等您醒来后转达一句话给您……一句有点奇怪的话。”

    “什么奇怪的话?”金可儿秀眉轻拧。

    “他说……”海棠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他说什么如果能让你的郁气消除,你应该不会这么痛苦了。

    “他……他真的这么说?”虽然昏迷中的金可儿并没有听见大夫的诊断,但身为医者的她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明白曲袖风话里的意思。

    “是呀!我完全听不懂。”海棠愣愣地说。

    “他……他要离开了……”金可儿猛地坐直身子。

    “谁要离开?”海棠完全不明白。

    “扶我……快扶我回府。”她的计划都还没实行,他怎么可以一走了之?她已经努力了那么多个日子,绝不能前功尽弃。

    “可是小姐您的身体会吃不消的。”瞧她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要怎么回府呢?

    “我……”站起后,她顿觉头昏脑胀,又猛地坐下,无力地对海棠说:“你回府把曲袖风叫来好吗?”

    “曲袖风吗?好的,我这就去叫他。”见小姐好像有急事,海棠也跟着焦急起来,但仍不忘交代道:“您好好待在房间休息,我去去就来。”

    金可儿点点头,“快去吧!麻烦你了。”

    海棠旋即离开客栈,加快脚步朝府邸的方向奔去。

    第4章(2)

    回到金府,她不敢让其他人发现,故意走小路好不容易才找到曲袖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