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4章

作者:花茜茜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6章(2)

    ***

    隔天的午休时间,太阳很毒辣,叶洁儿和陈姐一起到隔壁的面摊吃午餐,吃完回到公司后,叶洁儿热得全身是汗,她把衣领拉开,拿面纸擦汗。

    陈姐忽然瞥见她肩膀上有刮痧的痕迹,关心地问:“洁儿,你中暑啦?什么时候刮的?看这出痧的状态,好像挺严重的。”

    “哦!那个啊!前天下午我不是跟老板一起去工地吗……结果我中暑……然后老板帮我刮痧……隔天早上又帮我买早餐……”

    叶洁儿没想那么多,加上与陈姐很有话聊,不以为意地把中暑那天发生的事全说了一遍。

    毕竟陈姐是女性,心思比较敏锐,她可从没看过老板帮谁刮痧、帮谁买过早餐,虽然老板常常吼洁儿,但是她和老板共事多年,很清楚老板是刀子嘴豆腐心,不是有心凶洁儿,只是会这样体贴对待,其中必定有鬼……

    她拧眉思索推敲着,莫非老板对叶洁儿有意思?只是,会吗?老板之前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对象是娇贵纤柔的女模特儿,那形象与洁儿差异好大,感觉可爱型的洁儿应该不是老板的菜。

    陈姐还在想着,叶洁儿已经戴上口罩、袖套,准备好外出装备,手上还拿着吃饭前陈姐交给她的牛皮纸袋。“陈姐,把这个拿去邮局寄就行了吧?”

    自从她的小绵羊机车从屏东的货运行寄来公司后,为了方便,叶洁儿开始利用机车来跑腿办事。

    陈姐笑着点头。“嗯!你知道怎么骑去邮局吧?”

    “知道,你不是说骑过三个红灯后右转再左转吗?”她对台北的路况不熟,出门前,陈姐都会交代她该怎么走。

    “对!就是那样走,路上要小心。”

    “那我要出去办事喽!啊!等等……”叶洁儿忽然想到了什么。“陈姐,要从邮局到老板他今天去他今天去的那个工地,是不是要走XX路就可以接到那儿?”

    “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叶洁儿忽然跑进茶水间里,打开冰箱拿出一大瓶冰凉的饮料。

    “怎么?忘了什么东西?”

    “这是降肝火的青草茶,我昨晚熬的,天气这么热,老板经常在工地晒太阳,很容易中暑,这青草茶的茶包是老板的朋友送他的,我熬好却忘了让老板带出门,陈姐,既然我要去邮局,顺便帮老板把青草茶送过去可以吧?”叶洁儿认真地说着,一脸对于老板的关心。

    “老板的朋友送他青草茶?”陈姐一脸疑问,她没看老板喝过这种东西,而且以前她也熬过青草茶给公司里的那群男人喝,结果大家都不捧场,当然也包括老板。

    “对啊!老板的朋友很好喔!昨天他不只给了青草茶,还给了一顶帽子,而且那顶帽子在精品店的售价还很贵……”叶洁儿把尹宪学瞎掰的理由全说了。

    陈姐不禁莞尔一笑,有点听懂了,看来洁儿正是老板的菜,什么朋友送的嘛!她怀疑帽子和青草茶根本都是老板为了洁儿才去买的,他大概是别扭所以才瞎说一通。

    “洁儿,我倒觉得老板比较希望你能把青草茶喝掉,而不是送去给他喝。老板是怕你又中暑了。”

    “嗄?!”叶洁儿听不懂。

    “算了。”陈姐一脸笑容。“还是让老板自个儿跟你说吧!那你就顺便帮老板把青草茶带去,但是自己要注意点儿,小心骑车,在工地里跟着一起晒太阳,省得又中暑了。”

    “嗯!没问题,我办完事,把东西给老板之后就回来。”

    她是这么想的啦!可是,当她去邮局寄完东西,往记忆中的工地骑去的时候,整整骑了二十分钟还没找到她的目的地。

    “怪了!那天计程车明明是这样开的啊!”她边骑边喃喃自语,回想着那天搭小黄去工地的路况。

    又过了十分钟,她愈来愈觉得路况好陌生。

    “咦?怎么骑车跟坐车的感觉很不同,应该是这条路没错的啊!”

