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第15章

作者:艾蜜莉2020-10-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Terry深怕韦以粲在情绪失控下,会动手伤了胡凯琳,把气氛愈弄愈糟,连忙跳出来缓颊。

    “其实不是jill抢走胡凯琳的男人,而是胡凯琳喜欢上jill的好朋友蒋澈礼——”Terry解释道。

    “Terry——”胡凯琳出声制止。

    “反正就是胡凯琳跑去向蒋澈礼告白,谁知道蒋澈礼不但拒绝凯琳,还说自己喜欢的人是jill,所以凯琳才会一直找jill麻烦……”Terry轻描淡写地交代事情的始末,不敢详述细节。

    “那为什么会挑中我去追曦真呢?”韦以粲不解。

    “一开始凯琳要我去追jill,但她根本不理我,所以我们才会怂恿你去追她,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真的爱上jill。”Terry说。

    “……胡凯琳,我们之间的友情到此为止!”韦以粲冷绝地撂下狠话,走出包厢。

    一向骄傲又爱面子的胡凯琳,旋即追了出来,激动地喊道:“韦以粲!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跟我绝交?”

    韦以粲转过身,眼色愠怒地瞪着她,厉声地说:“因为曦真对我来说并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以后你离她远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再找她麻烦……”

    “你想怎样?”胡凯琳昂起下巴,挑衅道。

    韦以粲拿起冰桶,砸向那座三层蛋糕,顿时,奶油飞溅一地,引来其他宾客的尖叫。

    “啊——”一群女生被韦以粲突来的举动,吓得放声尖叫。

    “如果你不想你的公关公司接不到案子的话,尽管找曦真的麻烦。”韦以粲撂话警告。

    “韦以粲……”胡凯琳气得浑身发颤。

    “各位,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狂欢的兴致,今晚开的香槟全由我买单,大家玩得开心一点。”韦以粲对着众人扬声喊道。

    “胡大小姐,今天的酒钱算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说完后,韦以粲又对着Terry道:“Terry,记得把账单送到我的办公室。”

    话普落,韦以粲如旋风般飙出夜店,留下一场难堪的残局让胡凯琳独自面对。

    周末入冬的第一个冷气团来临,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细细的雨丝,使得天气更加的湿冷。

    一早,曦真自暖烘烘的被窝中醒来,强忍着睡意,赶紧到浴室里漱洗一番,打开衣柜,挑选着适合的衣服,在一整排衬衫和单调的套装中,那件深紫色洋装显得格外醒目,她忍不住伸手抚摸着那柔软的缎面布料,眼前再次浮现韦以粲的轮廓,心里漾起了一种温柔又复杂的情绪。

    前几天韦以粲跟着她回家拿取胡凯琳录制的光碟,看他的表情好像真的没有收过Terry送他的车子,也许自己真的错怪他了……

    蓦地,一阵铃声响起,在静谧的清晨显得特别刺耳,曦真连忙拿起放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接听。

    “妈……对不起……我还在准备……对不起……我会早一点到……东西我已经弄好了……我已经安排座车去接舅舅和姨妈他们了……我会马上到……对不起……”曦真战战兢兢地接起手机,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小孩般,不断地低头道歉。

