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章

作者:叶倪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1章(1)

    麦浪沉浮,宛若波涛,今年又是个丰收的好年。

    这块千顷良田的所有人便是麒麟镇的首富“金员外”金丰在。

    金丰在向来乐善好施、广结善缘,再加上个性敦厚、为人正直,受到镇上百姓们的爱戴与推崇。

    此时,他站在桥头,瞧着底下灌溉用的引水,急急命令下人,“山上的方墨先生观看天象,预测再过几日将会有场大雨,就怕这沟渠会负载不了,提早个几天秋收吧!”

    他转向另一边,望着一大片金黄色稻穗随风摇摆,煞是美丽,为避免这些稻米被大雨给毁了,就算早个几日收成也无妨。

    “是的老爷。”

    众多下人立刻扛着收割的工具下田,其中一部分是金府的下人,其余几乎都是从麒麟镇上临时找来的工人。

    而在金府的下人当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曲袖风。

    他身材挺拔、外貌俊酷,听说还念过不少书,只不过为人淡漠,难以亲近。对此,许多人都感到好奇,为何他会入府干粗活?只可惜这样的疑问从没人敢问出口,因为大家都害怕他那过于冷淡、令人背脊发凉的眼神。

    偏偏他又是金府内能力最强、割稻的刀法最凌厉的一个。

    “老爷,小姐应该再三天就回府了,她的房间要如何布置呢?”管家柳伯附在金丰在耳边小声问道。

    “唉!这丫头坚持离家到外地习医也有五年了,从小她就像个男孩子般大而化之又固执,没有女孩子家的纤细,就不知道离家这些年可有将她的性格磨得柔顺些?”一提起这个独生女金可儿,金丰在不免有丝忧心。

    更不难听出他对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有诸多的不舍。

    想想她才刚满五岁时,她亲娘就重病离世,让她在没有亲娘的呵护下长大,自然不知道什么是温柔、什么是细心,金丰在原是想最坏也不过是这样,等她慢慢长大自然会有姑娘家的样子。哪知道在她十二岁那年,她远房习医的表哥来访,两人相处了几天后,她居然迷上了医术。

    女儿先是向他要求离家习医,被他拒绝后开始绝食抗议,让他不得不投降,答应让她前往洛阳习医。

    由于金家在麒麟镇的地位不同于一般,此事很快被宣扬开来,大伙都说大善人金员外生了个离经叛道的女儿,甚至还说这全然是因为娇生惯养所致。

    在加油添醋之下,金可儿在外的名声其差无比,更有传言指出才十二岁的她爱上自己的表哥,不顾父亲的反对与表哥私奔了!

    这些破坏女儿名声的传闻令金丰在头疼不已,却也斩不断这些不实的谣言。

    不过,他以为从小没吃过苦的女儿一个月内必定会返家,万万没想到她这一离开就没有回府的意思。他捎去家书表明想去看看她,却总是被她拒绝,说她要专心习医,这让思女心切的金丰在只能强忍住想见她的冲动,等着她有一天主动回家了。

    这一等就是五个年头,如今女儿已十七,就不知道她现在长成什么模样了?

    “老爷,我想会的,小姐一定会变得和以往不同,说不定会令你大感意外呢!”柳伯安慰道。

    “若真如此,那小姐的房间就照一般姑娘家的喜好做布置吧!”金丰在想了想之后说道。

    “是,小的知道了。”柳伯笑望眼前丰收的场面,心想多年不见的大小姐即将回府,对老爷而言应该是桩最大的喜事,也希望小姐能变得成熟懂事,不再像五年前这么固执又让人伤脑筋了。

    ***

    三日后,金可儿终于回府了!

    昔日的黄毛丫头如今已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家,当她站在金丰在面前,连他都快要认不出来了!

    “爹。”她弯起嘴角,明亮的大眼闪着泪影,“我回来了。”

    “你真是我的可儿?”金丰在上前握住她的小手,“天,你长高也变漂亮了!”

    “爹,您的头发白了些,但看起来气色不错。”金可儿望着久违的亲爹,回以最甜美的微笑。

    “瞧你说的,这些年我每次派人送去家书,你就是不想见我,到底是为什么?”只要提及此事,金丰在就非常不能理解,“难道你都不曾想过爹,既然不想又何必哭呢?”

    看着她眼角挂着的泪珠,金丰在不舍极了。

    “您生气了?”金可儿轻轻摇着金丰在的大手,“其实我也好想爹,但就怕您来了之后我会更想您,想着要与您一起回家,所以才希望您别来看我,如此我才能心无旁骛地学习,但其实可儿好想爹爹。”

    听着她哽咽的声音,金丰在已忍不住红了眼眶,“好了好了,爹也不过是嘴上说说,当然知道你的用意。”他拉她在身旁坐下,“长途跋涉,你一定累了,想不想吃点东西,我让柳伯吩咐厨房准备。”

    “不,我只想陪爹多聊聊。”好不容易回到家,金可儿只想黏着爹爹撒撒娇,这可是她这五年来最企盼的一天。

    “好,那跟爹说说学医学得如何?我的宝贝女儿是否已成为一位女大夫了?”金丰在当初虽不赞同姑娘家习医,但是她既然学了,且拜师这么多年,也希望她能学出个成果。

    “爹,师父他老人家说了,他收过五名弟子,其中就属我最聪颖,否则也不会让我出师下山。”提起这事,金可儿挺自傲的。

    “也好,既已出师,如果你愿意,爹可以在麒麟镇上为你开间药铺诊坊,你说好不好?”女儿如此争气,他这个做爹的也该尽点心力。

    她意外地开心一笑,“爹,您说的是真的?”

    “只要你愿意,爹都会为你办到。”金丰在一副慈父的语气说道。

    “谢谢爹!”得到了爹的帮助,终于可以一展身手,金可儿可是开心的不得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瞧见一名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恭谨的对金丰在说道:“老爷,您找我?”

    “对,袖风。”金丰在笑着走向他,“这次收成能这么快完成全都是你的功劳,若不是你带头领着大伙工作,我想绝对赶不及在大雨来之前收割完成。”

    唉!只可惜这样的人才成不了他的女婿,金丰在只能在心底叹息呀!

    坐在一旁不作声的金可儿一直观察着曲袖风,眼神从好奇转为疑惑,这个人是谁?

    “这本是我该做的,您过奖了。”曲袖风仍是这般恭敬,表情平静无波,让人瞧不出他的想法。

    “呵呵!我不但要口头夸奖你,更要实质的鼓励你。”金丰在捻须一笑,“不知你想要什么?”

    当然,他也明白曲袖风什么都不缺,只是若不这么做,他担心其它不知情的下人们会私下议论,认为他这个主子没有赏罚之分。

    “小的什么都不要,老爷如果真有心,可以将您要给我的奖赏分给其它人,我不用奖赏也会尽心在期限内将所有事情完成。”曲袖风直率的回道。

    闻言,金可儿忍不住轻嗤,冷言冷语着,“请问你哪位?我爹要赏赐你,你不收就算了,还说这种话,难不成你把咱们金府的下人都当成自己人了?”

    “可儿,你别胡说,袖风不是这种人。”金丰在对她摇摇头,“你不在的日子里发生许多事,是你不了解的。”

    “既然如此,那您说这个人究竟是谁、有何特别之处?”金可儿眯着眸,望着陌生男子的瞳心旋射出探究的光影。

    “这个……这个说来话长,日后爹再跟你说。”金丰在看看曲袖风,“好吧!那我就依你的意思,但是你千万别拿我当外人,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