    叶洁儿凭着记忆,糊里糊涂的又骑了十分钟,终于,看见前方一栋兴建中的建筑物。

    “啊!找到了。”她开心笑了,加足油门,往印象中的建筑物骑去。

    ***

    下午五点左右,接近下班时刻,尹宪学回到公司,陈姐笑着抬起头打招呼。

    “老板,你回来了,咦?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

    陈姐的笑容冻住,疑惑地往公司门外探头。

    尹宪学边往办公室走去边说:“有些人还在工地里,等会儿就陆续回来。”

    “那洁儿也跟他们在一起吗?”

    “什么意思?”尹宪学一听她这么问,脚步顿住,眉头皱起。

    “洁儿说怕你中暑,要送她熬好的青草茶去工地给你喝的,老板没遇上她吗?”

    她还以为叶洁儿应该会和老板一起回来,毕竟洁儿出去也一阵子了,她以为老板对洁儿有意思,看到她送青草茶过去,可能会很高兴,把她留在身边一起做事,所以她也没急着要找人,结果,现在老板却一副没这回事的表情。

    陈姐这下可急了,急忙拿起话筒拨打叶洁儿的手机,结果得到的讯息是转语音信箱。

    尹宪学神色焦急地问:“怎么?”

    “不行!联络不上她。”陈姐也开始满怀不安,老实的洁儿不是会乘机开小差的人,她究竟到哪儿去了呢?

    尹宪学愈听愈不安,马上掏手机联络还在工地里的下属以及工头,问有没有人看见叶洁儿的身影。

    但是拨了几通电话,答案都是没看见。

    尹宪学十分担心,正转身想再出门开车沿着公司到工地的路程找人时,事务所的电话响了,陈姐接起。

    “对,我这里是友兴建筑事务所……没错,是有一位叶洁儿……哪里?医院?!好!我们马上过去接她。”

    陈姐面容担忧地挂了电话,尹宪学一颗心悬在喉咙,迫不及待追问:“怎么了?洁儿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医院要打电话来?”

    “XX医院的人打电话来,说是洁儿在工地里受了伤,被送到急诊室,目前没有大碍,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但是她大概受到了惊吓,人在一楼挂号柜台前呆坐着,医院打电话过来要我们去接人。”陈姐把电话的内容转述给他听。

    尹宪学听完后脸色凝重不已,接着像一道风似的,消失在陈姐面前。

    第7章(1)

    一路上,尹宪学心乱如麻,急急开车飙往医院,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心在冒汗,心中杂乱无章,满脑子全是叶洁儿的身影。

    好不容易到达医院,他迈开大步一路急奔一楼挂号柜台。

    他无法解释这样的担心从何而来,只知道当他听见叶洁儿出来被送往医院时,他一颗心揪疼到不行,火速开着车便一路往医院的方向狂飙。

    终于,他在挂号柜台前面的等候椅上找到叶洁儿,一见到她,狂跳的心瞬间归位,但却还隐隐痛着。

    他看见叶洁儿低着头,一个人很落寞地坐在那儿。

    她的长发已披散开来,左边手肘包着一圈纱布,右腿的牛仔裤撩高到膝盖的位置,小腿上贴着一大块纱布,再往下看,她脚下的凉鞋全是污泥,而且带子似乎断了,已经不能穿了。

    “洁儿……”他轻声唤她,怕太大声,眼前那个看起来很脆弱、很落寞的她会就此消失不见。

    “老板?!”叶洁儿抬头,看见尹宪学出现,一脸惊讶。“你怎么来了?”

    她原本是去工地找老板,谁知道跑错地方,到了别人的工地,结果还被陌生的看门狗追着跑,吓得跌倒,摔坏了手机,还是不认识的工人帮忙联络救护车送她来医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