    从小到大,她已经记不到在母亲面前说过多少次“对不起”了。不管有没有犯错,这三个字俨然成为她的口头禅,特别是在每个学期开学前索取注册费和生活费时更加难捱。

    “今天是你弟弟的订婚宴,要你帮忙定个饭店、租辆车子,也搞得七零八落,要是做得这么不甘愿,那就不要做啊!”汪母在电话那端冷言冷语地数落着。

    “对不起……我会马上赶到会场。”曦真唯唯诺诺地说。

    两年前在大学任教的汪父自学校退休后,带着妻子与儿子汪凯轩,卖了台湾的房产,举家移民定居在澳洲。

    这回为了汪凯轩要配合女方家的订婚仪式,一家人才特地自澳洲飞回台湾,所以他们的机票住宿、联络亲友、租凭接驳专车等琐碎细节,全有曦真一个人负责。

    她连忙换上一袭淡粉色平口小礼服,穿上米色针织小外套,利落地绾起过肩的长发,扎成发髻,又画上妆,拿起包包和手机,套上高跟鞋,匆匆地招了辆计程车,直奔订婚的会场。

    一路上,她拿着手机讲个不停,一会儿要确定租凭的专车有没有到指定地地点接驳亲友北上,一会儿又得联络摄影师全程拍照、盯紧纳聘车队准时等等。

    十点整,她下了计程车,抵达订婚会场的门口时,见到双亲、弟弟还有自南部北上的亲友们都聚集在门口,从纳聘车队上取出要下聘的十二样礼。

    “爸、妈。”曦真轻声地和双亲打招呼。

    “怎么这么晚才到?全部的人就等你一个!”汪母指指手表,没好气地数落着。

    “对不起,路上有点塞车。”曦真怯怯地说。

    “曦真,你妈第一次要办喜事,比较紧张,口气差了一点,不要介意。”汪父缓颊道。

    “没关系。”曦真扬眸忘了父亲一眼,脸上漾着笑容,心却难受地揪痛了。

    “姐,摄影师怎么还不来呢?到底在搞什么?你有没有帮我约啊?”汪凯轩一脸被惯坏的表情,颐指气使地说。

    “我再打电话催一下,可能是路上塞车了。”曦真拿起手机,走到会场的角落,拨给摄影师后,手机又响起。

    凝视着荧幕上的来电姓名,她的心跳又漏了一拍。

    这几天光忙着处理弟弟订婚的事,根本无暇思考她和韦以粲的关系。

    “喂,小曦,你在哪里?我按了你家门铃,但你好像不在家。”手机的另一端,韦以粲买了早点和玫瑰花,想给她一个意外惊喜,不料却扑了空。

    “我不在家。”她声音低低地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见你……”韦以粲低沉的嗓音饱含着无限的温柔。

    “我在忙……”她冷寂的心房升起了一股温柔的牵动,旋即解释到:“我爸妈这几天从澳洲飞回台湾,我正在饭店帮忙订婚宴——”

    “曦真!”

    一道严厉地嗓音突兀地插入两人的谈话中。

    曦真持着手机,扬眸对上母亲微愠的脸,惶惶地说:“我要忙了……”

    “你在哪一家饭店?”韦以粲固执地不肯收线。

    “‘京华酒店’。”她不假思索地回答他后,连忙收线。

    汪母眼色锐利地盯着她,没好气地说:“订婚宴就要开始了,你躲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跟我上去!”

    “是。”她怯怯地跟在母亲的身后,拾阶步上二楼的喜宴包厢。

    第6章(2)

    包厢里正进行着传统的订婚仪式,长桌上摆满了贴满喜字的十二样聘礼,在媒人的指认下,介绍双方长辈认识,彼此寒暄了一会儿,互道吉祥话后,紧接着是受聘仪式。

    曦真被一群观礼的亲友挤到角落,观看眼前温馨热闹的订婚仪式,媒人领着准新娘入场,新人交换戒指后,双方亲友轮流和准新娘合照。

    她像个局外人似的,在观看一部喜宴电影,剧里的幸福都与自己无关。

    她已经很习惯被晾在一角,默默地被大家遗忘,反正她从小就跟这一‘家’格格不入,只是见到准新娘的双亲搂着自己的女儿,说了好多叮咛和祝福的话时,令她羡慕不已。

    有没有哪一天,她也能在父母亲的祝福下,走上红毯的那一端呢?

    还是,像她这种带着原罪出生的小孩,注定只能站在角落羡慕别人的幸福……

    韦以粲开着车,来到“京华酒店”,原本要请泊车小弟帮忙停车的,但今天饭店每个楼层的宴客厅全都在举办喜宴,停车格已经客满了,他只得另外找停车场。